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36 孙颖晨不要哭
    其实陆恒看着她如此佯装镇静,他还是很心疼的。

    在陆恒眼里,孙颖晨好看的桃花眼里面仿佛一下子失去了笑意,有的是一种淡淡的哀伤。

    “听说你给星辰写的歌词已经上了各大热销榜了,恭喜你了。”孙颖晨将话题转移。

    陆恒哪里不知道她心里面想什么,只是客套的笑了笑,然后说:“周淼的酒吧要开业了,你知道吧。”

    孙颖晨点头:“这事我知道,那天你会去吗?”

    陆恒一副那是自然的表情,然后说:“我听说你考研……”他顿了顿说:“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孙颖晨耸耸肩:“我不就是没考上吗,你不用顾虑我的感受,我铁打的自尊,没事的。”她端起面前的水杯,笑了笑:“我应该和其他毕业生一样,先投简历,然后等待面试,谁给我留灯为我转身,我就去谁家。”

    陆恒若有所思:“你有没有喜欢做的行业,不能随波逐流。”

    孙颖晨将枸杞水喝了大半,放下了:“我就一个普通人,哪里能选择我喜欢做的,再说了,我喜欢的现在也做不了了。”

    陆恒一下就想起来关于海澜的那一份调节协议,他心疼的看着她,一种内疚萦绕在心头,良久他声音十分平缓的问:“那件事情你还在意吗?”

    孙颖晨双手环胸往沙发上一靠,无所谓的笑了笑:“我在意有用吗,谁能还给我一个公道,其实现在想起来,关于那件事情的所有细节我几乎都快忘记了,但是留下来的只有白思渊对我的愧疚,一遍遍的说着相信我,一次次的逼我签下那个和解书,其实我在意的不是所谓的还给我公道,而是他对这件事情的看法。”

    陆恒安静的听着,有没有插嘴关于她和白思渊的事情,只是安静的听着。

    孙颖晨突然像是找到了一个倾诉者,将自己苦闷的心里话一次性全都说出来:“你知道,我为了这段感情都做了什么,在各路媒体都争相报道的时候,他没有给我任何一句话,我想了很多的办法去找他,我甚至在云之端等了他好几天,我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车从我面前驶过,我相信坐在车里面的他看见我在等他,我想那个时候白思渊应该不知道如何面对我,也许是不知道怎么和我讲所谓的开场白,说最后一次的再间。”

    陆恒看着她,孙颖晨每次说到白思渊的时候,她眼底尽是温柔,可是就是这样的神情,让他嫉妒的发狂。

    “终于我还是等来了,他和我说对不起。”孙颖晨神情淡然,好像说的是别人的事情一样,可是眼底的悲伤却欺骗不了任何人,连同自己都骗不了,她呵呵笑了一笑:“你也许都听烦了吧。”

    “你只管说,今天我就当你的垃圾桶,你今天尽管吐个干净,今天结束后,你就开始重新开始。”陆恒说完笑了笑。

    孙颖晨也看着他,听着他说的如此简单,可是就算是如此简单的话,她的心居然如此释然,看着陆恒如同白思渊一样的眼睛,好像透过他在看他,其实不管什么时候,孙颖晨自己是欺骗不了自己的,尽管他们谈了一场不咸不淡的恋爱,就连分手也是马马虎虎,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依旧放不下他,就算两个人已经背道而驰了,可是只要白思渊向他伸手,她还是会回心转意的回到他身边。

    对,这就是孙颖晨,她对白思渊的感情好像已经深入骨髓了。

    此时此刻,看着微笑的陆恒,那双好看的眼睛,干净不参杂任何的情绪的眼睛,她却想着白思渊,神情有些迷幻,心却揪痛着,她多么渴望可以再见他一面,不要隔着一个电视机屏幕,更加不要在漫天的杂志报摊上通过文字怀念他,可是孙颖晨知道,唯有白思渊想要见她的时候,她们的见面才有意义,爱也是一样,只有他也刚好爱着她的时候,我爱你这件事才变得有意义。

    陆恒见孙颖晨看着自己若有所思的样子,他太知道了,只有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她才是从他身上找白思渊的影子,虽然陆恒恨极了这样的眼神,可是只要她在他身边,不管用什么样的眼神看着自己,他都是高兴的。

    罗森有句话说的太对了,他说:“陆恒,你该不是认真了吧,是不是只要是关于她的事情,你都愿意将自己最重要的事情放下甚至放弃,孙颖晨她只是你的软肋。”

    对,也许从刚开始那一次偶然的外送餐开始,他们的相遇就已经注定了彼此,但是她从来都没有在意过,而他却已经越陷越深。

    第二次的公交车站相遇,就算是不经意的一瞥,他也能闪烁不定的眼神中一眼认出她,第三次、第四次他居然都记得清清楚楚,以至于她和白思渊躺过的那个长椅,上面刻着孙颖晨爱白思渊的话,一笔一划都像是小学生写的,可是那是他们的感情中,唯一可以记录着他们曾经相爱过的证据。

    陆恒多少次都想将那个椅子毁掉,如同青岛酒店院落里面她用心堆砌的雪球一样,他用力的将每一个雪球全部踩碎,将他们之间留下的所有证据彻底毁掉。

    可是现在他居然庆幸,因为此刻孙颖晨难过的样子,他恨不得可以代替她难受,也不想看见她那双神采奕奕的眼神变得如此淡漠没有温度。

    “孙颖晨,请你快乐起来吧。”陆恒的声音略微沙哑,只要她快乐,他愿意付出所有。

    孙颖晨却点点头,微笑着看着他,两个人的视线相交,在空中相聚,好像达成了某种协议,可是孙颖晨的眼睛却红了,她不知道自己的眼眶里居然还能流出眼泪来。

    陆恒看着她微笑的流眼泪,心中闷闷的感觉压抑到窒息,他伸手轻轻拂去她脸颊上的眼泪,轻盈的液体略微带着她的体温,可是尽管是这样的温度,却灼伤了他的手。

    “孙颖晨,别哭。”

    陆恒看着她,他知道现在的眼泪他是擦不干的,因为流眼泪的人不是他几句软言细语就可以安慰好的,她需要自己哭过痛过,然后自己擦干眼泪,打起精神,微笑着,再重新面对这个世界。

    陆恒多想告诉她:‘孙颖晨,其实你不是一个人面对这个世界,你并不是孤军奋战,你每一次的难过,我都可以感同身受,你会好起来的,重新变回那个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会微笑面对的孙颖晨,那个第一次见面,带着那个陌生却温暖的笑容回来。’

    孙颖晨,你要变得懂得享受生活,而不是安静的坐以待毙等着生活迎头给你的一个巴掌。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