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41收放自如
    孙颖晨不得不承认,李瑾的事迹让她重新对这个初次见面就可以拥有如此大的震撼力的人鼓掌,在众多的磨难之中,还可以保持着一颗纯粹的心,这是多么的难能可贵,反过来想着自己的事情,只能用“矫情”两个字来概括。

    周淼突然若有所思的看着孙颖晨,说:“其实人身边有很多人都挺不容易的,但是大家都可以将不容易转换成为继续活下去的动力,这份难能可贵的坚持,才是我想要和你分享的。”

    孙颖晨突然觉得周淼一下子变得像是说教一样,真的挺让人难以接受的,可是接下来的话,让孙颖晨整个人都为之一振,简直想要爆粗口,卧槽还有这么一波操作。

    周淼特别认真的说:“我喜欢他。”

    这句话不亚于平地一声雷,一下子炸开了孙颖晨所有的认知:“那你真的忘了陆恒了吗,你心里没有陆恒了吗?”

    周淼却笑了笑:“陆恒很好,但是他也只是陆恒,活在象牙塔里面,得到任何人的追捧和热议,可是李瑾不同,他生活真在最底层,可是内心却是一个特别容易满足的人,我不得不承认我从开始的关注他,到最后执意让他过来我的酒吧帮我,我只是一门心思想要接近他而已。”

    孙颖晨看着她,她不知道这样的感情里面有多少是怜悯的成分,以至于周淼要说出这样的话做出这样的决定,出于好朋友的身份,她没有泼她冷水,只是安静的看着她,听着她将话说完。

    “世界那么大,爱上一个人那么容易,被爱也是那么容易,其实对于爱本身就是简单的,可是他能让我在这样的情感里面看见不简单,所以,孙颖晨,你祝福我吧。”

    周淼眼中闪着一种奇异的光彩,然后说:“他是李瑾,他不是陆恒,所以我可以清楚的分别爱和依赖。”

    孙颖晨点头,微笑:“如果你很爱他,我愿意祝福你。”

    试营业的当天生意很好,几乎爆满,就连包房里面也是都是香槟高举,大家呼朋唤友。

    周淼自然像是一只花蝴蝶一样的满场飞,孙颖晨只是倚靠在吧台看着,大家都将笑声调整成最大的频率,舞池内慢歌劲舞好不热闹。

    就这样的场合,渐渐的孙颖晨的视线飘向了一众人群之中。

    为首的一个人看样子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人,夹着个黑色皮包,大背头,低头哈腰的在前面引路,身后跟着的有可能是业务员,还有就是他,虽然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天了,再次提到他也会心中一紧有种窒息的感觉。他就是存在的,是可以随时拿出来提起的一个人,但是没想到,再次见到他的时候,那种依旧活着的幻想还在。

    也许他根本就没有注意过这边依旧有一个视线锁定住他,孙颖晨只是凄苦的一笑,原来还是忘不了啊。

    渐渐的那一伙儿人走到里面的包房区域,再也看不见他的身影了,可是不一会儿他还是走了出来,孙颖晨一怔,以为他会往这边看,多么可笑的‘以为’啊。

    他出来只是为了接引似乎迟到的陶心雨而已,白思渊穿着一个黑色的毛呢大衣,头发利落,脸上也许因为外面的气温变的有些冷,看见陶心雨的时候,他也没有笑,只是一种不耐烦的表情。

    或许今天他们在这里面谈所谓的生意或者合作,但是都和自己没有关系了,孙颖晨眷恋的眼神一直看着两个人,他们一前一后,终于消失在视线之中。

    这一刻,孙颖晨心中不禁腹诽:“白思渊,原来你早已经不在意了。”

    看得入迷的孙颖晨根本没有发现自己身后站着的陆恒,陆恒的视线撇过她所看的方向,刚好看见白思渊和陶心雨一起消失在包房的尽头,他只是走到孙颖晨身边,然后和酒保说:“一杯啤酒就好。”然后用胳膊撞了一下孙颖晨:“看什么呢这么入神。”

