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14 孤注一掷
    如果有人喝醉的时候给你打电话,哪怕说着一大堆不着边际的花,哪怕他吵醒了你的好梦,你也会安静的听他说完,因为你知道,你对于他而言是一个很重的存在。

    白思渊把孙颖晨送回了家,孙父孙母已经睡着了,她蹑手蹑脚的回到房间,她去拉上窗帘,因为卧房没有开灯,她清晰的可以看见白思渊就站在楼下,仰头望着自己家的方向,房间内漆黑一片,她可以看见白思渊,但是白思渊只能辨别哪一间是她的房间而已。

    孙颖晨就这么站在窗前看着他,她知道,这一段时间的白思渊太奇怪了,可是他什么都不说,她自然也不问,虽然他也给出了答案,但是孙颖晨知道,有可能只是一半的答案。

    白思渊在楼下站了一会儿,他就直接拿出手机,给司机打了一个电话,报了地址,很快,一辆车就稳稳的停在了白思渊的面前。

    车,平稳的划过孙颖晨家的小区,白思渊坐在车内,他的掌心放着手机,修长的手指轻轻滑动间,屏幕上闪现而出的是孙颖晨微笑的脸,漂亮的桃花眼,犹如夜空中最亮的星。

    “白思渊,你凭什么,你凭什么阻止我进入学生会。”

    “白思渊,你总是给我下绊子,你是不是喜欢我?”

    “白思渊,我喜欢你,比你想象中的还喜欢,也许你不知道吧。”

    “我能留下你吗?如果我不让你走,你真的能不走吗?白思渊,你能吗?”

    “白思渊,说到底,还不是因为我太喜欢你。”

    “白思渊,可能你根本不知道,不管你对我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我的心还是不由自主的靠近你,我还是会原谅你。”

    “我孙颖晨是你白思渊的女朋友。”孙颖晨眨巴着眼睛,好看的桃花眼看着眼前有些木讷的白思渊。

    “……”白思渊微微愕然,随即有些不自觉的抽搐了一下嘴角,他不知道说什么,可是不说又有些别扭,良久,白思渊说:“我知道了。”

    “你知道不行,那从今天开始,你要牢牢记得,是你先给我表白的,所以,不可以比我少爱你一分的爱我。”

    白思渊没有谈过恋爱,他对待感情很陌生,也很懵懂,但是他还是点头,心里却十分的甜。

    “白思渊你太过分了,我和陆唯一只是过去式,为什么你总是会揪着不放,现在我是你的女朋友,你就这么不信任我?”孙颖晨生气了,她的小脸都气的发白了。

    那个时候白思渊只是知道他妒忌,妒忌那个从小处处不如自己的陆唯一,可是有一点,他几乎要疯了,那就是孙颖晨曾经是他的女朋友。

    “白思渊,你走吧。”孙颖晨生气的看着他:“白思渊你太幼稚了,我要回家了。说完,小脸上全然是惊慌的转身就往回跑,随着她的跑动,那好看的绿色小裙子迎着风飞扬着……

    白思渊很委屈的站在她家楼下,看着她撒腿就跑,那个时候,白思渊就知道他喜欢孙颖晨,甚至爱她入骨,所以他不可能接受,他开始喜欢亲她,好像在时时刻刻的告诉孙颖晨,你是我的,你是我的。

    原来,两个人已经发生了这么多的回忆了,回忆中有甜蜜,有苦涩,有争吵,有求和,但是不管发生什么,白思渊知道,他欠她的不仅仅是一个稳定的感情,还有曾经让她受委屈的那个诬陷,他要把真相找出来,海澜他要守护,孙颖晨他也不会放手。

    白思渊指腹轻轻滑动屏幕上面孙颖晨的脸,脑海中依稀是她朝着他微笑的脸,不由的,菲薄的唇轻轻扬了个若有似无的弧度……

    车,滑入了云之端别墅。

    白思渊收起手机,眼底原本深邃的情绪也平静了起来,云之端是他的家,这原本是一个有温度的地方,可是为了几次的事件,爸妈也很少回来了。

    深谙的墨瞳深处有着一抹孤寂滑过,白思渊在车停下的时候,下了车,然后,径自的往别墅走去……

    陶心雨在云之端别墅内有些局促不安,她就这么站在偌大的客厅里,她轻轻抿着唇,今天她穿了一条很好看的白色裙子,后被是镂空的,上面装饰着星星点点的装饰,上次看见白思渊亲自给孙颖晨挑选的礼服大概也是这个样子的,所以想着,白思渊应该喜欢这样类型的裙子吧,所以她才精心选了这一条。

    陈娟看见陶心雨出现在自己家,虽然很奇怪,但是对于儿子自己做的决定,她向来只是支持,从来不过问,她知道儿子是什么样的人,所以她很放心,就擦着陶心雨的肩膀走了过去。

    “伯母,是思渊叫我来的。”陶心雨有些担心,她几乎是讨好的语气和陈娟说话。

    陈娟抬脚上了二楼,回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微微一笑,那笑容十分客套,标准的礼仪微笑:“随意。”然后直接上了楼,留下陶心雨一个人在客厅内。

    客厅里面甚至没有留下一个用人,陶心雨就这么站在这里,她穿的裙子有些小性感,幸好云之端别墅内暖气十足,她丝毫感受不到冷。

    这个空旷的房子,连同整个屋子都格外的安静,自己的呼吸清晰可闻。

    “陶心雨,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但是你知道的,我永远都不可能喜欢你的,所以如果我是你,我不会做这么多小动作的。”白思渊的话很冷,表情也冷,再也不想以前那个会时时刻刻在意她是小妹妹的那个白思渊了。

    陶心雨只是看着他,笑着说:“海澜股权消失的那个5%想必你知道吧?虽然5%不多,在整个海澜的董事会上丝毫起不到任何作用,可是你不怕这个起不到作用的股权在外面兴风作浪吗?如果我是你,身为海澜的唯一接班人,就好好调查清楚这个幕后的黑手是谁,现在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你们海澜没有这个调查的实力,只有我们陶氏可以,所以,你要不要听一听,我的建议。”

    白思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说。”

    “今天晚上,我会在你家等你,你别忘了回来。”

    陶心雨孤注一掷的压了一个宝,她静静的站着,只是微垂着头,长而密的睫羽掩去眼底的不安,她脑海里隐现出白思渊那张菱角分明的俊颜。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