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29 陷入危机
    很多时候,活的再怎么拧巴,也之都是自作自受罢了,你会反复思考这段生活到底是哪里出了错,是否可以从新来过,但是思考出的答案是,你也只能做好自己,多的,真的求不来。

    “请问你是否是白思渊的女朋友?”

    “请问你是否知道白思渊一直和陶氏集团千金小姐陶心雨在一起?”

    “请问你针对昨天的头条新闻怎么看,面对陶心雨的单方面宣布和白思渊的是男女朋友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孙颖晨依稀记得当时那么混乱,丝毫不给她一丁点思考的空间和准备,她下意识的想要躲在白思渊的身后,因为那样的动作是她总是不经意做的,因为你很爱很爱对方的时候,你总是会不经意做这样的动作,孙颖晨事后回忆起来,只是觉得喉头有些发涩。

    请问你是否是白思渊的女朋友,这个当时记者问她的话,她如同遇刺在喉,几度挣扎都说不出一句话,她们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面对那么多闪光灯下的话筒说,她们在一起难道不是事实吗?

    白思渊疯了一样驱赶记者,嘶声力竭的吼着:“让开,让开!”

    但是纹丝不动的记者们依旧死死的逼问着白思渊:“请问你的女朋友是陶心雨吗?!”

    孙颖晨如同记者一样,死死的盯着白思渊,希望他嘴里可以说出否认的话,但是白思渊只是一味的想要杀出一条血路,心痛的感觉像是当头棒喝,让她瞬间清醒,想着早晨起来的时候看见的头条新闻,新闻页面如同大字报一样,言简意赅的说陶氏千金陶心雨和白思渊的恋情浮出水面,上面还配备了白思渊送陶心雨回家的相片,两个人在车里面有说有笑的照片,孙颖晨看见白思渊当时的衣服,依稀记得那天他喝了酒,送自己回家后他应该回家了,可是没想到的是,他转身和陶心雨在一起。

    有的时候女人的思想就是这样简单,你不解释,那么这件事情也许事出有因,但是绝对不是你搪塞的借口。

    孙颖晨早上还问白思渊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要和自己说,但是白思渊顾左右而言他的话语让孙颖晨的心隐隐作痛。

    “你们让开!”白思渊依旧在记者面前撕扯。

    孙颖晨原本拉着白思渊衣服的一角,可是那双手好像再怎么用力都握不住了,多么讽刺,她松开了手,很快就和白思渊分开了,紧接着,更多的媒体涌向白思渊。

    孙颖晨和白思渊站在一起,很明显,记者更加感兴趣的还是白思渊,没有人会理会孙颖晨此时此刻到底如何,甚至忘记了,她才是白思渊的正牌女友。

    孙颖晨看着他离自己越来越远,中间隔着很多的媒体,她艰难的张了张嘴,可是却不敢喊出他的名字。

    孙颖晨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从机场里面出来的,她只是记得开机给周淼发了一条信息,然后下车的时候,周淼就已经站在她家门口等她了。

    周淼付了车钱,然后拉着她出来,看着她的脸色不好看,还想问她行李呢,可是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拉着她回家了。

    孙父孙母许是出去了,家里没有人,孙颖晨到家之后,一颗悬着的心好像一下子有了着落。

    周淼按了一下饮水机的烧水功能,随即倒了一杯水给孙颖晨。

    孙颖晨没有接,只是很平静的说了一声:“周淼,我特别累。”

    周淼将水放在茶几上,坐在她对面,说了一声:“我知道。”

    孙颖晨抬头看她,周淼将手机拿出来:“现在娱乐头条和超市的方便面一样,随处可见,供不应求,早上机场的新闻恐怕下午就会登刊了。”周淼身子往前探,拉着孙颖晨的手:“小晨,别太在意别人的看法,活自己的,真的你可以做到。”

    孙颖晨只是笑了笑,笑容十分苦涩:“周淼,事实上,我身边那些不太在意别人活法,能一门心思踏踏实实坦坦荡荡做自己的,活得都很幸福,多遗憾,我却不能,当时我就在白思渊的身边,记者问他的女朋友是否是陶心雨的时候,他没有辩解,这样比不否认更让人抓狂。”孙颖晨说的时候十分平静,好像说的是别人的事情。

    “我今天早上看见那则新闻了,陶心雨是从云之端出来的,是白思渊亲自送她回家的,一路上记者真敬业啊,从头到尾都拍摄的那么清楚,周淼那天白思渊就是穿着这件衣服,他和陶心雨之间有什么,我现在都不敢想,因为我觉得荒唐,我现在算什么呢?”

