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122 对峙
    燃酒吧。

    13号包房。

    周淼叼着一根香烟,吐出的烟雾迷幻不定,给幽暗的光线带来更加迷幻的视觉。

    包房里面安静至极,就连整面墙壁上面的电视屏幕播放的歌曲都是静音模式,这首歌是梦莹最喜欢的歌,雪人,屏幕上大片大片下雪的场景,满目皆白。

    不一会儿,梦莹推门走了进来,她看着抽烟的周淼,心中最柔软的地方揪痛了一下,她佯装不在意,只是在自己的鼻子面前来回煽动,说:“太呛了,把烟熄了吧。”

    梦莹的语气淡淡,好像她们两个之间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什么一样,还像以前一样,没有隔阂。

    周淼没有理她,只是依旧抽着烟,现在她感觉自己十分轻松,原来真的已经逼到了这一天了。

    “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吗?”周淼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

    梦莹将房门关上,隔绝外面嘈杂的噪音,她走到周淼的旁边,高跟鞋的声音敲击在地面上,每一个声响都提醒着她们之间已经不一样了,梦莹看着周淼皱眉的样子,她不动声响的将一双皮手套摘掉,然后伸手将自己的一双靴子脱了下来,脚踩在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只是为了不让周淼听见那个阴阳顿挫的敲击声。

    曾经周淼说过,最不喜欢的鞋子就是高跟鞋,为什么女人一定要穿高跟鞋呢,是因为个头吗?还是因为所谓的身材,可是不管是哪一点,她都不迎合,因为莫须有的所谓的好看,就要让脚受罪,真是不值得了。

    梦莹走到周淼的身边坐下,有那么一时间,她居然大脑一片空白,关于周淼的任何点点滴滴都十分清晰,好像她们两个又回到了从前,那段上学的时光,虽然生活带给她的依旧是苦涩,可是只要周淼陪伴在她身边,她觉得一切的苦都是可以接受的。

    “周淼,其实我一直都想要和你单独聊一下。”梦莹的声音很低,在周淼的身边她好像从来都没有底气一般。

    “所以我给你机会,你想要说什么,就一次性把话说清楚吧。”周淼将烟丢进烟缸里面,并没有熄灭的香烟在烟灰缸里面明灭不定,看着让人心烦,仿佛死灰复燃一般的征兆,让她格外讨厌,不由分说将一瓶水倒进烟灰缸内,香烟彻底熄灭。

    “你还因为我和你父亲之间的事情生气吗?”梦莹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看周淼并没有反应,她继续说:“我和他在一起也是无奈,你知道吗我根本放不下你,但是你说出那么决绝的话,你之前明明口口声声的说一直会和我在一起的,但是你转身就喜欢上了别人,你让我怎么办?也许在这段感情中,你从来都是配合我演出,可是周淼你知道吗?我认真了!我他妈的认真了你知道吗?”梦莹突然笑了:“其实你根本不用恨我,你和周炜那如出一辙的双眼,我看着每次都让我心中发寒,我知道你根本不在乎我每天过的什么日子,没关系,我告诉你。”

    周淼有些鄙夷:“你过什么样的日子?无非就是富太太每天应该过的日子,你有什么好叫屈的。”

    梦莹突然笑了,她笑的眼泪几乎都要流出来了:“这就是你们对我的认知?”

    周淼突然打断她的话:“不管你过什么样的日子,都是你自己选择的,你怨不了别人,我父亲对你对如何,你应该心知肚明,但是梦莹我告诉你,不要伤害我的父亲,你知道他是我对你最后的底线。”

    梦莹透过明暗不定的光线看周淼,又是这样的眼神,她应该恨毒了自己吧,要不然她从来都不曾如此看人。

    “周淼,你应该很恨我对吗?”

    “你错了,我从来都在意你,怎么谈得上恨你。”周淼冷笑一声:“上次也是这里吧,我把我父亲叫过来谈事情,你以为我们会说什么?关于你吗?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我不知道那次你为什么要跟过来,但是我依旧不后悔当时砸了酒瓶子就不管不顾的刺伤你。”

    “你父亲那次伤的很重,我不希望你因为我和你父亲起争执。”梦莹绕过那段血淋林的话题。

    周淼却觉得她这话说的未免太不咸不淡了,她冷冷一笑:“你的存在就是我和我父亲最大的争执,你不觉得这个很可笑吗?”

    “周淼。”梦莹突然叫住她。

    周淼却打断她的话:“让我一次性把话说清楚。”

    梦莹看着周淼如此剑拔弩张的样子,她只能安静的闭嘴,虽然满腹委屈,可是不管她经历了什么,她应该都不在乎了吧,她痴痴傻傻的笑着,只装着无意。

    “当初是我和你的恩怨,不管你是否恨惨了我,都是你我之间的事情,所以,不管有什么事情尽管冲着我来,和别人没有关系,你犯不着写信去威胁旁人。”

    梦莹抬头看她,却笑了:“没想到孙颖晨这个人还学会了告状,未免也有点太弱了。”

    周淼打断她的话:“她对此只字未提。”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梦莹只觉得胸口憋闷,为什么她现在口口声声都是她,为什么自己明明站在她的眼前,她就是看不到。

    周淼冷冷的看着她:“你没有资格知道我是怎么知道的,但是仅有一点,梦莹你要知道,既然你心甘情愿嫁给我爸,那么将来我也会尊重你。”周淼把尊重说的格外重,她继续说道:“这就是你理解的一家人的感觉,我会配合你演出,毕竟你是我周淼的小妈。”

    一个称呼盖棺定论,梦莹的心口像是插了一把刀子,她突然情绪崩溃起来,摇头说:“我从来都不希望你得到你来自于家庭的尊重,周淼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我根本不想和你分开,我之所以和周炜在一起,无非就是希望还是可以和你朝夕相见,你难道还不明白吗?!我对你如何你从来都不曾感受到,那么我做的到底值得吗,面临你父亲每吃一次触碰,我都心如刀绞。”

    周淼只觉得脊背发凉,这些她从未知晓,只觉得梦莹也许只是为了有个好生活,这样做无非也都是情有可原的,可是谁知背后的这些却让无法原谅。

    “不管你是不是懂我,周淼,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梦莹说的凄婉,近乎于声嘶力竭:“你过来告诉我不要让我对孙颖晨下手对吗?凭什么,她明知道我对你是什么心思,还劝我离开,她是不是没有尝到过心痛的感觉,那好,我梦莹愿意当这个坏人,我来告诉她,什么叫心痛,什么叫悔不当初!”

    周淼觉得她已经疯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到底要干什么?!”

    梦莹起身,笑的极度的魅惑:“我要做什么,很快大家都知道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