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19 一场旅行
    周淼无奈的开始翻箱倒柜,她一件件的对比着衣服,顺便还给她配套搭配了一下,周淼最终将行李箱合上,算是完成了一个浩大的工程,她转眼看见不堪入目堪称事故重大现场的床一眼。闪舞.

    周淼实在翻白眼翻出天际,她朝着洗手间大喊:“孙颖晨,你怎么不叠被子。”

    也许孙颖晨在刷牙,她含糊不清的说:“交给你了。”

    周淼抓住被子的一角打断铺平,可是一个信封摇摇欲坠的掉了下来,她一怔,本来都没有打算正眼看的,可是信封上面赫然写着梦莹寄,她蹲下身子,将信封打开,里面简短的几句话也映入眼帘,她朝着洗手间看去没有说什么,只是将信封重新放回好,装着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不一会儿孙颖晨出来了,她打开衣柜说:“我今天穿什么?”

    周淼只是坐在床上,敲个二郎腿,道:“本来我是想要和你出去旅游的,但是白思渊截胡,你也是重色轻友的人,想想也不和你计较了,你穿那个白色毛衣,黑色的铅笔裤,外面穿一个驼色的毛呢大衣,我都已经给你搭配好了。”

    孙颖晨将那一套衣服拿出来对比一下,然后会心一笑:“还是你懂我。”

    周淼有些欲言又止,然后说:“孙颖晨,你有什么想要和我说的吗?”

    孙颖晨只是换衣服,并没有发现周淼的任何情绪以及蛛丝马迹,她想了一下,很认真的摇头:“没有。35xs”

    周淼笑了,她说:“孙颖晨,这次外出你一定要玩的很尽兴。”

    孙颖晨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就听见孙母在外面喊:“出来吃饭了,周淼我包了你喜欢吃的酸菜馅的饺子。”

    “我妈昨天还说呢,给你包了你喜欢的馅,走吧。”说着,孙颖晨就拉着周淼出去了。

    云之端,别墅里很安静,除了房间内依旧明暗不定的灯光依旧还摇晃着,就剩下陈娟一脸的严肃。

    白思渊一边上楼,一边扯开领带,推开卧房的门,看见陈娟就坐在自己的床上,他先是一惊,然后说:“妈,你怎么一大早坐在这。”说着,他将灯光调整至明亮的光度,随即将外套脱了仍在沙发上。

    “你和陶心雨做什么交易了?”陈娟开门见山的说。

    白思渊坐在她的旁边,手搭在陈娟的肩膀上:“妈,你还担心我吗?”

    “妈对你是放心,但是陶心雨她什么都能做得出来,她对小晨的敌意你也了解的。”陈娟很担心他。

    白思渊拍了拍陈娟的手说道:“既然你对我放心,那就支持我吧。”

    陈娟看见白思渊地上的行李箱,问:“你这是要去哪?”

    “小晨这段事情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带她出去散散心。闪舞.”白思渊是真心的,他并不希望孙颖晨不快乐,自从黎人舒离开之后,她好像每天都郁郁寡欢。

    “也好。”陈娟说完,就起身离开了,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突然停住了,回头看着低头整理行李箱的白思渊说:“小晨是个好孩子,不管做什么,记住,不要伤害她。”

    白思渊检查着行李,他将衣物一件件的放在行李箱里,听见母亲如此说,他手中的动作一顿,他抬起头迎上了陈娟的眼睛,最终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低头整理着行李。

    陈娟心事重重的离开了白思渊的房间,朝着楼下走去。

    白思渊蹲在地上,手里面的衣服死死的握住,原本胜利在望的一场仗,他打的信心十足,可是这一刻他却生了退缩的念头。

    饮鸩止渴的确太危险。

    就在这个时候,白思渊手机屏幕一亮,上面一闪而过孙颖晨的脸,陶心雨的一则信息,他并没有点开,因为文字完全可以在弹出的一则信息上,一目了然。

    “海澜消失的不止5的股权。”

    陶心雨几乎是天生的狐狸,她把控人心简直是手到擒来,可是白思渊却不打算和她周旋,他将最后一件衣服放在行李箱里之后,将盖子合上,拖着行李箱离开了。

    床上的手机并没有拿。

    白思渊已经做足了打算,他是不会允许任何意外发生的。

    陈娟就看着他拖着行李离开,并没有交代任何一句话,很快就听见门外的引擎声音传来。

    周淼帮孙颖晨拖着行李箱下楼,白思渊就立在楼下等她,看见人下来了,就上上前帮忙拖着行李,放在后备箱里。

    外面的空气带着一丝丝的凉气,还不太适应得过来。

    周淼嬉笑着和白思渊说:“这一次算你赢,居然赶在我前面把小晨约出去了,我们也算心照不宣了。”

    白思渊帅气的笑了笑,将后备箱关上,然后说:“承让,承让。”

    孙颖晨已经坐在了副驾驶上,听见她俩在外面的谈话,她笑着将车窗摇下来,说:“周淼你干什么呢,我怎么感觉你和我男朋友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周淼一听笑了,走到车窗旁边,压低声音说:“就算是不可告人的秘密,唯一一点你要记住,就是我和白思渊,都是为了你好。”

    孙颖晨听的云里雾里的,想着也是她故意在打机锋,也就不再追究了,这个时候车门的另外一段被打开了,白思渊坐了上来,然后朝着周淼说:“这一次就算我们合作愉快,下次继续喽。”

    周淼想了一下,说:“也行,我随时奉陪。”

    孙颖晨更加云里雾里了,白思渊只是笑了笑,招手,然后启动了车子。

    白思渊怕她冷,于事将车窗关上了,同时又开了热气,他伸手感受到最事宜的温度,方才作罢。

    “你和周淼是不是达成了某种协议?我今天看你俩怎么怪怪的呢?”孙颖晨有些不安。

    白思渊却笑了:“你们家周淼你应该比我更了解,她说话不是向来如此的吗?如果你认真了,那么她就得逞了。”

    孙颖晨却咯咯一笑:“我怎么觉得你比我更了解周淼呢?白思渊,说实话,你是不是对周淼生了不该有的心思?”孙颖晨故意如此说,就是开白思渊的玩笑。

    谁料白思渊见招拆招的说:“周淼和你形影不离的,任何事情都有可能成为你的军事,对于周淼我的确生了不该有的心思,但是也只有一点,就是让你越来越爱我。”

    孙颖晨顿时鸡皮疙瘩一身,然后鄙视的看他:“白思渊,你够了!”孙颖晨看着车子开的方向,不禁疑惑,问他:“我们这次去哪啊?还需要带行李。”

    白思渊一副先不告诉你的神情,说:“这个自然是秘密了。”

    “有劲吗?我不是早晚得知道。”

    白思渊将车子拐弯,轻车熟路的开着,然后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说:“但是现在你不是挺期待的吗,这就够了。”

    两个人在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很快车子已经抵达机场。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