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30 何来结束
    周淼没有阻拦孙颖晨去海澜找白思渊,因为她知道,有些事情一定要让她亲自去做一个了结。

    虽然看着白思渊和孙颖晨一路走来,有甜蜜也有艰辛,但是她深深知道,白思渊想要守护的东西太多了,而孙颖晨只能是他背弃的一方。

    她站在阳台上看着孙颖晨伸手拦车,上了的士,很快车子开走了。

    “孙颖晨,我多想告诉你,白思渊也是迫不得已的,但是你能接受吗?就算你们和好如初,但是只能做到和好,无法如初,与其看着你委曲求全,我宁可你们分开。”

    周淼知道自己没有权利替孙颖晨做一些决定,但是她还是宁可自私的希望孙颖晨可以做回那个依旧简单快乐的人,而不是现在明明想哭,却依旧坚强强忍眼泪的人。

    孙颖晨坐在出租车里面,司机就像是一个路人,喋喋不休的说:“去海澜?小姐你也是看了新闻吗?海澜和陶氏这两个企业真逗,明明都已经暗中联系起来了,可是现在还拿两个孩子来操作,不过话说回来了,白思渊和陶心雨还真是登对,你觉得呢?”

    孙颖晨安静的坐在后座,没有回应司机的话,她只是看着车窗外,上海这个季节动不动就会下雨给你看,然后淅淅沥沥的下个没完,原本今天的心情应该配个下雨天才登对,但是今天的天气荒唐的出奇,外面艳阳高照,数一数二的好天气。

    司机依旧说着:“但是我们小老百姓也是有分析能力的,这个新闻明显就是陶氏想要拉拢海澜,之前在小道消息听说,海澜集团的白思渊其实有一个女朋友,媒体自然也是知道的,可是现在陶氏一爆出来了,那个正牌女友的身份就更加神秘了,我们都相信,这个新闻是操作,白思渊和陶心雨之间铁定是作秀,至于陶心雨说的那一番话,明眼的人一下子就可以看出,陶心雨单恋白思渊呗。”司机分析的头头是道,丝毫看不出来后座上的人根本不想搭理他,如果让司机知道后座上坐着的才是白思渊的正牌女友,恐怕司机会出交通事故吧。

    很快海澜到了。

    孙颖晨拨通了白思渊的电话:“我在楼下,我有话想要问你。”说完她就挂断了电话,丝毫不给白思渊说话的机会。

    很快,白思渊下楼了。

    孙颖晨就站在他的面前,明明两个人上午才分开,可是现在看见白思渊反而觉得他好像出差很久才回来一般,带着一种陌生的情绪。

    “你是有什么打算吗?我们现在的关系到底算什么?”孙颖晨直接开门见山的说。

    白思渊快步走到孙颖晨身边,说:“这一切都是假的,我只是想让陶氏去调查海澜。”

    “够了!”孙颖晨打断了白思渊的话,如此斩钉截铁的说:“白思渊,我看不出来什么是所谓的真,什么是所谓的假,但是我知道的是,我爱你,你明知道,我不希望我们的感情掺杂任何污渍,我不接受不干净的感情。”

    孙颖晨几乎快要受够了他们之间硬生生的横叉一个海澜,而海澜也成为了他们之间一争吵就可以拿出来的挡箭牌。

    白思渊还想解释的时候,很快闻风而来的记者又一次将两个人的团团包围了,这一次孙颖晨没有害怕,她十分理智的站在的白思渊的面前,好像什么都不害怕了一样。

    这一次不是孙颖晨不愿意走,而是因为如同记者一起来的还有陶心雨,那个永远都会夹在两个之间的女人,这一次她同记者一起来,好像穿着一件刀枪不入的铠甲,骄傲至极。

    “小晨,你先走吧,我过后会和你解释的。”

    这是白思渊给孙颖晨的一句话,说的那么小心翼翼,可是孙颖晨却站在原地,没有动,只是等着,她知道自己会等来什么,可是她不怕,脚底像是生了根一样。

    陶心雨明媚的笑着,好像是冬天里的一道骄阳,那么明艳动人。

    “思渊,等下开会了,你怎么在这里?”陶心雨说着伸手挽住了白思渊的胳膊。

    孙颖晨就站在她们两个对面,看着这一幕幕,心脏上就像是插了一把刀,疼的她有些神情涣散。

    记者举着话筒问白思渊:“请问你和陶心雨小姐这是正式宣布在一起了吗?你们之间是否存在商业联姻?”

    白思渊伸手用力将那个记者的话筒夺过,狠狠的摔在地上,不由分手的拉着陶心雨的手大步离开,这个时候海澜门口的保安也同时涌出,将记者和孙颖晨隔绝在外。

    孙颖晨看着白思渊越走越远,她大声喊了一句:“”白思渊!

    所有的记者都回头看着孙颖晨,原本走的十分果决的白思渊也站在原地,并没有回头,天知道他用了多少力气才控制自己没有回头看她。

    孙颖晨看他站定了,十分冷静的问了一句:“白思渊,我问你,我们之间是不是已经结束了?”

    陶心雨能够感觉到白思渊握着她手那么用力,像是在下定什么决心,今天是她好不容易一手策划的,如果这次失败了,恐怕她再没有和白思渊在一起的可能了,她压低声音说:“别忘了你答应的事情,陶氏现在可是和海澜捆绑在一起,牵一发动全身,我们持有海澜的股份,白思渊你现在吃罪不起。”

    “你现在是威胁我吗?”白思渊的声音十分冷,就算冬日的骄阳也暖不起来。

    “我不是威胁你,我只是告诉你。”陶心雨笑着看着他,并没有再说什么。

    门口孙颖晨依旧还再等他的答案,当然,所有媒体也都在等他的答案,如果现在他说那句话,那么这一次将是白思渊伤她最深的时候。

    “咱们之间从来都没有任何关系,何来结束?”白思渊牵起陶心雨的手,走的那么决绝。

    孙颖晨看着他,这一次,他们之间真的越来越远了,远的好像她从来都没有认识过白思渊一样。

    记者自然是不愿意放过孙颖晨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但是外人看来,她不像是被分手的一样,更像是偶然过来,像是路过一样,脸上没有任何悲伤的神情,走的也是十分平静。

    自此之后,孙颖晨和白思渊的名字只要是出现在一起的话,一定是引发了永远不变的话题,那个关于前任的话题。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