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23 拥有股份话语权
    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花开两朵天各一方。

    白思渊坐在沙发上透过玻璃看着孙颖晨在外面将雪团起来捏成一个个的雪球,然后一个个的排列起来,她时不时的低头呵气,想要将手暖起来。

    白思渊不是没有劝阻她,只是孙颖晨想要做的事情他是阻止不了的,只能看着她孩子气的在酒店的院子里玩雪团。

    不知过了多久白思渊有些坐不住了,他起身推开玻璃门,外面的冷气让他不禁微微蹙眉,他走到外面,站在孙颖晨的身边。

    孙颖晨知道他过来了,并没有回头,只是笑着说:“思渊,你看好看吗?”

    地上一个个用孙颖晨手温团起来的雪球被摆成了几个大字。

    孙颖晨永远爱白思渊。

    白思渊鼻尖有些泛酸,他伸手将她揽入怀中,他的手握住她的手,冰凉刺骨的手让他心疼。

    “你在外面团雪球,就是为了拼凑这些字?”白思渊低头轻轻的在她手背上呵气,许是太长时间摸雪球,她的手怎么都温暖不起来。

    “白思渊,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我喜欢你,不管过了多久,我都只喜欢你一个人。”孙颖晨在外面冻的鼻尖有些微微发红,她好看的桃花眼倒影里全是白思渊。

    这些话听在白思渊的耳里却是敲击在他的心上,日后想起来也会时时泛甜。

    白思渊并没有说什么,他只是将她的手从他的衣服下摆绕进去,孙颖晨还不解的时候,她只感觉到冻到麻木的指腹仿佛有了一些知觉。

    “你拿你的肚子给我暖手,你不觉得凉吗?”孙颖晨想要将手抽出,可是白思渊手的力道太大了,孙颖晨的手只能在他肚子上暖着。

    “我不觉得你的手凉,因为你做的事情足够暖我的心。”

    酒店套房的另外一间,一个人的人影隐没在洁白的窗帘之后,他身姿挺拔,一个行李箱立在脚边,米色的毛呢长款大衣仿佛透着的寒气比外面寒冷的冬天还凉的气息。

    他手死死的握紧,可是依旧徒劳,什么都改变不了。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起初他兴致勃勃的选择了这个靠近他们房间的套房,不为了别的,只是希望可以看见她,他好久没有看见过她了,可是连行李箱都没有来得及放下,他就看见孙颖晨在院子中一个个团着雪球,一个个罗列的样式,让他嫉妒到发狂,她的名字他在心里一笔一划写了无数次,所以她刚开始摆的时候,他就知道她要写什么了。

    “孙颖晨,你到底还可以做什么,让我心痛嫉妒到发狂。”陆恒的背影冷冷的立在玻璃窗前。

    他看着他们相拥,看着白思渊在她耳边轻声细语说着什么,她在笑,那是他从来都不曾看见过的笑容,好看的桃花眼眼底尽是柔情满满,为什么她从来都曾对自己如此笑。

    他还想看他们做什么的时候,只见白思渊已经拉着她的手,走回房间了,陆恒控制不住自己推开玻璃房门,他大步走到院子里,脚底下踩着的为融化的雪嘎吱作响,像是他的烦躁的心情,他什么都看见不见,只能听见孙颖晨在房间里面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他说着什么,让她如此开心。

    他只能看着玻璃门后面一无所知的一切,心脏疼的几乎麻痹。

    “在外面不冷吗?回来吧。”罗森推开站在玻璃门前看着他,他什么都没有带,只是两手空空的站在那,不难想象,罗森也搭乘了和他同一航班飞机。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陆恒的声音有些疲惫。

    罗森却叹了一口气:“非得要亲眼看见吗,看见之后你若心不痛,我不会阻拦你。”

    陆恒转身进屋,罗森将房门关上,他说:“陶心雨那边有所动静了,这件事情你是知道的对吗?”

    “那又如何。”陆恒显然不在意。

    罗森坐在沙发上:“陶心雨一心想要得到白思渊,光明正大的站在他的身边,你一心扑在孙颖晨的身上,这就是你要和她合作的原因吧?”

    陆恒没有说话,显然罗森说的都是对的。

    “陶心雨利用陶氏暗中将海澜股权收购,又转移了几手,股权打碎后又分别转手到十七人手中,最后都无条件转移到你手里,你可知道你现在拥有海澜的股权有多少。”

    陆恒没有很在意。

    “整整24%的股权!”罗森将近期收购的股权数量摆在陆恒的面前:“你的目的唾手可得!可是你现在在干什么?一个孙颖晨就让你把你的计划全部打碎了,那么我们之前的努力都算什么?你之前吃的那么多苦都算什么?!”

    陆恒扒拉一下头,很不耐烦的样子:“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

    “如果你是为了报复海澜,打击白思渊,我支持你这么做,但是除此之外你的心思都希望你收好,如果你真的要一段感情,我宁可那个人是周淼,毕竟她对你是真心的,这么多年我看着她为你付出,可是如果你对那个根本不在乎你的人上心了,那你就是天下最傻的傻瓜。”

    “如果是这样,我宁可当一个傻瓜。”陆恒说完就直接去了楼上的卧房。

    罗森在客厅气的直跳脚,这么一个精明的人怎么就陷在一段不属于自己的感情里了,陆恒呀陆恒,你到底什么时候能清醒呢。

    这个时候罗森的电话响了,他看了一眼,是陈佳倩的来电,他接了起来,对着电话眉开眼笑:“好,定下来吧,尽安排下来。”

    陆恒挂断电话,想着陈佳倩还是挺厉害的,能在最短的时间找到一个靠谱的房子,如果离开了海澜了,陆恒也许能够冷静下来,看不见孙颖晨和白思渊那么他也能快点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见玻璃门外面一阵嬉笑对话声,他转头看见白思渊和孙颖晨在院子里面拿雪球互相打雪仗。

    陆恒叹气了,陆恒他是何必呢,现在他算是知道了他为什么要选择定这家酒店,也知道了为什么偏偏选择这个套房。

    “陆恒,如果能够让你尽快的结束一段感情,就算你再难过,我也会让你忘记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