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12 希望可以看见你幸福
    人有时候会突然变得脆弱,突然地就不快乐,突然地被回忆里的某个细节揪住,突然地陷入深深的沉默,不想说话。当初觉得爱的死去活来肝肠寸断彻夜难眠的人,或许一觉醒来,那个人就从你的世界消失了,仿若从来没有出现过。你最终还是会删掉当初想要拼命留下的东西,那个叫做回忆。

    白思渊送孙颖晨进考场的,他站在门口对她做加油打气的动作,孙颖晨只是笑了笑然后走进考场。

    今天是她考试的第一天,原本的紧张,现在却全都没有了,反而有一种安心,因为她答应过黎人舒,用最好的状态去考试。

    孙颖晨将一枚纯金打造的指环放在桌子的一角,手里面的笔死死的握紧,仿佛依旧是黎人舒在她耳边嬉笑的说着:“这个戒指是肖华送给我,它是我的唯一,也是唯一代表我的。”

    孙颖晨明明看出来孙颖晨当初摘下戒指的时候是多么不舍,她含着眼泪告诉她:“火化后我将不存在了,它依旧在,我多么希望永远都不摘下来它。”

    孙颖晨明白,当一个人不存在了,那么她在意的东西也会离开她。

    “黎人舒,你看见了吗,我当初答应你的事,我现在尽力去做了。”

    白思渊在学校的操场上漫无目的的走着,他仰头看着教学楼的方向,他知道孙颖晨今天一定会好好考的。

    “白思渊。”

    白思渊驻足,回头看她,然后笑了笑:“今天周氏和海澜首次品酒宴会,身为周氏的千金小姐,你怎么不去那,反而来这了。”

    周淼看着白思渊,然后点点头,道:“的确,但是人不是都要遵循自己的意愿活着吗?”她笑了笑:“今天小晨考试,我希望在这里陪着她。”

    “本来你应该和她一起在里面考试的。”白思渊直接说破了。

    “的确,我是应该在里面一起和小晨考试的,但是我没有她坚强。”

    周淼当时想要来这所学校,也是因为这里是陆恒选的,当时的她想着,既然得不到陆恒的爱,只要守着他就可以了,可是长时间的得不到让她极度的压抑,看着陆恒对孙颖晨的态度,她即难过又失落,难过的是陆恒不可能等到他想要的,失落的却是,不管自己多么优秀,不管自己陪伴他多久,陆恒终究不会选择自己。

    “我看你这段时间都是陪着小晨,怎么,海澜的工作你不要参与了吗?”周淼换了一个话题,其实这个话也是有私心的,毕竟这也是孙颖晨想要知道的,但是她害怕,她害怕得到的答案让她难过,所以周淼来做这件事情,所以她问。

    “工作没有能做完的,但是和小晨在一起的每一天,过完了,就再也没有了。”白思渊米色的长风衣在风中猎猎作响。

    “走一会儿吧。”

    周淼开始往前走,白思渊就走在她的旁边,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你看起来有心事。”白思渊的声音很好听,也说的很轻,他的话像是被吹散在风里。

    “我哪一天没有心事呢,白思渊,你说你和孙颖晨之间发展的这么不咸不淡的,你口口声声的说爱她,但是为什么当时会选择让她受委屈?”周淼继续走着,一旁的白思渊也依旧跟着。

    “我听小晨和我说,你会还给她一个公道,背地里做小动作的人,你早晚会揪出来,只需要给你一些时间。”周淼转头看着白思渊的侧脸,道:“其实这些话我本来不应该说的,但是我憋不住,我想知道小晨这个委屈就白吃了,你明明知道,小晨的梦想是什么,当初大学的时候为什么会选择经管系,数字对于她来说是一个热爱,可是为了爱你,她失去了当初引以为傲的一切,她现在头从开始,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所谓的责任。”

    沉思良久的白思渊终于说话了,他说话很慢很慢,几乎每一句话都是认真思考遵循着自己内心来回答的,自然也十分诚恳。

    “当时海澜陷入财务危机的时候,小晨首当其冲,海澜自然是站在小晨这里的,但是时间稍纵即逝,我没有办法控制下一秒海澜即将面临什么,当时选择海澜是我唯一对不起小晨的事,我愿意用任何的一切弥补,当时小晨和我说,海澜在和她争夺,我留在海澜,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就会减少,与其这样,我离开,我宁可每天陪着她,来弥补当时对她做的错事。”

    周淼却笑了:“小晨不需要弥补,她要的无非只是一个你而已。”周淼看着他:“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发生任何事情,再也不要放开小晨的手了,她虽然傻乎乎的,可是对你她永远都患得患失的,当初是你选择把孙颖晨曝光在你生活圈子里,你宣布对她的所有权,可是她依然觉得和你天差地别。”

    白思渊好看的眉眼一弯:“谢谢你愿意和我说这些。”

    周淼同样也笑了笑,说:“用心把孙颖晨留下吧,要不然说不定哪天,她就不属于你了。”

    “我不会放开她的手。”白思渊说的如此坚定。

    周淼会心一笑:“希望你说到做到,如果那样,我会祝福你们一辈子的。”

    两个人就这么并肩走着,很快就走到了之前他和孙颖晨坐着休息的木制长椅,那一天孙颖晨用发夹在上面刻了什么字,现在他想要看一看。

    “你等我一下。”白思渊说着就已经朝着那个椅子走去,他蹲下身子,修长的手指划过木制长椅的那一条横栏,上面印刻的痕迹很浅,依稀可以看清楚当时刻的人是多么认真。

    “孙颖晨会永远爱白思渊。”

    白思渊眼底有些泛热,一直以来为都是孙颖晨和他表白,任何事情都是她在推动着往前走,不用周淼说他也知道,这一份爱他比不过孙颖晨,一直都是。

    白思渊拿一枚一元硬币,在那段话的前面写了一串文字。

    “白思渊很爱很爱孙颖晨。”

    两句话之间,他画了一颗心在上面,就好像两个人一样,命运从此紧密相连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