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34 你要的肠粉
    孙颖晨家楼下有一家广式小吃,肠粉,不管是早上的豆浆油条的时间,还是中午的正儿八经的午餐时间,又或者是晚上丰盛的晚餐时间,这家广式肠粉门口都是排满了队,自然,孙颖晨也位列其中。

    小小的一个门面门口排了这么多的人,这家小吃的口味可见一般。

    老板娘熟练的书法,很快将一份份的外卖打包的肠粉递给一个个的排队的顾客手里,然后紧接着又一轮开始。

    今天上午刚刚飘了小雨,所以地面上略微有些湿滑,虽然现在雨已经停了,但是空气中还是凉凉的不禁让人打个寒颤。

    孙颖晨将衣服裹紧,只是安静的排着队,身后刚好又一对年轻的情侣,两个打情骂俏好一会儿,这会儿终于安静下来说几句正常人的说的话了,可是当听见两个人聊天的内容,孙颖晨恨不得自己现在是聋子。

    “你说海澜正牌太子爷和陶氏金融的千斤小姐,这俩个人该不是要炒cp吧,你说现在商场上的激烈场面丝毫不屑迅速娱乐圈。”

    “你看你操心的够多了,这不明摆着是炒作,估计不是海澜要么是陶氏要上市了,所以这热度丝毫不见得往下减,不过再怎么说,咱们小老百姓就旁边看看热闹算了。”

    “话不能这么说啊,你说海澜太子爷会不会真的喜欢陶氏千金。”

    孙颖晨听着听着,微微有些愣神,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最后听见老板娘催促道:“小姑娘,你要什么?”老板娘看她没有反应,于事又问了一嘴:“小姑娘,你想好了吗,要什么口味的肠粉。”

    孙颖晨突然恍然醒悟,然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对不起,我要一份鸡蛋肠粉。”

    老板娘看着她面善,于事笑道:“你在听关于陶氏集团和海澜的事情吧,这些虽然算不上花边新闻,但是现在人人可谈,只是希望两个企业不管怎么炒作,两个小年轻的感情不要掺假就好。”

    孙颖晨安静的听着,没想到身后的小情侣参与进来,这肠粉店好像活脱脱一个脱口秀现场,孙颖晨只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刚想说多放点辣椒,但是想着陆恒有胃病,于事说了一句:“葱姜蒜香菜放一些,辣椒不要放了。”

    老板娘依旧还在滔滔不绝的口若悬河的说着,可是丝毫不忘记自己是一个生意人,连忙回应孙颖晨说:“这肠粉不放辣椒味道欠缺点。”

    “这个我自然知道,但是我朋友不能吃辣,他胃不好。”孙颖晨原本不打算解释,但是老板娘十分执拗。

    老板娘一副心领神会的样子,道:“哦,男朋友呀。”老板娘手里面的工作丝毫不含糊,很快就已经将一份肠粉包好了,递给她:“当心烫。”

    孙颖晨只是客气的点头,接过肠粉就离开了。

    如果说陆恒千里眼或者顺风耳的话,她是绝对不信的,因为刚刚拿到肠粉的时候电话就响了,陆恒报了一个地址之后就果断挂断电话了。

    孙颖晨愣怔在原地,想着刚才陆恒报的地址,幸福小区?不是她们家小区隔壁吗?陆恒到底在搞什么鬼,念叨着地址她就走了过去。

    虽然两个小区紧紧的挨着,但是两家物业的专业性简直没有办法比,孙颖晨站在前厅拿着肠粉十分尴尬的样子,前台的一位物业在小心核对物业信息,然后致电过去询问是否有一位孙小姐来访,在所有信息都一一核对之后,前台小姐才十分客气礼貌的指着一旁的电梯,客气说:“你好,这边请,9楼。”

    孙颖晨尴尬不失礼貌的微笑,然后临着肠粉堂而皇之的上了电梯。

    罗森刚好按电梯打算下去,也是刚巧,孙颖晨出了电梯就看见他。

    “这不是被分手女主吗?”罗森一开口就引发孙颖晨的嫉妒反感,如果没有法律制衡,罗森铁定被灭口。

    “罗森,讲真的,是和谐社会救了你。”孙颖晨微笑完,然后问:“千万别告诉我陆恒在903?”

    罗森点头:“你还别说,真让你猜对了。”

    孙颖晨有些吃惊,没想到这个小区居然住了一个风头鼎盛的人物:“好好的酒店不住,怎么租这个房子,难不成陆恒打算安定下来了?”

    罗森哪里看不出来她这是在旁敲侧击,但是还是十分礼貌的说:“还是不托了你的福,酒店哪里有自家住着舒服。”

    孙颖晨吃惊:“这里是陆恒的家?”

    罗森本来还打算和她继续扯皮的,但是电话响了,他来不及和她说再见,直接钻进电梯里面扬长而去,留下的只是向下的一个个的红色数字。

    孙颖晨看向最里面的903房门,还没有伸手按门铃,门就已经开了,陆恒不管是什么时候依旧整整齐齐,他也是一个十足的绅士,刚开门的时候,陆恒依旧如同往日一样,仿佛精心策划的每一个表情,但是刚才他面部表情好像是机器重新起机又逢死机。

    孙颖晨扬了扬手里面的外卖,在他面前晃悠一下:“陆恒,你这是什么表情?”

    陆恒摇摇头,然后让开身子,示意她进来,孙颖晨也是不客气一样,直接绕过他的身子走了进去。

    房间里面是陆恒管有的世上风格,别具一格的格调,房间除了客厅安装了一个华而不实的水晶灯之外,其余的房间设计都是极简主义,陆恒的家里面几乎很少看见椅子,有的只是一组沙发,而且还是四人坐的那种,孙颖晨有的时候真想问问他,是不是平时都没有朋友。

    当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孙颖晨只觉得自己好笑,毕竟他一个文学才子,平日里别说朋友了,说句废话的人都没有,感情他就是那种高处不胜寒的人。

    “你要的肠粉。”孙颖晨将肠粉直接放在茶几上。

    “小孩子偷穿大人的衣服,说的是不是就是你。”陆恒自然说的是她外套是孙母的。

    孙颖晨白了他一眼:“你是不是从来都不看新闻,不知道我现在的名气和火爆程度吗,你至少尊重一下我,毕竟我失恋了,能放下身段的给你买肠粉都是友情价了,能不能忽略掉我的错手拿的外套。”孙颖晨说着将孙母的外套脱下,但是里面却是珊瑚绒的睡衣,上面硕大的土拨鼠图案仿佛一下子和这个房间的气场格格不入。

    陆恒做了一下挡眼睛的表情,反过来遭孙颖晨一顿暴击。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