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42 爱情还是面包
    人真的挺需要在空旷的大山里面和自己飙高音说几句肺腑之言,其实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喊的过程中可以释放压抑太久的自己,如果没有办法去大山,那么在酒吧里面找个知心朋友兴许也可以办到。

    孙颖晨和陆恒两个人聊了好一会儿,陆恒问她为什么不喝点。

    孙颖晨只是装着高深莫测的样子,并没有说话。

    陆恒恍然醒悟:“对对对,败给了你的酒品。”

    周淼这个时候过来了,拍了一下陆恒的肩膀:“行呀,大忙人过来了,我这小酒馆真是蓬荜生辉。”

    陆恒拉了一下旁边的高脚凳,拍了拍示意她坐下:“这么高逼格的地方让你说成小酒馆,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孙颖晨笑了笑,有时候看着周淼和陆恒呛声其实是一种享受,周淼张牙舞爪的剑拔弩张,陆恒反而是一种不咸不淡的态度,但是就有办法让周淼吃瘪。

    晚上八点的时候,酒吧正是人最多的时候,孙颖晨找了一个借口先离开了。

    离开酒吧的时候,她看见李瑾依旧在人来人往之中很负责任的忙碌着,周淼的视线飘过他的时候,眼底全是柔情,但是李瑾看向周淼的时候,眼底都是尊重,孙颖晨实在难以想象两个人身上居然还可以有一个词汇叫‘cp’。

    外面清冷冷的感觉,道路两旁的商场门口都已经开始布置圣诞节的装饰了,任何一家门口都是红彤彤的颜色,大幅度的鲜艳的颜色,看时间长了也是会视觉疲劳的。

    南京路上依旧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孙颖晨裹紧了毛呢大衣,细细碎碎的头发裹在脖子处痒痒的,仿佛时时刻刻的提醒着她长头发早在几个小时之前被简短了,剪发其实也是一种告别吧。

    南京路步行街有一家咖啡馆,孙颖晨看着手机上面的地址找到了那家,咖啡馆门口一个巨大的圣诞树几乎将小小的门面遮挡的严严实实,推开门的一瞬间她可以清晰的闻见咖啡馆里面四处弥漫的咖啡香,虽然她不喜欢喝咖啡,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个味道其实挺好闻的。

    室内循环着的播放last christmas,好像昭告天下即将过的节日。

    门口的服务员穿着深灰色的工作服,带着一个圣诞老人的发卡,看着十分怪异,但是也很和谐,她笑容很甜:“请问你几位?”

    孙颖晨向里面看来一眼,然后道:“我约了人,她已经到了。”

    孙颖晨朝着里面走去,在靠近窗户的位置陈娟坐在那里,她带着一个毛呢的礼帽,身上棕色的大衣敞开着,里面是一件看不出什么牌子的毛衣,她正在安静的品咖啡。

    “阿姨,您找我。”孙颖晨客气的走到她面前。

    陈娟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孙颖晨的出现好像十分唐突,打碎了沉浸在另外一个世界的她一样,陈娟微笑着说:“来了,坐吧。”

    孙颖晨拉开椅子,坐在她对面,向她看的方向看去,果然坐在里面隔着玻璃看外面的风景的确不同,外人的面络绎不绝,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更有不少的人成群结伴直指一个个建组,最后在一起微笑大喊茄子,然后合影。

    “是不是可以在每个人脸上都看得到希望。”陈娟的话像是一个画外音,孙颖晨转过头看她,微笑着,并没有说话,陈娟的声音很好听,总是一个音调频率,让人听着十分舒服,难怪白思渊的声音也很好听。

    “坐在海澜的办公室里面,是俯视着看外面人来人往,看不见所有人的表情,可是坐在这里仰视着看外面的人,突然觉得其实有的时候应该换个角度去看待事物。”

    这个时候服务员走了过来,地上菜单:“请问要喝点什么。”

    孙颖晨低头看了一眼菜单,最后合上,说:“给我一杯柠檬水吧。”

    服务员一怔,说:“好的。”然后随即将菜单拿走。

    “我听思渊说,你不喜欢喝咖啡,看来是真的不太喜欢。”陈娟笑了笑,然后从包里面拿出来一个本子,特别简单的款式,甚至是大街上任何一家小商品店都可以买到的。

    孙颖晨有些不理解,从陈娟给她打电话说希望可以出来坐坐开始,她就奇怪,她和白思渊已经分开了,从她和白思渊在一起开始,陈娟对他们的感情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但是有一点孙颖晨可以看得出来,就是陈娟对她还是挺喜欢的。