    多遗憾呀,我爱你却不能说。

    周淼什么话都没有说,她的心里也是很难过的。之前白思渊找过她,并且说了自己的计划,白思渊那天情绪很低沉,他在周淼的酒吧附近出现。

    “我现在只能把我的想法和你说了,我打算让陶氏去调查背后整海澜的那个人到底是谁?我知道这么做我要付出如何的代价,可是我不后悔,海澜对于我来说不单单是父亲一手打造出来的酒店,它更像是我的前半生,我必须为了它去做应该做的。”

    当时白思渊说的一番莫名其妙的话,周淼并没有追问,聪明如周淼,她有是从小耳濡目染的看见商业上很多手段和见不得人的技巧,对此,她深知。

    所以今天媒体的追问,陶心雨的爆料,她都太清楚不过了,可是这些她能和孙颖晨去说吗,她的世界太干净了,要么爱,要么离开,她从来都没有中间地带,如果白思渊一方面说爱着孙颖晨,但是另外一方面和陶心雨藕断丝连,孙颖晨早晚有一天会疯掉的,更别提,现在让她知道真相。

    也许这一点对于孙颖晨来说,是更加残忍的吧。

    当天下午各路头条几乎都成为了白思渊和陶心雨的战场。

    更有媒体跑去海澜去围堵陶心雨,此刻陶心雨刚巧从外面回公司,立马被记者围堵起来。

    “请问陶小姐,你身后有陶氏集团,但是却屈居在海澜当一名部门领导,请问你是否因为白思渊才留下,你能否表明立场,你和白思渊是什么关系。”

    陶心雨面对镜头虽然显得很慌张,但是她很快调整好情绪,从容不迫的面对镜头:“我觉得我能留在海澜是我的荣幸,至于我和白思渊之间,我们……”她若有所思的,随即抬头对着镜头淡然一笑:“的确,我一直喜欢白思渊,从小就喜欢他,但是如今抛开陶氏和海澜之间的商业关联之外,我和白思渊之间还请各位媒体和关注我和思渊的朋友,能够给我们一些时间和空间,毕竟我们不是公众人物。”

    陶心雨的一席话,更加证实了白思渊和陶心雨之间的情侣关系,铁一般的事实。

    网络上更加是祝福声一片。

    白思渊和陶心雨之间的恋情曝光,反而白思渊和地下女友的消息无人问津,孙颖晨无疑成为了那个地下见不得人的身份。

    周淼拿起遥控器,将电视关掉,很平静的说:“你现在看这些有什么意思?”

    “我现在想知道白思渊现在是什么想法。”孙颖晨神情有些落寞,心一阵阵的发慌。

    “白思渊的想法重要吗?”周淼不理解她为什么一定要知道白思渊是什么想法,现在她若出去了,一定会让各路媒体炮轰,那个时候别说白思渊了,就算是海澜也保护不了她的。

    “当然重要。”孙颖晨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一度,她看着周淼,眼中隐隐闪着泪光,但是她依旧没有让眼泪掉下来,强忍者的泪,才最让人心疼:“我明知道我配不上白思渊,我小心翼翼的维护这段感情,我找到更好的平衡点去维持我和他的关系,他说放不下海澜,我就支持他,他说海澜不能陷入财务危机,我就主动承认那份不是我做的财务报表上签字,一直都是我委曲求全,我只是希望得到白思渊一句交待都不行吗?他明明都在海澜的酒会上宣布我是他的女朋友了,可是为什么转眼却和陶心雨藕断丝连,现在更有这么一份他们之间的爆料,那么我到底算什么,算什么呢?!”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