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115来一场交易
    白思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说。”

    “今天晚上,我会在你家等你,你别忘了回来。”

    陶心雨孤注一掷的压了一个宝,她静静的站着,只是微垂着头,长而密的睫羽掩去眼底的不安,她脑海里隐现出白思渊那张菱角分明的俊颜。

    明明只是白天她和他通说的事情,怎么现在还没有回来。

    陶心雨有些着急了。

    她自小就知道白思渊是那种拥有睥睨天下的霸气和气度,他从来都不是那种贫民的小户人家孙颖晨可以拥有的,从来都不是。

    可是就算是他们的人生发生了错乱,她还是会帮助他重新找回自己正确的航向,因为他生来就是贵族,和她一样同样是贵族。

    陶心雨微微抿了抿唇角,想到早上的情形,不由得眸子暗了暗……不管今天谈的如何,她都要孤注一掷,因为她没有办法放手白思渊,她做不到,整个陶氏都是她的后盾。

    当他一个月地下女朋友,哪怕是情人,她都可以接受,这样,她就可以放出风去,让整个陶氏去帮他们调查那个隐藏起来的5%的股权。

    “哐当”的一声传来,紧接着,那凉到骨子里的寒风随之扑来,陶心雨只是穿了一条很性感的裙子,穿的这么少的她本能的打了个冷颤,然后回头看去。

    白思渊单手抄在裤兜里,他目光深邃的看着陶心雨,在她转身那刻,眼底的惊慌就那样泄露了出来,甚至,他能感觉到她身体的僵硬。

    陶心雨微笑的看着他,然后很自然的神情,她就原地转了一个圈,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白思渊,随着他的逼近,她的心都是雀跃的,她身材如此好,长相不下孙颖晨,如今她明确了姿态,相信白思渊自己也知道怎么选择,她很高兴看见白思渊如此的反应,甚至高兴到忘记了呼吸。

    周遭的空气好像越发的稀薄,陶心雨好看的眉眼从来都没有从白思渊的身上游弋开,她下意识的朝着白思渊的前面走去,因为白思渊的每走一步的速度太慢了。

    白思渊冷漠的轻倪了陶心雨一眼,随即脱下外套直接扔给她:“现在是冬天,你穿的这么少,真心不合适。”

    一瞬间,陶心雨大脑一片空白,她没有接收到白思渊的热情,反而是一个带着外面凉气的冰冷外套。

    “白思渊,我今天精心打扮成这样,你如此对我,你当我是空气啊!”

    “我不喜欢拐弯抹角,说吧,你的条件是什么?”白思渊的声音很冷,好像外面的天气,冰冷的冬天。

    陶心雨看着他如此的神情,之前的希冀仿佛一下子全部都消失了,那提到嗓子眼的心猛然坠落,她生气的吞咽了下不平稳的气息。

    楼上的陈娟其实并没有回到房间,而是站在楼梯的死角等着白思渊,她想要知道白思渊这段时间到底在做什么。

    海澜消失隐藏起来的5%的股权她是知道的,但是凭借海澜一个酒店的经营范围和人脉,他们实在没有办法调查出来那个5%的股权到底何去何从,如果知道了,也知道当时财务亏空的事件的幕后黑手,可是……陈娟不由握紧了手心,难道儿子是打算利用陶氏去调查,但是陶心雨是何许人也,她会出手帮海澜吗?这个幕后的代价到底是不是白思渊能够承受得起的,陈娟很担心。

    “白思渊,你想我开门见山的说对吗?好呀,我们陶氏愿意帮助你们调查清楚那个消失的5%的股权,但是白思渊,你要告诉我,5%的股权固然重要,可是你为什么如此在意?上有白震天作主,下有陈娟出谋划策,但是你……”陶心雨太好奇了,他这么做的唯一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她从来都不了解白思渊,她想要走进白思渊,甚至理解他,成为白思渊的盟友以及成为人生最后那个人,一直以来都是她的心愿。

    “5%的隐秘起来的股权的重要性,你自然是知道的,何须我再重申。”白思渊和她打太极,因为他不想和陶心雨分享他的事情。

    听着白思渊如此说,陶心雨心中那一丁点的小盘算终于还是有了答案,她冷冷的笑了一下,看着白思渊一字一句的说:“是为了孙颖晨对吗?”

    一语中的,这就是白思渊的最终的答案,可以帮助海澜,同时也可以还给孙颖晨一个交代,一箭双雕,这就是白思渊,思虑事情从来都是滴水不漏。

    楼上的陈娟有些坐不住了,但是她依旧站在那里,不声不响,她的儿子向来是没有软肋的,除了孙颖晨,他依旧没有软肋,可是今天的事情,她有些看不懂了,其实也不需要陈娟看懂,白思渊向来对事情的把控都是有分寸的,她很放心。

    陶心雨冷冷的笑着:“你怀疑那幕后的黑手当初利用了孙颖晨这个财务小菜鸟,所以才有了那一笔的算错数据的假账,你认为找到了那个幕后的5%的股权,可以从中揪出幕后之人,这样你就可以还给当时让孙颖晨坐了7天的牢狱光明正大的解释,同时你也可以还给她一个公道,这件事情一直是横插在你心中的一根刺对吗?所以只要调查出来幕后之人,你就可以一箭双雕。”

    白思渊依旧十分冷静的站在她旁边,听着她说出他心中最终的答案,陶心雨很漂亮,同时她也很爱自己,外人看来,他们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但是无关于爱的厮杀真的幸福吗?

    白思渊拉着陶心雨疾步朝外面走去,门一开一合之际,又吹了凉风进来,陶心雨并没有穿白思渊给她的外套,穿的如此单薄的她站在烈烈风中,她不禁微微皱了眉,这会儿的情况让她不知所措,清澈的眼底更是有着疑惑和迷茫。

    白思渊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这里是他的家,家里的任何动静都逃不出他的眼睛,大门口外面有陈娟的车子,这么说来,陈娟自然已经回家了,不管她是否在楼上偷听,他都不愿意做一个赌徒,将今天他计划的事情让陈娟知道,因为作为儿子他不希望母亲担心,同时作为海澜的一员,他也希望为海澜做点什么,所有的担子不应该全部落在父母身上。

    这个时候,楼上的陈娟不明就里的看着楼下的一切,她疑惑,从楼上下来,可是走到一半的时候,她停住了脚步,想必儿子已经发现了她,陈娟无奈的摇头,随即上楼了。

    云之端的院子。

    寒冷冷冽,陶心雨单薄的连衣裙丝毫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但凡是风吹动一丝,她身上冰冷的裙子都像是钢刀一样刮骨一样的从她身上的肌肤上刮过。

    “白思渊,这一点都不像你了,你当真爱孙颖晨如此?!”陶心雨如今的眼神对白思渊似乎是有敌意,但是了解她的人自然知道,这样的眼神无非是透过白思渊对他心尖上的孙颖晨而已。

    白思渊看着她,说的话比冬天的夜晚还寒冷:“陶心雨,你没有资格和我谈论孙颖晨。”

    陶心雨暗暗自嘲了下,白思渊的咄咄逼人,他从来都没有在感情上给她一丝的好脸,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吗?那么她的计划,会不会是恐怕想多了……

    “说吧,你的要求。”白思渊虽然表情很冷,但是他刚才出来的时候,还是把他的外套拿着了,他走上前,给瑟瑟发抖的陶心雨披上了外套,虽然也是单衣,但是多少温暖了一点陶心雨的理智。

    陶心雨仰头看着给自己穿外套的白思渊,现在的白思渊少了之前的凛然霸气,却多了分随和的邪魅。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