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38 所谓成长 所谓放下
    罗森一直和工作室开视频会议开了整整一个下午,直至腰酸背痛的关闭电脑,就看见陆恒端着咖啡一副享受人生的样子。

    “少喝点咖啡,多喝点牛奶,你别忘了你隐隐作痛的胃,你一难受,我们都要跟着遭殃。”罗森将电脑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然后躺在床上,摊在床上的一瞬间,他做出舒服的表情。

    陆恒将电话卡直接放在他的胸口:“这个事情你去落实一下吧,我觉得她可以胜任。”

    陆恒没有指明口中的那个她是谁,但是罗森看了一眼电话卡,他立刻了然明白了,说:“你之前帮孙颖晨找学校,现在帮她找工作,接下来你是不是要帮她找婆家?”

    陆恒看着他:“别人做我不放心,还是交给你做比较放心。”

    “陆少,我何德何能呀,能帮你心尖上的人去做这件事情。”罗森说到这里不免有些担心:“就算你在乎她,至少让她知道,何必整天像是一个田螺姑娘一样,什么事情都为她打理的井井有条,你难道不怕日后回想起来这段无疾而终的感情从来都没有开始过,一切都是你自己假象的吗?你会后悔的。”

    “我只是想要帮她,其余的我没有想过。”陆恒将咖啡放下,依靠在雪白的墙壁上,他神情淡然,可是多了一丝的冷漠:“她说我的眼睛和白思渊的好像,你看呢?”

    罗森的视线在他身上游走一圈,然后道:“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说,总之你是你,白思渊是白思渊,你什么时候甘愿和他对比了。”他说完耸肩:“过几天是周淼的酒吧开业,至于孙颖晨的事情,酒吧开业之后再做决定吧。”

    陆恒想了想:“还是之前吧,我怕节外生枝。”

    罗森想了想:“也好。”

    接下来的几天一直阴雨连绵,整条街上的梧桐上面光秃秃的一片叶子都没有,但是整齐划一的树木井井有条,跟商量好似的,都张成一个样子。

    躲在雨伞下的孙颖晨躲过一个水坑,前面又一个水坑,可是走着走着,她不懂为什么非得要绕过那个水沟,渐渐的,她只是看着前面的路,并不看脚下的路,纵然是踩到了水沟她走的很平缓,突然她笑了,那种豁然开朗的笑容,在她的脸上似乎是久违了。

    原来真的放下了,才是放过了自己。

    孙颖晨不得不承认,心里再想起白思渊这个人,只是会有些难过,但是她却释然了,并不会在深夜里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她能够正视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了回不去了,可是她可以让它过去。

    过去不代表没发生,现在回忆不代表真的放不下。

    时间真的是世界上最好的跨度,让惨痛变得苍白无力,让执着的人选择离开也是一种释然,然后经历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之后,你会明白,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这话说的是对的。

    周淼来电话了,说今天晚上要见一面,有重要的事情要和她分享。

    孙颖晨是高兴的,至少除了她以外,她身边的朋友都往好的一方面发展。

    孙颖晨以为晚上直接过去就好,谁知道周淼直接将车停在了她家小区门口,然后看见她的时候,直接扔了一句:“赶紧上车,我赔不起罚单。”

    孙颖晨简直想要一个大白眼翻死她,周淼不是差钱的人,但是她明知道这里不可以停车,她还是将车停在这里,简直和罚单做深层次的斗争。

    孙颖晨上车之后,感觉自己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面的这些天,周淼好像发生了一些变化,仿佛一朝一夕之间她像是变了一个人,原本的直发现在烫成了大波浪,少了刚毕业的学生气,更加像是商业场上的职场人,除了干练之外更多的是妩媚。

    周淼的车里面原本什么都不放,因为周淼信奉极简主义,其实她之前一直走奢华风,可是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竟然走起了极简主义风格,孙颖晨想,许是因为陆恒吧,至于陆恒和周淼的感情,她对此话题只是只字不提,怕她多想,更加怕她难过。

    “周淼,你什么时候喜欢这个味儿了。”孙颖晨狗鼻子一样在她车里面闻,最后目光锁定在她身上:“这桂花香的香水味感情是你从你身上传来的,周淼,你别告诉我,你走另类风了。”

    其实不怪孙颖晨会误会周淼,毕竟之前她都是祖玛龙的推崇者,像桂花这样的小清新的风格,的确不太适合略微风尘打扮的她。

    周淼低头在自己身上闻了一下,说:“这个是什么牌子的我还真不知道,但是朋友送我的,我也不好不用吧。”

    孙颖晨立刻捕捉道她话里的含义:“朋友送的?是重要的朋友?”

    周淼将车掉头,直接驶向主道。

    雨刷器在玻璃上来回扫荡,将不清晰的前路扫荡的一干二净的清晰,可是很快淅淅沥沥的小雨又将玻璃窗布满雨滴。

    “他现在不太好说是否是归纳于重要的行列,但是他给我一种不一样的感觉,我想代你见见他。”周淼脸上一直洋溢着笑容,似乎是可以拧出蜜来。

    孙颖晨也心领神会的似乎知道了她想要给自己介绍的人是谁,那个能够让她不管是多晚或者凌晨的时候,还可以美美的出现在对方身边,还可以书信七年之久的那个人,现在他们能够正视这段得来不易的感情,孙颖晨真心替她高兴。

    车外面的雨水,车内的桂花香,安静开车的周淼,好像一切都安静美好。

    孙颖晨知道,一路陪着自己过来的朋友不少,可是最终能够停留下来真心的说几句话的人好像只有周淼一个,从刚开始相识,她总是高高在上盛气凌人,但是了解之后,她其实还挺好欺负的,周淼是那种任何事情都会站在朋友的角度去想,为了在乎的人可以无下限的去帮助甚至是维护,但是这样的周淼,如果受伤了,她不会让任何知道,总是会一个人躲起来,独自舔舐伤口。

    对,这就是周淼,孙颖晨的朋友,也是她愿意一直去守护的人,所以孙颖晨比任何人都希望她可以得到幸福,虽然她不认为陆恒是周淼最终的那个人,因为人生太漫长,变故太大,孙颖晨自然希望周淼会永远幸福下去,但是她也害怕将来爱不在了,她会难过,毕竟自己经历过这样的伤痛,她不想和周淼感同身受。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