    孙颖晨冷不丁的醒神,看见是他,笑道:“这个鸭舌帽真的和你不搭。”

    陆恒将鸭舌帽往后移动,随即摘掉黑色的墨镜,放在桌上:“没办法,太红了,遭人嫉妒。”

    孙颖晨却笑了笑没有说话。

    陆恒却直接开门见山的说:“亲眼看见了是不是就死心了,其实一定程度上,也许这就是所谓的解脱和放下,真的,不要在一件事情上纠缠太久,纠缠太久了,你会痛,会累,会心碎,实际上,到最后你不是跟事过不去,而是跟自己过不去。”

    孙颖晨单手支撑着下巴歪头看着他,迷离一笑:“酒吧的背景音乐声音太大,我根本听不清你再讲什么。”

    陆恒用手指关节敲击了几下桌子,突然靠近她,声音大了几倍:“这个发型很适合你。”

    孙颖晨没有想过他突然靠近,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陆恒已经坐会原来的位置,刚刚的动作和不经意好像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她只是笑了笑,这就是陆恒,随心所欲的的洒脱。

    孙颖晨刚才不是没有听见陆恒的说教,实际上她只是下意识的不想和陆恒谈白思渊,也许正如每个人嘴上说着不想他,心里都装着一个无法拥抱用心去爱的人吧,她虽然知道,却无法做到。

    孙颖晨点点头,说:“周淼的御用发型师。”

    陆恒笑了,特别爽朗的那种笑,因为嘈杂的音乐,他必须每次说话都要靠近她的耳边:“那个油头粉脸的tony老师?”他啧啧几声:“以前总觉得他的剪发水平配不上他骚气的名字,但是现在看来,我错了。”

    孙颖晨不理解,也学着他的样子,靠近他大声说话,好像这样子说话就可以缓解伤怀的情绪:“为什么这么说?你对他有什么误会?”

    这个时候酒保递给他一瓶啤酒,刚要打开的时候,孙颖晨摸了一下瓶子,随即阻止了酒保,摇了摇手指:“要常温的。”

    酒保证了一下,随即领悟,给他重新更换一瓶常温的啤酒,随即打开,放在陆恒的面前。

    陆恒自然将孙颖晨刚才的话语和动作看在眼里,明知道他胃不好,不能喝凉的,对于别人只是举手之劳,可是他却暖心很久,唇角扬起的微笑久久不散。

    “以前觉得tony老师的手法不是很好,但是今天看见你这个发型,说实话他还是两笔刷子的,不过话说回来了,长头发真的不太适合你。”陆恒喝了一口啤酒,然后看向身后:“周淼呢?该不是忙疯了吧。”

    孙颖晨伸手指了指墙壁上面随处可见陆恒的巨大的海报,说:“这都是你的手笔。”

    陆恒看了一眼,然后淡淡一笑:“也许周淼也崇拜我呢。”

    孙颖晨看着他,十分认真的说:“崇拜和爱的区别到底什么呢?”

    陆恒视线撇开,看向一旁跳舞的舞池,良久他才说:“爱是连续七年当笔友荣辱不惊的信任和支持,而崇拜可能单方面颜值在线吧。”

    陆恒略有些痞痞的回答让孙颖晨想了很久,现在周淼可以拉过来一个人告诉她这个人从小大大经历了什么,然后信誓旦旦的说喜欢李瑾,之前也在凛冽寒风之中含着眼泪说关于陆恒这个能爱但是不可以爱的情感,周淼一直是洒脱的,孙颖晨不太相信她对陆恒的感情可以在得不到回应的时候适可而止,但是如此大张旗鼓的宣布去爱另外一个人,真的,让孙颖晨挺不理解的。

    也许周淼对陆恒还是在意的吧,她可以原谅对方心里从来都没有自己,可是你能无底线的原谅谁,谁就能无底线的伤害你,其实应该是一个道理,只要自己放手了,伤害才可以停止。

    说真的,有的时候周淼比自己还坚强,还洒脱,爱与不爱,全在她的一念之间,收放自如。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