    陈娟看得出来她的疑虑,笑了笑说:“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和你有一个约定,不知道你会不会答应。”

    “阿姨,我这么叫您希望没有太唐突,可是我也想知道,您约我出来的用意。”孙颖晨将本自拿了过来,她翻看里面的内容,都是白思渊的字迹,上面清清楚楚的记着关于海澜股权调查的笔记,甚至还有人物分析,自然,最上头的是孙颖晨的名字,她继续往下翻看,白思渊清晰的字迹一个个直逼她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这个时候服务员走了过来,将一杯柠檬水放在她面前,然后又放了一块芒果乳酪蛋糕,说了一声:“慢用。”然后离开。

    陈娟笑了笑说:“你喜欢吃甜食,所以一开始我就交代了服务员,等下你来的时候就可以上了。”陈娟的声音带着冬日里一丝暖阳的感觉,她继续说:“这家蛋糕挺有特色的,以前不忙的时候我总是会过来吃一块,后来海澜越来越大了,责任也越来越多,生意往来也越来越频繁,我想这一点,你和我儿子在一起的时候,感觉应该比我强烈。”

    孙颖晨低头用银色的小叉子拨弄上面的芒果,挑起一块放在嘴里,很甜,但是这样的谈话本不应该和吃蛋糕的心情放在一起,蛋糕应该很好吃,可是心在心情不对,真是辜负了这么一块蛋糕。

    “思渊一直没有放弃调查当初海澜假账的事情,我和他爸劝过他很多次,可是思渊这个孩子太过执拗了,根本不听。”陈娟苦笑了一下。

    孙颖晨放下小勺,抬起头,看着陈娟,说:“阿姨今天过来找我是不是想让我帮着劝白思渊,放弃调查海澜的财务账面的事情。”

    陈娟摇头:“我今天过来,还是那句话,我希望和你做一个约定。”

    “不妨直说。”孙颖晨直接开门见山的说。

    “陶心雨和思渊的那个新闻,想必你看过,我可以告诉你,那则新闻是假的,陶氏集团利用自己的职权,暗地里收购了海澜20%的股权,如果白思渊站出来说那则新闻是假的,海澜的当家人有可能易主,思渊不想看见这样的局面发生。”陈娟看了孙颖晨一眼:“正如之前所说,思渊一直调查财务账面的事情,就算暗地里不动声色,陶心雨是什么人物,她怎么会不知道,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陶心雨就一门心思想要站在思渊的身边,而你就是她最大的阻碍,当然,也是她成功的阶梯。”

    孙颖晨就算再笨也听得出来,陈娟今天过来无疑是给白思渊当说客的,可是陈娟毕竟是要给商人,不会凭借一张嘴就让你心服口服,她拿着白思渊的那个笔记本过来,只是想要她,白思渊现在被逼上梁山也是情有可原。

    “震天因为海澜股权的动荡一着急住院了,现在还在医院昏迷中,思渊不喜欢陶心雨,但是不得不被她牵着鼻子走,只因为她背后有一个强大陶氏集团,思渊很喜欢你,不参杂任何的因素在爱着你,他现在很苦恼,承受了不应该他承受的一切,所以我来是想要请求你,不要怪他更不要恨他,给他一点时间,也给你们的感情一点时间,让他先去处理。”

    陈娟的一席话,简单到滴水不漏,可是将白思渊现在的困境一语道破,如果孙颖晨现在还爱着他的话,她绝对会答应陈娟,可是陈娟错了,孙颖晨只是特别普通的人家,这么高高在上空气稀薄的情感,给她带来太多的伤害,无故被一个财务账单陷害,一场牢狱之灾,陶心雨的出手让她格外难堪,这都是白思渊带给她的。

    周淼一直说:“你爱白思渊不假,但是你可以问问自己,你的这场爱是否是飞蛾扑火,到最后,他白思渊可以保护你吗?”

    当时周淼的一席话让孙颖晨想了很久,可是在爱情和面包的面前,她还是选择了相信爱情,可是到头来得到白思渊的不是解释,而是一句:“对不起。”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