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18 一封信
    孙母一下一下的摸着孙颖晨的头,她语重心长的说:“别担心,咱家又不是养不起你。35xs”

    孙颖晨心中五味杂陈,她说:“妈,这事儿你挺担心我的吧,对不起。”

    孙母笑了笑说:“你和周淼感情自然很好,她突然经历了这样的事情,你陪着她是好事,爸妈都支持你,可是我觉得周淼这个孩子是个死心眼,不过,她是真的对你好,不管什么事情,你可千万别对不起她。”

    孙颖晨想了想说:“我和周淼性格都不一样,一个温婉一个易怒,你放心,我俩打不起来,不管什么时候,周淼都会让着我的。”

    “周淼自小没有了母亲,她对亲情是再看重不过的,也难怪她喜欢经常往咱家跑,你和周淼说说,有空的时候就过来,她最喜欢吃我给她包的酸菜馅的饺子。”孙母笑着:“以前觉得周淼就像是一个假小子一样,经常梳着短头发,你说她那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怎么就喜欢打扮成男孩子的样子,现在好了,你看她头发也留长了,人也越来越好看了,妈还真的想要知道未来是谁可以把她娶回去,那个人会优秀成什么样呢。”

    孙颖晨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下,却没有说话,她突然想到了陆恒,周淼和她说:“我喜欢他,但也只是喜欢而已,我不期望和他在一起,只是希望他可以越来越好,仅此而已。”

    当时孙颖晨还不理解周淼的话,但是现在想想,如果不是爱入骨髓,.

    “小晨,当时你出差了,周淼来咱家告诉我们你的去向,我们才放宽了心,她天天住在咱们家,拿了那么多礼品,你说,我们老两口也不是为了她的礼品,而是真的喜欢这个孩子,这几年,我们把周淼也快当成了半个女儿。”

    孙颖晨不知道孙母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就突然如此多愁善感了起来,她侧头看着孙母,她眼底泛光,她问:“妈,你怎么了?”

    孙母,叹了一口,说:“上次周炜住院的事情,周淼和我说了,她说她不是故意,一直说对不起。”

    孙颖晨突然想起来了,原来周淼也会和自己的母亲讲一些小秘密。

    孙母又继续说着:“梦莹这个孩子我接触的不多,见的面也只有这么匆匆几眼,在印象中梦莹好像比周淼漂亮,她挺低调的,为人处世都是先以周淼为先,但是后来怎么就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梦莹嫁给和自己父亲一样大的周炜也不难理解,但是这个姐妹以后要如何相处呢?”

    “梦莹也许有她自己的苦衷吧?”孙颖晨淡淡的说着,她和梦莹已经好久没有见过了,不知道梦莹从上次周炜受伤之后,她在干什么,她们之间是否依旧矛盾重重。

    “这么好的同学情,就这么结束了,真的可惜了,可能在梦莹的心中,少走几年的弯路要比同学请更加重要,.”孙母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突然看向孙颖晨,很认真的问:“小晨,你没有对梦莹做什么吧?”

    孙颖晨觉得孙母问这个话有些奇怪,就问她:“这是梦莹和周淼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对她们做什么。”

    孙母似乎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她说:“两周前我在楼下见到了梦莹。”

    孙颖晨听见她如此说,突然坐了起来,问:“妈,梦莹来咱家?她来干什么?”

    孙母看她大惊小怪的,就说:“你这个孩子,怎么一惊一乍的,她就是在咱家楼下面,我刚好看见了,就问她是不是来找你的,但是梦莹好像不是很友好,她只是说了一句话,让你别插手什么的”孙母突然想起来了什么,说:“对了,她还给我一封信,说一定要让你亲自打开的,这事我怎么给忘了呢。”

    孙颖晨好奇,问:“什么信?”

    孙母起身,说:“你等着,我给你拿。”说完就已经离开了房间。

    孙颖晨这一刻却觉得有些不安,不一会儿孙母拿着一个信封回来,孙颖晨接过,她直接打开了,信封里面掉出来一封信。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多管闲事,要不然,后果是你无法承受的。”

    只是简短的几句话,孙颖晨看的云里雾里的,周淼和梦莹的事情她从来都没有管过,现在又何来的多管闲事?

    一旁的孙母很紧张的看着孙颖晨问:“梦莹给你写了什么?”

    孙颖晨害怕孙母会担心,只是笑笑讲信重新放回信封里面:“也没什么,只是说上次医院的事情,希望我能和周淼好好解释一下。”

    孙母点头:“既然她写信求你了,你就不要博了人家的面子,都是劝和不劝分的。”

    “知道了,妈,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孙颖晨佯装有些困。

    孙母却微微动怒:“你在外面野好几天你都不吵吵累,我就和你说这么一会儿话,你嫌累了,行了,你早点睡吧。”孙母作势要出去,走到门口,突然说:“等下我给你倒一杯牛奶,你喝完了再睡。”

    孙颖晨点头,不消一刻,孙母端了一杯牛奶,然后看着她喝完,才把杯子拿走,走的时候防止她不睡,又把房间里面的灯关了。

    房间内十分安静,在漆黑的晚上,她摸索着那封信,不知道梦莹到底是什么意思,一个星期以前,明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想着梦莹也许是没有办法联系到周淼,所以才写了这么一句不咸不淡的话给自己。

    第二天一早,周淼给她打电话,说带她出去见见世面,可是孙颖晨却说自己和白思渊约了,就临时爽了周淼的约。

    周淼对着电话说:“孙颖晨,你太没有人性了,把重色轻友表现的淋漓尽致。”

    孙颖晨眼睛都没有睁开,她对着电话说:“周淼,你有人性,你知道我昨天几点睡的吗?”

    周淼也听出来她睡眼惺忪的语气,就说:“你和白思渊几点的行程?”

    孙颖晨揉了揉眼睛,说:“他只是昨天晚上给我发了一个短信,说今天带我出去玩,还说收拾一下行李。”突然,孙颖晨一下子被自己的话吓醒了,她噌的一下坐了起来,因为起的太猛,有些眩晕。

    周淼在电话那头听着这边不太对劲,就问她:“你怎么了?什么事反应这么大?”

    “我昨天睡的太早了,我忘记收拾行李了,怎么办,我得赶紧收拾了。”孙颖晨懊恼的揉了揉自己的发疼的太阳穴。

    这个时候就听见自己的门被敲响了,孙颖晨说了一嘴:“门没锁。”

    就看见周淼已经出现在自己的房门,就像是闪电过后的一个及时雨,孙颖晨还没有等大脑反应,直接下床拉着她进来,劈头盖脸的说了一通:“我的衣柜在那,你给我收拾吧,我去先去洗澡了,等我出来,一定要看见你给收拾好行李,拜托了。”然后就一溜烟的功夫冲进浴室,还不忘记把门锁了,因为孙颖晨不知道周淼会不会突然冲进来报复自己。

    毕竟周淼不是给人收拾行李的人,何况她还是需要保姆照顾的巨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