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33 楼下的肠粉
    孙颖晨在家睡了不知道多少天,在她的记忆里面,孙母叫她吃饭之外,除此的时间她都是窝在床上,脑子里有时候是放空的状态,什么都没有想,就这么呆呆的盯着天花板,有的时候某种神情错乱,好像突然回到了和白思渊刚开始认识的时候,想到这里的时候她的唇角会不自觉的上扬,但是突然想起白思渊和她说的:“对不起”三个字,又让她立马陷入了无休止的悲痛之中。

    但是她还是担心孙母会担心她,所以当着孙母的面前她表现的还是如同往常一样,但是孙母毕竟看了新闻,知道了她现在和白思渊之间的状态,说不担心自然是假的。

    孙母将一杯温热的牛奶放在桌子上,然后坐在床边,孙颖晨就窝在被子里面,身子如同蜷缩成一只大虾的样子,孙母看着她现在难过却从不发泄出来,自然很心疼。

    “小晨,你知道吗,有的时候人需要成长。”

    孙颖晨从被子里面钻出来,抬头看着孙母,眼眶微微有些发红,她移动着身子,将头枕在孙母的膝盖上,一颗千疮百孔的心好像一下子得到了安慰,让她没有那么难过了。

    孙母一下一下的摸着她的头,说:“之前你总是不愿意陪我去菜市场,你还记得你不愿意去菜市场的原因吗?”

    孙颖晨突然笑了:“因为菜市场里面有蚕蛹。”

    孙母也跟着笑了,笑容很温暖:“那个时候你还特别小,我带着你去菜市场,你第一次看见蝉蛹,你吓的哇哇大哭,后来我给你讲了蝉蛹的故事,小小的你唯唯诺诺的问我,为什么虫要变成蚕蛹,为什么要成长。”孙母低头看着她蜷缩在自己身边,心疼的看着她:“你看,大千世界,所有的一切都要成长,这就是定理法则,你要学会接受,同时也要相信,你度过这段时间,未来的每一天都是好的。”

    孙颖晨声音哽咽着问:“妈,你说我能度过吗?”

    孙母点点头:“还记得陆唯一吗?你们之间三年的时间,他只是说了一句分手,你说好,表面上你云淡风轻,好像没有任何情绪,可是你回家之后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歇斯底里的大哭,现在还落下个心绞痛的毛病,虽然现在提起陆唯一你已经没有任何反应了,可是他留给你的病依旧在,但是并不影响你生活。那个时候的伤痛现在想来是不是也释怀了。”

    孙颖晨凄惨的笑了一下:“是啊,那个时候怎么总是觉得外面的天是黑色的,每一天都是掐着指头过来的,那个时候有黎人舒还有梦莹,自然也有周淼陪着我,可是现在……走的走,散的散。”

    “这就是人生。”孙母起身,将枕头放在她头下,说:“我给你时间好好沉淀下来,记住,妈不会给你太长的时间来整理这段感情,可是床头的牛奶你要记得喝掉。”

    孙颖晨点头,起身去拿牛奶:“我现在就喝。”

    孙母离开关门的时候,她还是看见孙母脸上的担忧,她也不想让自己如此难过,想要尽早振作起来,但是心口隐隐作痛的感觉让她觉得做任何事情都没有力气。

    温热的牛奶口感很好,但是她却无法咽下去,只觉得满嘴都是苦的,连同下咽的牛奶也是苦的。

    她放下牛奶杯,伸手去摸手机,想要知道现在几点了,但是却发现手机居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关机了,看着黑屏的手机,她才恍然大悟,难怪这段时间她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随手将手机通电,很快手机屏幕亮了起来,微信界面和短信界面疯狂的往出弹屏,她根本来不及看里面的内容,只是发现发信的人显示周淼两个字,她将周淼的微信聊天记录打开,上面都是周淼劈头盖脸的语音还有文字。

    “孙颖晨,你不过是失恋,你犯得着玩消失吗?”

    “孙颖晨,我给你一分钟,赶紧回复我。”

    “你太过分了,我新酒吧的都已经快装修完了,你打算什么时候过来给我参谋一下。”

    “差不多得了,我也是有个性的,赶紧开机。”

    接下来的话都是周淼发的,她边看边往下翻,周淼从来都不是用慢性子和你计较的人,但是她愿意这几天天天给你发信息,时不时提醒一下你,那是因为对于她而言,自己是她难能可贵的朋友。

    孙颖晨手指打断在屏幕上回复她一条,突然进来一则电话,还来不及看是谁打来的,孙颖晨的手已经按了接通界面。

    “喂,孙颖晨?”

    一种奇怪的情绪在她头脑中反复萦绕,直至电话里面再次传来对方焦急的声音:“孙颖晨,你在听吗?”

    “陆恒,我在。”孙颖晨的声音十分正常,根本听不出来她有任何情绪,也根本联系不起来她之前经历了如何的感情风貌,这一场恋爱无疾而终,感觉漫天的花边新闻几乎都强制性带着话题牵扯着她,让她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现在是十一点,我想吃你们家楼下的鸡蛋肠粉,多放辣椒。”陆恒的声音在电话那边传来,但是仿佛依旧听见罗森在一旁催促他快点吃药的声音。

    孙颖晨皱眉:“你不是有助理了吗?再说了,罗森在你身边,我已经听见他吹促你吃药了,是不是胃病又犯了?”

    “我有助理,但是她现在出去交稿了,罗森自然不愿意给我买,少啰嗦,你快点去给我买,十分钟后我给你打电话告诉你送到哪里。”

    “……”喂?!

    孙颖晨风中凌乱中,她现在不是陆恒的助理,她们甚至连朋友都不算吧,就这么莫名其妙的一通电话居然让她沦为外送餐

    有没有搞错,她可是在失恋,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她现在的话题热度不亚于文坛才子陆少好吗!

    她恨不得将电话从新调至关机,但是想着陆恒也帮过她,迫于无奈她只好披了一件外套,然后就出门了。

    孙母在门口喊她:“你去哪?这都要吃中午饭了。”

    孙颖晨的声音却从楼道里面传来:“妈你先吃,有人点我的外送餐了。”

    孙母更加愕然,难道女儿又开始送外卖了?

    还想着问她要不要等她一起吃午饭,可是却听见楼道里面传来单元门关闭的声音,孙母无奈的摇头,然后关上门。

    孙父看她,问:“小晨这就出去了?”

    孙母点点头:“出去也好,总比在家里面好多了,出去至少可以和人家说说话。”

    孙父却一脸担忧:“但是她穿的好像是你的衣服。”孙父很担心,她什么时候变得不修边幅了。

    孙母啊的一声,才恍然醒悟刚才孙颖晨穿的是自己的外套。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