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27 隔壁小区
    清晨的阳光折射在屋内,孙颖晨慢慢张开眼睛。

    昨天什么时候睡着的她已经不记得了,楼下白思渊喊她下楼吃饭。

    当她打算下楼去的时候,手机屏幕一亮,她也没有太在意,毕竟这个时间是手机推送娱乐新闻的时间,孙颖晨不会去主动点击,但是屏幕上弹出了白思渊三个大字,她随手点开来看了一眼,但是很快她又将手机锁屏,仍在床上,下楼了。

    白思渊在桌子上摆放着碗筷。

    “下来了,再等一下,还有一小米粥快到了。”

    孙颖晨看着他忙乎着,本来想着要去帮忙的,但是白思渊执意不肯,她只好披了昨天晚上买来的围巾去小院子里面转悠。

    那个她曾经用手温度去暖化又捏成的一个个的小雪球,竟然不知道被谁用脚全部踩碎了,她看了半天。

    白思渊推开玻璃门:“你看什么呢,看的这么入神。”

    “思渊。”孙颖晨回头看他,说:“你出来过吗?”

    白思渊摇头,然后走了出来,看见地面上的雪球竟然不知道让谁破坏了,有些生气:“这是谁做的。”

    孙颖晨躲在白思渊的怀里,莫名的一种情绪让她难过不已,好像明明躲在他的怀里,可是两个人中间却隔着好远。

    “可能是打扫的工人做的吧。”孙颖晨伸手环住他的腰,声音略微沙哑:“思渊,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孙颖晨脑海之中一直回旋着手机里弹出的那则新闻,直至现在依旧耿耿于怀。

    白思渊将她拉开一些,看着她,但是依旧在她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问道:“小晨,你怎么了。”

    孙颖晨见他不解释,也没有再逼问下去,只是淡然的说着:“没什么,只是看见我堆的雪球让人踩坏了,心里不是很舒服。”

    白思渊一听她这是孩子气,于事笑着说:“先回去吃早饭,等下我帮你再重新弄好。”

    孙颖晨笑了笑:“就算再重新做好也不是原来的了,思渊你知道吗,失去了,就是失去了。”她的笑容很苦涩:“再说了,今天我们就要回去了,你哪里有时间重新堆雪球呢。”

    “堆个雪球有多难,你要是喜欢,我多堆一些。”

    白思渊还想说下去,孙颖晨却打断了他的话:“思渊,我要的不是雪球,而是我爱你。”

    幸福小区。

    罗森将车开到地下停车库之后,将车停好。

    周淼率先下车,咦了一声:“这个小区不是孙颖晨家的小区吗?”她有些疑惑,可是很快她就释然了,也后悔当时问了出来。

    罗森将车钥匙递给周淼,说:“这里有一个高层,刚好有人搬出来,我看这附近不错,就替陆恒做了决定。”

    罗森的话大有可疑,可是周淼情商太高并没有接他的话。

    陆恒下车,绕到两个身前,然后回头看罗森:“房子既然是你找的,那么赶紧前面带路啊。”

    陆恒是真的不知道这个房子居然和孙颖晨是一个小区,只不过陆恒住的是高层小区,孙颖晨她们家的小区是底层的小区。

    罗森嗯了一声,然后在前面走着,心里已经开始骂陈佳倩八百遍了,这个死丫头居然没提前告诉他这个小区居然和孙颖晨家离的这么近。

    三个人一同上了电梯,在入口处罗森在物业处领了房门钥匙。

    陆恒低头看着脚尖,心中若有所思,脑海之中一直环绕着孙颖晨低头在雪地里捏雪球的样子,那么认真,尽管手已经冻红了,但是还不肯放下雪球,直至看见她地上的堆出的雪球上呈现着“孙颖晨爱白思渊”的字样,他心里就不舒服,就在她们两个在天台上放烟花的时候,他就和隔壁不听话的孩子一样,发泄着愤怒的情绪把地上的雪球全都踩碎,直到他醒悟过来之后,才发觉自己这是怎么了,不过是一个个的雪团,他犯得着吗。

    罗森当时看见他的样子,还笑他:“你嫉妒不是雪球,也不是雪球拼凑出来的文字,你嫉妒的是孙颖晨的爱给的不是你。”

    一语中的!

    陆恒依旧想着当时自己轻易就被引起来的情绪,安静的就像是一个雕像一样。

    周淼看着陆恒想事情这么入神,拽了他一下:“怎么了这是,想什么呢?”她语气略带调侃:“千万别和我说你是因为想工作,我不会信的。”

    陆恒却笑了:“有的时候挺感激当时和你一起通信的七年,可是有的时候也格外的后悔,你说我所有的秘密你都知道,将来有一天被灭口了,我也逃离不了嫌疑啊。”

    周淼白了他一眼:“一天天的没有个正行的。”

    罗森就像是一个发光发热的光源体,想要隐藏起来自己,可是电梯就是这么一丁点的大,两个人有说有笑,上升一个段位就是打情骂俏,罗森还能往哪躲,只能用哀怨的眼神看着缓缓上升电梯的数字。

    此刻电梯“叮”的一声到了,罗森立马跳出来,然后拐弯在长长的回廊里面找到了房门,用房卡一下子刷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周淼和陆恒也跟着进去了。

    周淼简单看了一下,点头:“房子的确不错,采光好,主要是这密封空间也不错。”

    陆恒走到客厅,看见客厅处隔着一个玻璃门,外面是一个露天的阳台,阳太的面积也不小,上面摆放着一个木制的藤椅,大有老年人在此处晒太阳的嫌疑,可是就这么透露着一点舒服。

    陆恒推开玻璃门走到阳台处,下方斜对面刚好就可以看见孙颖晨家的那栋小区,他依稀可以记得哪一个是她的窗户。

    周淼简单的将楼上楼下都看了一遍:“罗森,这个房子找的不错嘛,收拾的干干净净的,住着也舒服,而且还是复式的,将来我要是离家出走了,也来你这里小住一段时间,罗森你别忘了给我留个房间,千万别说没有我住的地方,我可看见了,这里一共有五个房间,就算留两个当书房,也还有我的。”

    罗森呵呵一笑,不予理会。

    周淼看着陆恒在阳台上往下看什么呢,虽然她没有过去,但是她依旧知道,他在看什么方向。

    “联系一下房东,如果可以的话,问他是否愿意割爱。”陆恒并没有回头,这是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罗森脑子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问了一句:“什么意思?”

    周淼冷冷的说:“罗森你什么脑子啊,陆恒的意思是说,这个房子他想买下来。”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