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24 天台的烟花
    夜幕时分,华灯初上。

    夜市的人越发的多了,路边的小摊也逐渐多了起来。

    这么冷的天可是依旧没有阻止出行人的步伐。

    孙颖晨拉着白思渊的手在一个路边摊停了下来,孙颖晨很认真的挑着。

    白思渊看着小摊上面琳琅满目摆着各式各样的围脖,随手拿起来一条:“这条红色的特别适合你。”

    孙颖晨回头看他指尖挑起的那条火红的围脖,厚重的大毛线编织的样式,上面还有白色点最图案,很简单,看起来也很暖和,她笑着接过,然后对着镜子带了起来,红色很趁肤色,看起来气色很好。

    “思渊,你的眼光真好。”她不由的赞叹起来,然后对着老板说:“就这条吧。”孙颖晨还没有说完,就看见白思渊拿着一条白色的围脖,上面有红色点缀的图案,很显然这条红色的和白色的是情侣款,孙颖晨会心一笑,然后对着老板说:“要这两条。”

    “好,我帮你们二位包起来。”说着老板拿一个袋子将两条围脖包起来,顺手递给了白思渊,白思渊接过袋子,另一只手拉着孙颖晨离开了,在拥挤的人流中两个人慢慢前行。

    幽暗的灯光下,孙颖晨低头看着白思渊另外一只手拎着的袋子,这一双围脖是两个人第一份情侣款,想到这里,孙颖晨心里暖融融的。

    人流越来越多,小摊上摆着的各种小饰品也吸引了很多人,原本狭窄的小路上,能够行走也属不易了,更何况还能云淡风轻的站在小摊前,面不改色的挑着心意的物品。

    白思渊担心她被人流挤走,只能将孙颖晨控制在自己身前,然后慢慢移动着走,可是那双手依旧没有离开她的手。

    路灯下隐隐有亮光闪现,不注意是不会被发现的,只有那一点点的凉丝丝的触觉才可以提醒你,下雪了。

    孙颖晨仰起头避着眼睛感受着,她笑着说:“思渊,你看下雪了。”

    在上海很难看见这样的雪,她谈恋的伸手去触碰,可是雪花落在手心里的一瞬间就融化了,甚至留不下任何证据。

    “思渊,你看,雪花在手中都留不住。”她说话的声音淡淡的,但是依旧可以听出她心中的不舍。

    白思渊将她揽入怀中,唇离她的耳朵很近:“别急,我有办法让雪花在手心停留的时间长一些。”

    孙颖晨不懂他是什么意思,只是两个人的身影前后对调,白思渊走在前面,孙颖晨跟在他身后,她下意识的用力握紧他的手,尽管两个人手心已经潮湿的出了一层汗,腻腻的,但是两个人都舍不得放手。

    很快白思渊带她在一处小摊前停下。

    那是一个卖手套的小摊,白思渊低头看着,很认真的挑选着颜色。

    “老板,这两幅手套给我要了。”白思渊拿着两套很普通的手套,甚至算不上好看,其实也不能这么说,只是能看罢了,丝毫没有美的意思。

    孙颖晨其实更加喜欢那个五颜六色的彩虹手套,因为上面还有一个兔子的头,看上去暖绵绵萌萌的,但是白思渊执意要那一副黑色的手套,上面甚至没有一丝的花纹。

    白思渊在小摊前将手套给她套上,然后自己也带上那一副手套。

    虽然款式简单,但是套在手上还是感受到毛茸茸的质感带来的一丝暖意。

    白思渊拉着她快步走处小胡同,在宽阔的路边停下,他说:“你不是感叹雪花在手心停留时间不长吗,这次你试试,它可以停留一段时间。”

    孙颖晨不解,只好学着白思渊的样子,伸手去接天上飘落下来的雪花,果然,一朵朵的雪花落在了带着手套的手心里,一朵朵菱角都看的十分清晰,但是不一会儿雪花还是融化了,渐渐的雪花密密匝匝的砸下来,越下越急。

    “哇!下雪了。”

    两个人还在伸手接雪的时候身边陆陆续续有人感概这雪多漂亮。

    白思渊拉着孙颖晨一步步的朝着前面走去,可是孙颖晨却执意走在白思渊的身前,然后倒着走。

    “你怎么这么走。”白思渊想让她好好走路,省的等下不小心摔倒了。

    可是孙颖晨执意如此,她笑着看他,每说一句话嘴里都有白白的呵气:“我这么走的每一步都可以看见你,多好,白思渊你知道吗,我越在乎你,就越害怕将来有一天我们也会和其他的情侣一样,也有争吵,也有不信任,时间长了,感情淡了,我们的爱消失了。”

    白思渊听着她说的如此伤感,及时打断了她的话:“不会的,我们会越来越相爱,我们会有争吵,但是我愿意第一次出来道歉,不是因为谁的观点错误,而是我不想让你不开心,我们越相爱就要越相互信任彼此,因为时间越长,我们的爱就会越浓。”

    孙颖晨听着他说的话,心里一阵暖意,她笑了:“白思渊,我们永远在一起吧。”

    回酒店的时候,白思渊说出去买一点烟花,让她等他。

    孙颖晨就坐在酒店的大厅等他,就在这个时候孙颖晨听见交班的前台的聊天对话。

    “小陈你知道吗,我之前我接待了一个预定酒店的客人,酒店明明有好几个空的房间,可是他执意要求我们说房间只有一间了。”

    另一个人说:“现在的小情侣之间制造浪漫的手法越来越高级了。”

    “谁说不是呢,这样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和小女朋友住在一起了。”

    “哎呀,老夫的少女心呐。”

    孙颖晨这个时候才恍然大悟,感情是白思渊故意的,难怪他临时起意,要出去卖烟花。

    不一会儿白思渊回来了,拎着两袋子的烟花,外面许是冷了,他的睫毛上都有淡淡的白霜。

    白思渊说:“走吧,我们回去吧。”

    孙颖晨不动声色的跟在他身后。

    绕过长长的回廊,回到房间,白思渊就提前将买来的烟花放在外面,还和酒店的服务员交代了一番才回来。

    孙颖晨换好衣服坐在客厅,看见桌子上竟不知道什么时候摆放好的酒,她以为这里是主营地,可是她想错了,白思渊拉着她起身,还不忘记把刚才路边买的围巾给她带上。

    “白思渊,我们去哪?不是在这里坐着看烟花吗?”孙颖晨强行被他拉着出门。

    白思渊没有回答她,上了电梯,电梯缓缓上升,很快电梯到达顶端,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外面的寒冷的风雪一直往里面倒灌,孙颖晨微眯着眼。

    “烟花要在天台顶端看才美。”白思渊拉着她出了电梯,天台上有一个木制的椅子。

    孙颖晨跑了过去,直接坐在了椅子上,白思渊也走了过去,坐好之后,执意让孙颖晨躺在他的腿上,孙颖晨不解,可是却听见白思渊说:“像之前,你在学校椅子上那么躺着。”

    一句话仿佛把两个人同时拉回了那个时间,那个只有孙颖晨知道的秘密,也只有白思渊才知道秘密。

    “孙颖晨爱白思渊。”

    “白思渊爱孙颖晨。”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