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17 面对未来慌了
    漫天飘散下来的雪花,洁白的像是一个舞动的精灵,也许上天也在为这个鲜活的生命悲伤。

    雪花就这么飘散在黎人舒庄严肃穆的墓碑上,墓碑上的黎人舒的相片还是曾经她胖胖的磨样,胖乎乎的黎人舒再次见到,好像很陌生,同时又十分亲切。

    “我叫黎人舒,是文学系的,真的太好了,能和你们一个寝室。”黎人舒圆滚滚的身材在寝室里来回奔走的磨样。

    “我吃完这个鸡腿就减肥,我这次是认真的。”黎人舒说了不知道多少次要减肥了,每一次都是以失败告终。

    “孙颖晨,你说的是真的吗?我是你的好朋友?”黎人舒欢呼雀跃的样子:“我没有朋友,孙颖晨,你是我第一个朋友。”

    黎人舒的母亲一直抹眼泪,她的眼睛已经哭肿了,黎父一直将头低的死死的,一个大男人不愿意在任何人面前痛哭流涕,其实孙颖晨知道,黎父是不想在黎人舒面前哭的那么歇斯底里。

    雪花一片片砸下来,孙颖晨和周淼站在一起。

    黎人舒的墓碑前站着的都是她的亲人,他们已经哭成一片了,仿佛现在除了哭没有任何情绪表达对黎人舒最后一次送行,终于轮到孙颖晨和周淼了。

    她俩走到墓碑前,对着黎人舒的墓碑深深鞠躬。

    黎母掩面哭着,已经泣不成声了。

    周淼对着黎人舒的墓碑前,说:“黎人舒,你看你生前一直喜欢漂亮,说了三年减肥,终于你还是瘦了,但是你却没有留下任何一张瘦下来的相片,黎人舒,你说你折腾了小半辈子,到底值得吗?”

    黎母悲伤的将头转过去,呜咽声从她捂着嘴的指缝流出。

    黎父对着周淼说:“你们是小舒的好朋友,谢谢你们愿意来送她一程。”

    孙颖晨从背包里面拿出一袋麻辣豆干,一小包一小包的包装,她将豆干放在黎人舒的墓碑前:“黎人舒,你看,我给你带了这么多豆干,都是麻辣味的,以前上学的时候,你总是喜欢偷我的豆干吃……”孙颖晨声音带着一丝的哽咽,她有些说不下去了,可是依旧坚持说着:“你喜欢吃辣,后来……你的胃不允许你吃辣,现在你再尝尝是不是还是你喜欢的味道?黎人舒,你太自私了,我恐怕都不会再吃豆干了,因为你,我怕想起你。”

    孙颖晨看着墓碑前的相片,她看了很久像是要把黎人舒印刻在脑子里面一样。

    “孙颖晨你知道吗,我好像没有特别喜欢的人,也没有特别讨厌的人,除了你们,我好像什么都没有了。”黎人舒在大一迎新舞会上说的一番话,这是黎人舒说的最正经的话,也是很感性的话。

    不知道葬礼还有这样的一个缓解,有人念着黎人舒的生平,可是每一句话念的都是催泪的符号,本来已经压抑到不行的气氛,更加让人难过。

    “周淼,我们走吧。”

    周淼没有说话,只是跟着孙颖晨一起离开了。

    墓园的山下面,依旧有人陆陆续续的往山上走,也许初雪的日子象征着什么吧。

    周淼和孙颖晨穿着一样的颜色的毛呢大衣,雪花落在肩膀上,停留一会儿就默了,都来不及等人伸手拂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孙颖晨,你说三年后肖华回来了,他能接受这些吗?”周淼看向孙颖晨,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孙颖晨呵了一口气,口腔里面的温度在下雪的冬天化成了一个白色的雾气,仿佛看孙颖晨的脸也不太真实,她轻声说:“肖华不会知道的。”

    周淼不敢置信的看着她:“你当真不告诉肖华吗?这样对黎人舒到底公平吗?”

