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35 喜欢看你的眼睛
    陆恒原本打算开导一下她的,但是看着孙颖晨并没有什么,于是也放心不少。

    “我不是让你多放辣椒吗,味道这么淡,我怎么吃。”陆恒有些不满意。

    孙颖晨反而不以为意:“你当自己的胃是好的吗?胃疼的时候难过,要死要活的是谁,既然有胃病就在吃的放面多注意一些。”孙颖晨坐在陆恒的对面:“你这房子不错,装修风格是不是依照家徒四壁的四个来做的。”

    陆恒放下肠粉,看着她,如果说一个人装成没事,那么她一定有事,至于现在装着口若悬河和你什么事情都可以侃侃而谈,就是说她装的很辛苦。

    “孙颖晨,其实你大可不必,在我面前,你没有必要隐瞒自己。”陆恒的一句话直接揭露了孙颖晨伪装出来的开朗。

    孙颖晨原本还打算张牙舞爪在的继续说,可是这一刻她突然变得安静了,笑容很苦涩,她看着陆恒,看着那双和白思渊一样的眼睛,现在她却觉得十分讽刺,起出在监狱的时候,她以为来的是白思渊,但是却是他,再监狱里面的那段时间,是陆恒一碗碗的毒鸡汤将她泼醒。

    其实在某种程度上,陆恒一直在默默帮助她和支持她。

    如果不是周淼告诉她,那个学校是陆恒拖人和找关系,她不可能如此轻松的进去,而且最后还能成功的拿到的毕业证。

    陆恒做到实在是够多了,孙颖晨也是会怀疑他对自己到底有什么企图,但是周淼的一席话让她彻底释怀了。

    “你别以为陆恒对谁都这样,只是因为你刚好是我的朋友,他才对你如此关注和上心,你知道的,我几年前养了一条狗,因为年纪大了,所以寿命也快走到尽头,我难过的都快哭瞎了,陆恒还不是千里迢迢的过来安慰我,同时还给我的狗找最权威的医生和特效药。”

    当时周淼的解释无疑是让孙颖晨了解,其实陆恒照顾当年的狗和照顾如今的她是一样的,但是这样的比喻还是让孙颖晨心里面有一点不舒服。

    孙颖晨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你知道吗,有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病入膏肓的精神分裂患者,一边要压抑着自己的悲观情绪和想法,一边要让自己看起来开朗活泼人见人爱,现在好了,一切都好了,只要我自己放下了,谁不能打碎我的铠甲,我不用再压抑这样的情绪了。”

    陆恒点点头:“本来想要找你出来,是想要和你聊聊,你知道的,周淼向来最在乎你了,你一直关机,还有她的酒吧正在筹备开业的前期,她已经够忙的了,你就别让她担心了。”

    听陆恒如此说,也知道今天的事情想必是周淼在中间说了什么,她耸肩:“其实我挺好的,真的,一点事都没有,只是我需要自我消化一下。”

    “我知道你需要时间,但是太多的时间沉浸在这里面,最难过的始终是你。”陆恒起身给她倒了一杯温水,放在她面前,说:“我现在走养生路线,如果你愿意,我还有枸杞,你要不要放一些。”

    孙颖晨咯咯的笑着:“谁能相信在文坛趾高气扬的陆少,私下里是这样一副嘴脸,还养生路线,说出去也不怕别人笑话,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要是早有这个领悟,你的胃还至于疼的死去活来的。”孙颖晨起身,给陆恒也倒了一杯水,然后指了指面前的杯子:“两杯都放枸杞。”

    陆恒起身在茶几柜里面拿出一个小罐子,拿出一颗颗干瘪的枸杞分别放在自己面前的杯子里面和对方杯子里,说:“其实我应该懂你,你口口声声的说放下了,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呢,那种从疯狂想念到坦然释怀的感觉,一定是要经过时间慢慢沉淀的,毕竟那个人陪着你走了那么久,也没有人可以替你感同身受,所以难过是你,释然是你,到最后可以真的做到放手的也是你,在我面前,你没有必要隐藏自己,我们是朋友啊。”

    孙颖晨看着水杯里面的枸杞被浸泡的圆鼓鼓的,圆圆小小一颗,颜色也很好,她触碰杯子的温度,暖暖的,可是陆恒的这些话却暖了她的心,她笑着:“谢谢你,谢谢你把我当朋友,而不是送餐员。”

    一句话,反而惹得两个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这是孙颖晨这段时间,最为真心的笑,她看着眼睛笑的弯弯的陆恒,他在自己面前从来都不伪装最真的自己,但是孙颖晨看着他的笑容,逐渐眼底的笑容渐渐消失。

    孙颖晨说:“陆恒,有人和你说过吗,你的眼睛和白思渊的眼睛好像。”

    陆恒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心里几乎漏跳了一拍儿,他看着她,良久,气氛像是他们之间凝聚了一半,略微带着一丝尴尬。

    “听你这么说,我并不是很高兴。”陆恒的声音干净不参杂任何一丝杂质。

    孙颖晨也觉得自己这么说十分不恰当,但是话已经出口了,她实在不知道如何解释。

    “我多想问问你,看着这个和白思渊一样的眼睛,你看着的到底是我,还是白思渊。”

    你看着的到底是我,还是白思渊!

    孙颖晨看着他,第一次在陆恒面前,她变得语塞。

    陆恒伸手,在她眼前晃悠一下,刚才一本正经的样子,此刻变得略微带着一丝痞味:“和你开玩笑呢,这你都当真,可是你真的认为我的眼睛和白思渊的眼睛像?”

    孙颖晨刚开始点头,然后又摇头。

    陆恒反而不解:“到底是像还是不像。”

    “不是像,是一模一样。”孙颖晨看着他,心里不由腹诽,这世上怎么会有人眼睛张的如此相像。

    “也许我和白思渊还有什么沾亲带故的辈分呢。”陆恒无意的说着。

    孙颖晨白了他一眼:“瞎说八道,你们一个天南一个海北,怎么就沾亲带故了。”她看着陆恒,继续说:“我知道你是想开解我,但是我真的没事了。”

    “你还爱他吗?”陆恒突然问了这么一句话。

    孙颖晨看着他,然后突然笑了一下:“你问我还爱他吗,我当然爱他,为什么还爱呢,听见他的名字还是会心头一震,想起和他有关的过去还是会难受,看见他的背影心跳都会漏半拍。”她苦涩一下笑,可是现在只能咽下所有的思念,告诉自己说算了吧,不管自己昨天经历了怎么样的泣不成声,早晨醒来这个城市依旧车水马龙,这就应该是母亲说的成长大概就是将你的哭声调整成静音的过程。

    如同蝉蛹一样的蜕变。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