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31 海澜和陶氏
    娱乐新闻头条连续七天都是关于海澜和陶氏集团的新闻,至于两大集团背后的大家长对此事件都没有出来作任何的解释和说明,如此一来,各路媒体就更加大胆的猜测白思渊和陶心雨好事将近。

    因为此事,就算日后有反转的可能,海澜和陶氏集团的股市也同时上升,数据的飙升也得到了各股民的拍手叫好,就这样白思渊和陶心雨的事情得到了更多人的关注和祝福。

    海澜集团总裁办。

    陶心雨低头品尝着一块慕斯蛋糕,每吃一口,她脸上的表情都十分幸福的样子。

    陈娟依旧坐在高高在上总裁位置上,对于白震天的病情依旧是她最为关心的事情,海澜的事情现在几乎都交给了白思渊来打理,可是海澜和陶氏集团突然间捆绑在一起的新闻,再也让陈娟坐不住了。

    陶晔左手盘着一个玉扳指,若有所思的坐着。

    现场就这么四个人,但是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想法,各自盘算自己的小九九。

    白思渊首先打破宁静:“海澜愿意出5%的股权,作为这次答谢陶氏暗中调查股权的谢礼,虽然陶氏并没有提供海澜任何有用的证据,就这样吧,闹剧该散场了。”

    海澜愿意出5%的股权已经属于最大的诚意了,对此陶晔不是不知道,但是陶氏也并非在乎这些股权,就算是整个海澜都给了陶氏,陶晔知道陶心雨并不会死心,自己女儿在乎的无非是白思渊这个人而已,所以才会接踵而至闹出这么多的闹剧,以至于现在都无法收场。

    既然现在都已经闹成这样了,整个陶氏丢脸都丢到外婆家了,他也不在乎接下来事态会发展至什么更坏的程度,虽然在合作的项目上陶氏也跟着水涨船高,但是陶氏毕竟是金融行业,无端出现这样的新闻,无疑是给陶氏的活招牌上抹黑,陶晔为此也很头疼,但是碍于自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与其拆开他们两个,还不如帮助女儿得到白思渊。

    “贤侄,你知道我们陶氏并不在乎这些股权,别说5%的股权,就算是50%的股权,我们陶氏也不在乎。”陶晔将自己的观点抛出,就等着白思渊下文了。

    陈娟听出了陶晔的言外之意,她笑了笑:“我们海澜和陶氏合作这么多年,不算朋友,但是也不算是敌人,外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我们海澜和陶氏这次的事件捆绑炒作的嫌疑很大,如果我们海澜单方面爆出这次的事情只是令爱单方面的行为,不知道日后心雨该如何面对,自然,出个国,时间一长,谁也不记得了今天这档子事,但是话说回来了,我们并不希望会走到这一步。”

    陶晔眉心一跳,看向一直高高在上坐着的陈娟:“你这是在威胁我?”

    陈娟淡然一笑:“威胁谈不上,只是将话摆在这,我们海澜并不是没有退路。”

    陶晔是商场上的一匹黑马,他能有今天的地位也是摸爬滚打过来的,自然知道两败俱伤对谁都不好,于事开口:“那么你的意思是?”

    陈娟低头喝了一口茶,慢慢道:“既然是两个孩子闹出来的事,现在顶风上恐怕对谁都没有好处,更何况媒体也会捕风捉影,无中生有的戏码恐怕也会上演,既然如此,就将此事先晾着,等时局稳定下来,再宣布这事是个误会,如此一来对谁都好。”

    “我不同意!”陶心雨再也坐不住品尝好吃的慕斯蛋糕了,她站起身来,走到陈娟办公桌的前面:“伯母,我一直喜欢思渊的,我对他的感情天地可鉴,怎么能说这次是一个误会呢?我们两情相悦,何来的误会之说。”

    陈娟放下茶盏,看向她:“当真如此吗?”

    一句话直逼陶心雨的内心,她几乎不敢看向陈娟的眼睛,但是她知道,这次是一个机会,她已经做了这么多牺牲了,不能再退了,她狠了狠心:“我是不会宣布这次是一个误会,我爱思渊,我不会放弃他的。”

    陈娟没有再说话,只是安静的喝茶,就这么安静的晾着陶心雨,让她内心备受挣扎,陶心雨回头看向父亲,眼中全是恳切,但是看见父亲并没有打算给自己做后盾的态度,她心一横,双膝一软,竟然就这么跪在陈娟的面前。

    陶晔看见自己捧在手心里的女儿居然这么委曲求全,再无如此震惊了,再也坐不住了,他起身快步走到陶心雨的身边,试图想要将她扶起:“心雨,你这是干什么,快点起来,快点起来啊!”

    陶心雨梨花带雨,抽泣道:“爸,我爱他,我爱他。”

    陈娟也不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她也是女人,知道女人一旦为爱认真了,那将是一生的执着,她看向自己的儿子,终究还是狠下心:“心雨,这好男孩很多,你何必执着一个不爱你的人呢?”

    陶晔心一横,说:“我们手里面有海澜的股权,如果海澜单方面不解释这件事情,我愿意将我们手里面的股权全部交给白思渊运作。”

    陶心雨一怔,每想到自己的父亲居然愿意将海澜的股权全部拿出去,只为了让白思渊闭嘴。

    陈娟一听,如此大的诱惑,不可能不动心的,何况现在海澜的股权暗地里被瓜分,海澜现在对此一无所知,也无从调查,拥有了陶氏的股权,那么海澜还是股东大会中拥有股权最大,也是最有话语权的一个。

    “如果你们不同意的话,我就将海澜的股权低价转让出去,到时候海澜不可控的股权,我看你们怎么收场!”陶晔也是走了一招险棋,可是这是唯一一个可以牵制海澜的条件,也是最后一个棋局。

    陈娟沉思了一下,最后吐出几个字:“海澜的股权,你售卖吧,我们海澜从来不受任何人牵制,我跟着震天一手创办起来的海澜,看着它可以走到今天,我们也知足了,如果海澜将来有一天被瓜分,我们将从股份中撤离出来,我们也不后悔。”

    陶心雨起身看着自己的父亲,摇头,一直摇头,眼泪拼命的往下掉:“爸,求你,求你,帮我。”

    陈娟唯一心软的就是陶心雨一直位于卑微的地位,祈求着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的得到的爱情,同为女人,她是心疼陶心雨的,但是自己的儿子的一颗心,她知道在哪里,绝对不是在陶心雨身上。

    一直沉默的白思渊此刻终于开口说话了,此时此刻他才承认自己一直都是懦弱的,他也是自以为是的,以为可以完全控制住陶心雨和事态的发展,但是他忽略了人心,更加忽略了陶心雨为此事的疯狂,如果真的如同母亲所说的让陶氏将股权变卖,那么海澜真的走到重新洗牌的地步,他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海澜走到这样的一个地步,更何况,这一切都是因为他。

    所以,白思渊明明不愿意,但是还是不得不做这样做。

    “放心,海澜不会做澄清。”

    白思渊的话掷地有声。

    一直低头流眼泪的陶心雨突然抬起头,泪眼迷蒙的看着白思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见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