    孙颖晨看着周淼,她平时都不会如此,想着这是因为黎人舒,也是情有可原的:“这都是黎人舒自己选的,周淼,我们尊重她就好。”

    周淼几次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

    周淼开车往市区开去,孙颖晨就安静的坐在她旁边。

    雨刷器在前面的玻璃处来回扫荡,将好不容易积攒在车窗玻璃上的雪花一扫而空。

    “我打算开连锁店了。”周淼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孙颖晨想了一下说:“地点选好了吗?”

    “我有这个打算,所以地点还在选择,如果你考上了话,我就把酒吧的地点选在华师大的附近。”周淼只是说了前半句,自然,一个中途突然转行学文学系的人,考研自然不是简单的事,所以如果孙颖晨考上了,她会为她开心,如果考不上,也没有关系,人生处处有惊喜,也处处有失望,这就是生活,接受就好。

    孙颖晨一整天过的都有些浑浑噩噩,周淼和孙颖晨一起去了出租屋搬行李,因为酒吧的事情,周淼恐怕要住在酒吧的附近,而孙颖晨自然不愿意住在这里,毕竟,这里的点点滴滴都有黎人舒的影子,她怕睹物思人。

    周淼叫了搬家公司,两个人只需要指点江山就好,其他的搬家公司的人自然会将所有的行李都打包好,然后一箱一箱的往下运,最终送到各自的家中。

    分别前,孙颖晨和周淼说:“不管酒吧选择哪里,别忘了和我说一声。”

    周淼笑了一下,说:“这个自然。”

    两个人分别前,还拥抱了一下,此番一别,她们就真的属于社会人了,告别了学校的生活,也告别了学生的身份,自此各自打拼属于自己的天下,周淼一直是拥有经济头脑,这一点孙颖晨一直很羡慕,周淼也将自己的天赋投射到她的公司里面,大学毕业,她的小酒吧的生意也风生水起,这不又开始策划下一家点的召开。

    听说学校会将毕业证书分别邮寄给各个毕业的学生,虽然黎人舒还没有收到自己的毕业证书,可是她却觉得一直亏欠周淼,毕竟是因为自己她才转学的。

    孙颖晨看着孙母为自己整理房间,将搬家公司的箱子一个个的打开,然后将里面的衣服一件件拿出来,又一件件的挂起来,一边收拾着一边叨咕着:“小晨,你说我们小门小户的,人家百家不会掀起我们吗?”

    孙颖晨没有回答她,毕竟这个问题没有答案,应该是说没有正确的答案,她只需要保持住当下就好,目前她爱白思渊,白思渊爱她,如此就好。

    “天也开始冷起来了,你看你买的这衣服,除了好看,一点都不御寒。”黎母依旧开始絮叨着。

    孙颖晨回身,走到了孙母的身后,然后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孙母,孙母身子一怔,然后道:“我这在干活呢,你这个孩子怎么了这是?”

    “妈。”孙颖晨就这么底底的叫了孙母一声,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孙母有些慌了,连忙放下手中的活,拉着孙颖晨坐在了床上,看着一脸落寞的孙颖晨,说:“怎么了这是?哪里不舒服妈?告诉妈。”

    孙颖晨却摇头,这一下子更急坏了孙母,连忙摸着孙颖晨的额头,发现并没有异样:“你这个孩子,到底怎么了。”

    孙颖晨却将头靠在孙母的肩膀上,说:“妈,你说大家都毕业了,都去找了自己的喜欢的工作,可是我接下来要如何呢?我要从事什么呢?”

    这么一说孙母自然明白孙颖晨在说什么,现在还在等考试的分数下发,如果考上了,孙颖晨有重新选择的权利,可是如果考不上,她就要面临入社会。

    “这不是还怪你吗?平白无故的非要选择一个文科学校。”

    孙母一直都不知道孙颖晨和海澜的那一起财务纠纷有关系,而且还是当事人,其实这也是孙颖晨十分庆幸的事情。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