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26 凌晨接机
    周淼听说陆恒回来了,对此他去了哪里她从来都不关心,但是看着陆恒回来了,她还是会第一时间抵达机场去接他。

    对于周淼来说,陆恒的事情永远要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这些开业典礼的事宜你先拟定好了,发送我邮箱就可以了,我稍后和你确认。”周淼扔下这么一句话酒扬长而去了。

    留下一大堆不知所以的员工绵绵相许。

    其中一个员工说:“开业典礼这么大的事,咱们谁能有力能作主呢,还发邮件,小周总都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咱们要如何发邮件沟通呢?”

    大家小声讨论一下,就听见其中一个人说:“这么大的事,我想还是等小周总回来再定吧,毕竟开业事宜比较重大,咱们谁都做不了主呀。”

    “我觉得你说说的对,小周总从选址到引进的酒都是亲自一一过目的,开业这么大的事不能如此轻举妄动。”

    “对对对,就等小周总回来再定。”

    就这样,周淼突然扔下的一个烂摊子,就在大家七嘴八舌当中,被定了。

    一切都到周淼回来重新定。

    大家得到一个统一的答案之后,都纷纷离开,毕竟这么重要的事情没有一个人能够留下做决定的,因为大家都秉承一个原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

    毕竟周淼连夜拉着大家准备开业的一切事宜,本来都已经一夜没有合眼了,为此大家都愿意回去补个觉。

    凌晨四点,周淼开着车往机场行驶,手机上是罗森凌晨十一点十五分给她发的短信,说青岛下雪了,非常气流管控,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起飞。

    当时周淼还说既然已经这么晚了,为什么不找一个酒店住下来,非得要往回赶。

    罗森却说他执意想要躲着某人,自然是想赶紧走。

    罗森当时说的话十分含蓄,可是周淼却完全听懂了,她没有再往下问,只是和罗森回了一条信息,不管什么时候,只要飞机起飞了,不管多晚都要给自己一条短信。

    所以周淼才会扔下她连夜开会的场地,开车赶往机场。

    清晨的马路上人很少,车辆自然也很少,整个马路上只有周淼一辆车再行驶着,她看着手腕间的表,想着罗森短信上的时间,飞机应该再二十分钟后抵达上海虹桥机场,按照现在的车速,她不会迟到,但是她还是希望以最好的面貌出现在陆恒面前。

    现在周淼才算是真正的身体力行的了解到那一句话:“你走我不送你,但是你来,不管多晚我都去接你。”

    原来当时说这句话的时候,是这样的心情,前者是撕心裂肺的疼痛和不舍,但是必须隐忍,可是后者却是裹着一层蜜一样的甜,无法掩饰。

    周淼脚下的油门踩的更凶了,车速不由的加快。

    凌晨的机场停车场几乎还没有人,车辆也很少,周淼将车停好,裹紧毛呢大衣朝着楼上的接机口走去。

    凌晨的气温低的几乎令人发指,周淼有些瑟瑟发抖,因为开会一整夜,此刻的她却显得略微疲惫,些许的困意让她大脑中几乎出现过一段段的空白,她快步走进洗手间。

    室内的暖气十足,原本让困意不止的神经更加紧绷,暖融融的氛围让周淼几乎控制不住就昏昏欲睡了。

    洗手间的水温已经是更换成温水了,可是周淼还是将水温调整成冷水那边,然后用冰冷的水去冲洗着脸,冲洗了好一阵,周淼终于将困意袭退,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有那么一时间周淼觉得现在的自己十分陌生,原来喜欢一个人,可以为其付出到如此地步。

    周淼看着手包里面没有任何的化妆品,这应该说是唯一一次见陆恒的时候自己是素颜吧。

    周淼用擦手纸将脸上的水珠稀释干净,然后用水整理了一下头发,她对着镜子调整着柔顺的头发,曾几何时陆恒说:“女孩子留长头发才好看。”那个时候年轻气盛的周淼和陆恒说:“谁说女孩子一定要留长头发才好看,短发也可以恨帅气呀。”

    现在回想起来,她还是可以第一时间说出来当时和陆恒通信的时候都聊到什么,他说的任何一句话都刻骨铭心,甚至现在想起来曾经出现在陆恒笔下文字里的那个女孩,她也是嫉妒的,但是她都没有想过那个人居然是孙颖晨,对于孙颖晨她没有想过和她争夺什么,全因为陆恒一句:“我好像认真了。”

    那应该是陆恒在仅有的感情世界里唯一一次和周淼分享的事情,所以就算是嫉妒就算是在不情愿,她还是不愿意让陆恒有一定的难过,尽管自己已经难过到窒息,她还是愿意做到成全。

    周淼看着碗间的手表,时间刚刚好,她整理完毕自己,迈步走处洗手间,朝着接机口走去,以最好的面貌和状态去迎接,这就是周淼,雷厉风行,但是好像也只有对陆恒才如此。

    坐凌晨回来的飞机的人本就很少,很快就看见接机口一前一后走出来的人,罗森走在前面,陆恒跟在身后,虽然是冬天,他还是带着一个黑色的墨镜。

    罗森一眼就看见门口的周淼,他招着手,商业性质的笑容荡漾在脸上,朝着周淼喊:“真巧。”

    周淼简直不想里罗森,但是也好心情的接口:“是呀,要不是你给我发信心,我真没时间给你找个巧合。”

    罗森快步走着,说:“你看,我都第一时间看见你,你说我对你的关注度多高呀。”

    “你这话说的简直滴水不漏的,这接机的人只有我一个人,要是第一时间看不见我,我还真怀疑你是天生白内障外加散光,要不是看在交情的份上,我还真以为你是失明人士。”周淼难得和罗森呛声,因为陆恒看见她点时候,也没有和她说什么,所以周淼用和罗森呛声的机会来隐藏自己略微的失落和尴尬。

    终于一前一后的两个人如同走红毯一样,从机场走了出来。

    陆恒却走到周淼的身边,用手弹了一下她的额头。

    周淼吃痛,下意识的朝着退了一步,佯装动怒:“我接机还接错了,你干什么打我。”

    陆恒伸手拉住她的手腕,然后指了指上面的时间:“打小姐,凌晨四点十二分,这个时间你应该在温暖的床上呼呼大睡,而不是在寒冷的凌晨接我,周淼,我倒是想要问问你,什么时候能对自己好一点。”

    周淼十分认真的看着陆恒,说:“如果有一天你可以对自己好一点,那么我也可以轻易做到。”

    陆恒一怔,然后佯装没听懂,只是如同哥们一样,拦着周淼的肩膀,说:“走吧,别再这里吹冷风了。”

    罗森此刻就像是一个大大的电灯泡一样,冒着刺啦刺啦的大大的火星子的存在,在后面跟着两个人,说:“等等我呀。”然后走到周淼的身边:“告诉我,你的爱车在哪里我去开出来。”

    “停车场,e号3排。”

    罗森连忙点头:“钥匙给我。”他刚说完,就看见周淼伸手将钥匙递给他,罗森挑眉:“感情,你是早有打算。”

    周淼却说:“我只是给你一个机会,顺势想要第一时间知道陆恒的新窝在哪里。”

    陆恒声音略微带着慵懒,说:“还能给我一点私人空间吗,好歹我也是一个艺人好吗。”

    周淼却故意大声的说:“还别说,我都快忘记你是艺人了。”然后她声音又提高了一个声调:“快来人呀,这里是文学才子陆少……”周淼还没说完,就被陆恒堵住了嘴:“大小姐,我怕了你行吗。”

    一行三人嬉笑的朝着门口走去。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