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32 对不起
    “海澜将继续和陶氏合作。”白思渊走到陶心雨的身边,看着她:“陶心雨,你知道的,我并不爱你,就算你留着我的躯壳,依旧得不到想要的,你这么做到底值得吗?”

    陶心雨看着他,良久,说了几个字:“值得,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爱而不得。”

    白思渊凄苦的一笑:“不送。”

    窗外面已经看不清远处的风景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将视线隔绝在可笑的能见度上。

    陶心雨和陶晔离开后,办公室的气温好像一下子急转直下,就算是有暖风一直吹着,可是依旧暖不起来已经寒掉的心。

    陈娟起身走到白思渊的身边,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思渊,你明知道,我和你爸都不希望你不幸福,虽然我们一直都希望将你捆绑在我们身边,但是我们依旧希望你可以勇敢的去追求自己的想要的,海澜不是你的责任。”

    白思渊摇摇头:“妈,你说,如果半年前我真的选择了出国,是不是现在的心就不会这么疼了。”

    陈娟将手收回来,站在他的身边,同他一样站在白思渊的身边:“儿子,你是说半年前如果没有认识孙颖晨,现在的心揪不会这么疼了,对妈?”

    陈娟一句话将白思渊的话概括出来,她是看着儿子和孙颖晨一路走到现在,她知道孙颖晨是一个好姑娘,也知道儿子喜欢她,他们将来在一起也许会很幸福,但是思渊想要守护的东西太多了,这样的话,对孙颖晨不公平。

    “妈,我早就对不起她了,从开始我逼迫她签署调解协议书,我说只要给我时间,就可以还给她一个清白,可是我自己太清楚了,我根本没有能力还给她清白,从头到尾都是小晨一直站在我这边,她一直委曲求全着,其实我挺累的,我宁可她和我大吵大闹一场,也不希望她永远微笑着和我说,没关系思渊,我永远相信你。”白思渊很痛苦的神情:“我宁可让她现在恨我,也不希望她一直委屈下去。”

    陈娟叹了一口气:“儿子,你了解过孙颖晨吗?你知道她为什么委曲求全吗?”

    白思渊转过头来看她,眼神之中有不解。

    陈娟笑了笑:“这就是孙颖晨和陶心雨的区别,她们两个的性格是相反的,孙颖晨是永远退让的那个人,为了爱的人她愿意受任何的委屈,但是陶心雨不一样,她为了爱可以很疯狂,直到得到。”

    云之端别墅区。

    孙颖晨站在小区门口,手里握着的雨伞依旧遮挡不住冰冷的雨水。

    她亲眼看着白思渊的车从她身边驶过,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积水溅了她一身,就像是一个猝不及防的耳光,她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这是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想躲在远处看一看他而已,但是现在这样的想法都成了奢求,因为白思渊从来都没有给过她机会。

    三天前,白思渊找到了她,和她说了很多的话,他好像瘦了很多,原本之前穿着的一件合身的大衣,现在已经很大了。

    孙颖晨看着他十分心疼,想要伸手去触碰他的脸颊,白思渊应该很忙吧,或者他根本无心打理自己,下巴上的胡茬已经有很多了,他显然很疲惫。

    “对不起。”

    这是白思渊沉默良久说的话,仿佛只是这三个字,他却用了几乎一生的时间在酝酿。

    孙颖晨沉默不语,只是看着他,此刻的白思渊已经不敢抬头看她的眼睛了,但是这么懦弱的白思渊站在孙颖晨的面前,却让她觉得陌生,好像根本不是之前认识的那个白思渊,她很想知道在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闭口不谈的他,更加让她担心。

    只是……孙颖晨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那个担心他的身份和理由。

    白思渊说了这三个字,好像是履行完他某种程度的工作,说完就走,甚至不给她任何一句交代。

    “白思渊,你站住!”孙颖晨站在他身后,几乎用了全部的力气叫住他。

    白思渊并没有回头,只是背对着她站着,曾经他许诺给她太多的东西,可是一样都没有办法,他没有办法假装哪些许诺不存在,从头到尾他都对不起她,连同一句分手和对不起都没有勇气说,佯装只要不说,假装伤害没有在。

    “你现在连转过来看着我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了吗?”孙颖晨笑的特别苦涩:“明明不久前,你还说雪花很美,落在手心里面的时间太短,你说有办法可以让雪花落在手心里的时间变长,将美好停留的时间变长,可是就算你送了我一双手套,美好终极会过去,是不是啊?”

    孙颖晨看着他的后背:“几天前,你抱着我说有机会还要一起去青岛,这句话到底还算不算数,我们还有机会去吗?”孙颖晨问的小心翼翼,但是得到的依旧是很冷的冷风,这样的无声回答,仿佛已经给了她十分肯定的答复了。

    白思渊的双肩微微抖动,可是依旧没有转过身来,此刻的无力感让他恨死了自己。

    “白思渊,刚才是也许你不知道,是我先喜欢你的,刚开始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感情,就总是喜欢粘着你,也许那个时候你应该挺反感我的吧?后来你表白,天知道我高兴的快要疯掉,和你在一起的每天,都让我感觉和幸福的日子每天都是倒计时,和你在海澜的日子也是最快乐的,后来,海澜成为我们之间的不可说不能说的一道鸿沟,为了保护好我们的感情,没关系,你去守护你的海澜,这段感情换我来守护你好了,可是白思渊,从头到尾都错了,海澜是你想守护的,但是你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守护我,你不知道我支撑着这段感情有多累,我每次难过,每次伤心陪在我身边都不是你,你知道我多么希望,哪怕是一句,哪怕你说只要我坚持,我都可以无下限的等下去,可是白思渊,你现在什么都不说,你让我整天看媒体和新闻上面天花乱坠说你和陶心雨好事将近,你明知道我每天都在等你的答复,至于我,你打算如何?一句交代都没有,对吗?”

    孙颖晨每一句话几乎都委屈到了极点,她无非就是想要等白思渊一句交代,可是今天的见面都是她硬逼着他面对的,她觉得这简直太可笑了。

    孙颖晨突然笑了:“白思渊你告诉我,凭什么我受了委屈,还得假装大度,善解人意是什么东西?委屈我自己让你开心吗?”

    “对不起。”白思渊声音几乎哽咽,可是如果此刻他回头了,他不确定她还即将要遭遇什么,他一直都想保护她的,可是所有的风浪都是他带给她的。

    “白思渊,你试试联系一下孙颖晨,我就可以告诉你,我到底有多疯狂。”陶心雨的话就像是一个钉子,他这段时间看着孙颖晨每日的遭遇,他就算再爱也不能无下限看着孙颖晨继续委屈下去。

    “白思渊,你和我的这段感情,你以对不起作为结束。”她笑了,好看的桃花眼一滴滴的眼泪掉了下来,这是她坚持了这么久,再一次的落泪,可是内心悬着的一种莫名其妙的情绪,好像在这一刻突然释怀了,她点点头:“好。”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