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21到底凭什么
    感情就是这样,我失望到透顶之后,就不再回头了,不是不勇敢,也不是怕受伤,是觉得自己不该为了一个错的你,再继续做错的决定,毕竟你有的执着,我也有我的洒脱。

    陈佳倩躲在狭小的出租屋里面,看着陆恒文章的这这样的一句话,她的心微微抽痛着,一直以来的精神支撑者,居然也会败给一个求而不得的感情,那个人到底是谁,她是什么样子的人,能让陆恒写下如此钝痛的文字,她到何德何能呢。

    陈佳倩曾经想过是孙颖晨,但是她又被自己的想法否觉了,是啊,孙颖晨不过是一个十分普通的女孩子,她甚至没有自己漂亮。

    陈佳倩懊恼的摇着头,现在她满脑子里都是关于的陆恒的事,从来都是将生活过的有条不紊,但是现在她好像什么都做不来了。

    飞机抵达了一个干净又安静的城市,孙颖晨挽着白思渊的胳膊,四处张望着这个陌生的城市。

    “思渊,你怎么带我来青岛了。”她笑着伸手去触碰一朵朵的雪花,凉丝丝的,她第一次感受到原来雪落在地上可以这么庄严的厚重。

    白思渊却将她拉起来,认真的给她带上手套:“当心别着凉了,我们先把行李放在酒店里,然后带你出来好好感受一下冰天雪地。”

    孙颖晨笑了,连连点头。

    白思渊预定的酒店是两个房间挨着的,可是在抵达酒店的时候,服务员十分抱歉的说当时预定的时候属于后台维护期,后台工作人员有给白思渊打电话过去,可是他的电话关机。

    孙颖晨有些大囧,看着白思渊,小声说:“怎么办,现在客房只有一间了。”

    白思渊却没有刁难前台,只是递上身份证,说:“一间就一间吧。”

    孙颖晨却慌了,她拽着白思渊的胳膊,小声说:“你疯了,我们住一间?”

    白思渊却将她揽入怀里:“怎么了,我们又不是没住过。”

    孙颖晨整张脸都羞红了,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只见酒店的前台已经双手奉上了一张房卡,白思渊帅气的一笑,接过,客套:“谢谢。”

    孙颖晨问他为什么没有选择一个繁华一点的地段,白思渊却说,这里虽然堪比农家乐,但是好歹临近海边,虽然当时孙颖晨并没有理解他话中的含义,可是看见了酒店的房间之后,她整个人就异常的兴奋。

    酒店的房间是小复式形式,一楼客厅处有一个玻璃门,可以清晰的看见外面的海洋,现在雪已经停了,要不然可以近距离的看见雪花融入海水里是怎么一副漂亮的场面,卧房同样在二楼。

    二楼的房间卧房里,有一个小阳台,推开房门可以看见下面的小院子,孙颖晨往下看,刚好可以看见白思渊站在雪地里很认真的地上踩出一个个的脚印,她有些迫不及待的下楼加入他的行列。

    孙颖晨太过兴奋,她从来都曾感受到雪可以积的这么多。

    白思渊看见她几乎飞奔而出,毛呢的外套都没有穿,他不仅皱眉:“你怎么不穿外套,这样会着凉的。”

    孙颖晨却完全沉浸在如此震撼的美景之中,她伸开双手仿佛可以拥抱住寒风凌冽的一丝丝的凉气,她深深的呼吸着,才知道,原来无所顾忌的自由味道居然是这么的特别。

    白思渊无奈的,只好将自己的围脖拿下来,套在她的脖子里,而另外一段依旧系在自己的脖子上,孙颖晨抬头看着他,笑道:“思渊,你知道吗,这一刻,我的灵魂好像是自由的一样。”

    白思渊只是将她揽入怀里,将她牢牢的控制在自己大衣里,她感受到来自于白思渊胸膛的温度,她避着眼睛,伸手环住他的腰。

    “思渊,我知道了,你和周淼都想让我忘掉悲伤,对吗?”

    白思渊的下巴抵在孙颖晨的头顶,一下下的摩梭着,他声音特别好听,此刻在海边听着呼呼的海风声,还有他专有的好听的声音,都是享受一般。

    “小晨,我希望你越来越快乐,你可以一直幸福下去,而我希望是那个唯一可以给你这一切的人。”

    孙颖晨用力点头,眼底热热的,她抬头仰视着白思渊,笑着:“你是,你一定是。”

    白思渊微笑着,低头,慢慢的吻上了她的唇,如此圣洁的膜拜。

    门口悬挂着风铃,传达好听的声音,一下一下的几乎敲击在两个人的心中一样,那么温暖。

    机场候机的vip包房内。

    陶心雨拿着陆恒的机票:“原来他去了青岛,难怪手机一直不接。”

    “是不是你逼的太紧了,你逼的越紧,白思渊越想逃。”陆恒的声音有些冷,和他的长相极其不相称。

    陶心雨却不以为意,说:“如果是你的套路,恐怕她们两个人早就双宿双飞了,我陶心雨和你不一样,我要永远都是快刀斩乱麻,只是我不懂,你为什么会主动联系我,你当真知道海澜隐藏起来的5%在谁的手里。”

    陶心雨当时动员了所有陶氏集团的幕后精英,但是都没有调查出来海澜隐藏起来的5%股权到底在哪里,可是陆恒却跳出来,告诉她,与其找那5%的股权,还不如玩大一点,白思渊在意的只有海澜,那么海澜就是陶心雨最后的筹码,只要牢牢抓住,白思渊就不可能无视陶心雨。

    当时只是这么一句话,陶心雨就觉得陆恒是一个了解大局的人,可是面临这样的一个有名望的人,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陆恒,你目的是什么?该不是,隐藏起来的5%股权在你的手里面?”陶心雨当时是有些怀疑的。

    陆恒却笑了:“我一个写书的人,我身价在各类媒体上都有曝光,我可以拿出来多少购买海澜的股权?海澜有你们陶氏虎视眈眈的就已经足够了,我没有必要参与进来,毕竟,我们不是一路人。”

    陶心雨自然没有放弃对他的怀疑,可是陶氏暗地里调查过陆恒,都没有发现任何和海澜相关的数据,陶心雨自然不愿意相信自己猜错了,可是她暗中给了陆恒2%的股权,看他如何运作,但是发现,陆恒手下,也只有这2%的股权,所以陶心雨才放心和他合作,她也相信陆恒无非就是一个看热闹的人,没什么危险可言。

    “我陶心雨要的只有一个白思渊而已,我可以开诚布公的和你打交道,那么你呢?你的底牌是什么?”陶心雨咄咄逼人的看着陆恒。

    陆恒微微眯缝了下狭长的利眸,不疾不徐的放下交叠的双腿,缓缓站了起来,走向陶心雨,伴随着候机的广播声音,他无所谓的笑了一下,然后从陶心雨的手里面拿走那张机票,没有任何交代的离开了。

    陶心雨看着自己手中空空如也,她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对着陆恒的背影说:“你该不是为了孙颖晨吧?”

    陆恒没有回答她,很快隐没在拐角处。

    陶心雨却像是吃了一个苍蝇一样让她恶心,不由的死死的握紧拳头:“孙颖晨,你凭什么,你到底凭什么!?”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