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13 依旧如常 又很陌生
    孙颖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考场出来的。

    神游回归的时候,她只是感觉到一阵阵的凉风带着萧条味道从自己的脸上吹过,这才缓和过来,她跟随着所有的考生一起涌出教学楼。

    下楼的时候,因为精神恍惚她差一点一脚踩空。

    “孙颖晨,你考的怎么样?”

    周淼站在楼梯下看她,身旁站着的白思渊,他笑着看着孙颖晨,依旧好看的干净的笑容,他朝着孙颖晨招招手。

    孙颖晨笑了,随即眼泪就掉了下来,她这一哭,周淼慌了,连忙冲了上来,跑到她身边,很着急的问:“颖晨,你怎么了?”

    孙颖晨却拥抱住周淼,在她的耳边说:“谢谢,谢谢你还在。”

    周淼不明所以,却也没有问。

    孙颖晨在答最后一道题的时候,深深的陷入了那道题目里。

    “友情是否一去不复返?”

    孙颖晨起先不知如何答,她认为友情没有消失的,没有一去不复返的,可是她在下笔的时候看见桌子角落的纯金戒指,是啊,一去不复返。

    那天之后,孙颖晨一边拉着周淼的手,一边拉着白思渊的手,那一时间,她认为自己是最幸福的,抓住眼前可以抓住的,她喜欢白思渊,用自己的一切在喜欢,同时,她也依恋周淼,对于任何的事情她都对她十分依恋,现在她能抓住的,也仅仅于是。

    晚上白思渊包了一个包房,点了一桌子的菜,因为包房有金额限制,白思渊的费用已经遥遥超出了她们的费用,所以饭店送了酒,周淼看牌子说:“酒店够大方。”

    孙颖晨不喝酒,也不太清楚酒到底什么好,什么不好。

    三个人就如此平静的吃着聊着,丝毫不去谈孙颖晨到底考的如何,其实孙颖晨自己也想得开,如果考上了,她就继续学,如果考不上,她的未来虽然看不清楚前方的道路,但是唯一会做的一定就是,好好爱白思渊,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也许什么都会变。

    酒尘封了好多年,味道会越变越好,但是开封了的酒好多年,味道就会寡淡无味。

    看,眼前能够把握的事情越来越少了,也许这就是成长的代价。

    原本四个人的小团体,再也无法相聚了,梦莹为了所谓情情爱爱背道而驰越走越远,周淼也不快乐,她在意的太多,想要牢牢控制在手里面的东西也太多,这么多牵绊的她,自然不快乐,黎人舒为爱而变,最终她变的透明,逐渐消失在她们的小团体里,日后提起只是一个名字而已,而留下的还有什么?所谓的点点滴滴,无非是更加伤感而已。

    孙颖晨自己呢?她越发没有自信,明明所爱就在自己身边,她还依旧拉着他的手,可是越爱,越患得患失。

    “颖晨,你今天很安静,我们说好了要出来庆祝的。”周淼已经喝了一杯酒了,白思渊也陪着她一起喝了一杯,他俩的脸颊都有些微红,神情也有些落寞。

    孙颖晨原本也想要喝的,但是白思渊说:“你喝多了,不太好照顾。”所以就没让孙颖晨喝。

    “周淼,我开心不起来,我想她们了。”孙颖晨的声音有些落寞,原本空旷又大的包房,三个人根本支撑不起来这样大的包房,越发显得几个人很落寞。

    “可是已经凑不齐了。”周淼给自己倒了一杯,同时又给白思渊倒了一杯,然后两个人碰了一下酒杯,仰头喝了一口。

    孙颖晨起身,从包里面拿出一枚戒指,放在了桌子上,只是一个小小的动作,周淼的眼眶却湿润了,也许是喝了酒的原因,也需是睹物思人,可是一切都不重要了。

    白思渊知道黎人舒的事情,可是毕竟没有太多的参与进来,只是知道她走了,永远都回不来了,留下的东西称之为遗物,让活着的人睹物思人罢了,伤感的情绪似乎是被传染或者感染而来,他的胸口也闷闷的,杯子里面的酒味道好像没有刚才香醇了。

    “周淼,我们的友谊会地久天长对吗?”孙颖晨声音很低的问着:“其实,我现在特别害怕分离。”

    周淼却把头低的死死的,她的双肩在抖动,孙颖晨知道她哭了,她从来都不当着外人流眼泪,就算是自己,她也很少看见周淼如此情绪崩溃。

    良久,周淼红着眼睛抬起头,看着孙颖晨,说:“这个当然。”

    这个时候是周淼自己十分清楚,对于从小欠缺的亲情以至于现在好不容易得到的友情,她太在意了,也太看中了,不管日后和孙颖晨发生了什么事情,她都不会和她翻脸,因为生命中越缺少的东西,越可贵。

    其实有的时候,友情真的挺脆弱的,什么都经历了,但是风一吹,大家就都散了。

    很快,一瓶子的酒就已经让白思渊和周淼喝光了,白思渊的话也很少,只是低头吃着菜,时不时的给孙颖晨夹菜,三个人好像各怀心思,同时又十分默契。

    这个夜晚过的异常的压抑。

    周淼有司机,晚上自然有人接她回去,白思渊有车,可是他喝酒了,孙颖晨就拉着他在大马路上闲逛,初冬的时候,夜晚的温度会很低,但是也是可以让人接受的那个冷,孙颖晨拉着走路摇晃的白思渊,两个人漫步的走着。

    这个点了,晚上依旧人来人往,门口络绎不绝的餐馆此刻正是红火的时候,孙颖晨挎着白思渊的胳膊,说:“思渊,你知道我们在一起多少时间了吗?”

    “152天。”白思渊不假思索的说了出来。

    孙颖晨一怔,将他的胳膊还的更紧了:“谢谢你思渊,我想让你知道,不管你做了什么,我都不会怪你的,我希望你还是以前的白思渊,我爱着的那个白思渊。”

    孙颖晨的一席话听在白思渊的耳朵里,其实挺窝心的,他一直都知道孙颖晨在为这段感情付出着,可是他想势均力敌,他也想为了她付出,但是太多的事情,他都对她隐瞒了。

    “上次的事情是因为陶心雨暗地里鼓动着金融大鳄陶晔的手下做的,她的意图很明显,明面上想要架空海澜的股权,从外面花大价钱收购海澜的股权,暗地里她只是希望通过陶氏的出手帮助,可以牵制海澜。”白思渊开诚布公的和孙颖晨解释之前的来龙去脉,可是说到底,他们的感情还是不太牢固,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影响着他们的感情。

    两个人一切如常,依旧在这里,但是心却好像陌生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