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10 陆恒的计划
    临安医院住院部。闪舞.

    医生讲黎人舒的脸用一块白布盖上。

    亲眼看见这一幕的黎父黎母是最不能接受的,明明还在化疗中,才进病房不过几分钟,她就

    “节哀。”周淼拍了拍黎母的肩膀,仅仅是两个字,她却说的异常艰难。

    要如何节哀,要如何才能不难过,一颗心血淋林的往出淌血。

    “小舒她还那么年轻,她还那么年轻呐。”黎母哭的几乎要断气了。

    最后医生将黎人舒的尸体抬到另外一个床上,黎母疯了似的上前阻止,可是被一直假装镇定的黎父一把抱住,然后声嘶力竭的说:“小舒已经走了,她已经走了,能不能让她安安心心的走。”

    “她是我的女儿,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我要如何眼睁睁的看着她走,我做不到。”黎母悲愤交加。

    黎父却依旧死死的拉着她,不让她动弹分毫,说了一句最残忍的话:“她死了!”

    终于,黎母不再挣扎了,她就安安静静的躲在黎父的怀里,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医生将黎人舒抬走,最后房间里面只剩下黎父,黎母,周淼三个人。

    突然,黎父一惊。

    黎母就这么硬生生的晕倒在黎父的怀里。

    “阿姨!?”周淼连忙上前。闪舞.

    “快去叫医生,快去叫医生。”

    黎父是一个男人,在如此悲伤的时刻,他不能由着性子来,他可以悲伤,但是不能长时间的陷入这样的悲伤之中,因为他要支撑起来这个已经支离破碎的家庭,女儿早逝,现在妻子还需要他照顾,他如何能够倒下。

    周淼离开了这个让她窒息又无能为力的地方,医院一直是希望和失望的双刃剑,分分钟碾压你唔还手之力。

    她每走的一步都异常的艰难,最终在医院的门口,她看见了一直没有离开的梦莹。

    梦莹穿着一个长长的风衣,她原本就消瘦的身材穿驼色最好看,这个颜色是曾经周淼说的,而这个颜色也成为梦莹永远都不会拒绝甚至带着病态去喜欢的颜色。

    梦莹的头发有些长了,原本细碎的齐耳短发已经账到肩膀了,长长短短的长度,这个长度还真让人尴尬,但是依旧不妨害梦莹带着诱惑力的美艳。

    看得出来梦莹哭过,好看的眼睛并没有上眼妆,眼底泛红的她好像更加无措的好看。

    梦莹穿着一双高跟鞋,这样的鞋子原本她是不屑穿的,但是身份的改变,让她的命运和喜好也跟着改变了,虽然还是可以看得出来身上有周淼喜欢的影子,但是那也只是少的可怜。闪舞.

    如今周淼和梦莹站在一起再也不是之前的旗鼓相当了,虽然凭借美貌她们还是一个段位的,可是如今的穿着却显然拉开了一大段的距离。

    周淼还是青涩的学生装扮,再站在梦莹面前她们两个人好像彼此都格外的陌生。

    周淼直接绕过她朝着外面自己的车走去,梦莹却站在她身后叫住了她。

    “周淼,你到底要躲我躲到什么时候?”梦莹喊的歇斯底里,她就眼睁睁的看着周淼的背影,向来她不会给自己一个背影的,但是如今,她叫住了她,可是却没有办法让她回头。

    周淼的声音很冷很冷,她说:“梦莹,我不是躲你,我是躲我自己。”

    梦莹的心机会都要碎成裂片,她如今给她的只是这么一句话,多么可笑。

    梦莹不知道的是,一切都是她亲手毁的。

    “我们不能好好谈谈吗?”如今高高在上的梦莹,说话的语气却低到了尘埃里。

    周淼冷笑一声:“我和你再也没有可谈的必要了。”说着,她就直接离开了,果决的离开了。

    夜晚的星河就像是一个漫无目的的大网,扣住的人,心里发慌。

    海澜酒店套套房内。

    陆恒翻看着一个小巧的笔记本,这个笔记本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翻看它成为了陆恒的习惯,里面的字他几乎都可以背下来了,那是孙颖晨给他写的关于胃疼缓解的办法,虽然他放在身上,但是胃疼的毛病丝毫没有减少,不是说陆恒是一个自虐的患者,而是他觉得胃疼和私念是一样的,只要一疼,才可以提醒自己是活着的。

    罗森敲了敲门走了进来,然后放在桌子上面一份股权转让合同,陆恒并没有看一眼。

    “这一次收购了多少?”

    罗森将合同翻开第三页,然后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2。”

    陆恒皱眉:“这么说来,我们手里面一共有海澜的5的股份了。”

    罗森点头,按道理来说,收购了海澜的股份,陆恒应该高兴才对,可是在他的脸上丝毫没有看见高兴的样子。

    “白震天手里面有海澜40的股份,我费尽心机也只是收购了5的股份,这样的速度真的让人抓狂。”陆恒显然不高兴了,原本白皙的脸色出现一丝怒色。

    罗森知道他着急了,可是现在也不是着急就能解决的事:“你已经不错了,在这样危机的关头你已经收购了5的股份,已经不容易了,要知道,你收购的每一份股份都是花高出市价几倍的钱买回来的,在这么下去,陆恒,你有多少钱,你还能买多少?这样保守估算下来,你就算倾家荡产也买不到海澜的10!”

    罗森的话十分中肯,他跟着陆恒这么多年,一直都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他本来不应该如此,可是仇恨在他心里生根发芽了,不是他可以劝就可以的。

    陆恒坐在沙发上,深深吸一口气:“看来,我要改变策略了。”

    罗森将股份转让书拿起来,走到卧房里面,同时又放进保险柜。

    “自从孙颖晨打算好好复习,已经断了和你这里的助理工作,我以为你会等她回来,可是我不理解,你为什么会选择陈佳倩过来当你的助理?”罗森的声音从卧室里面传来。

    陆恒用手揉着眉心:“因为她和我是一样的人。”

    罗森走了出来,不理解的坐在他的对面:“这样的你不觉得危险吗?”

    陆恒睁开眼睛看着罗森,邪魅的笑了笑:“了解的人才好掌控,也许将来有一天,她可以助我一臂之力。”

    “一个小小的助理,她将来不会给你惹麻烦就好,还助你一臂之力?别闹了,她心机如此深沉,我看,还是不要用她,我宁可费点心出去给你找一个靠谱的。”罗森是真的担心。

    因为上次的在电视台门口,陈佳倩假装被殴打,虽然外人一眼看起来,她是十分可脸的,但是这样的小动作在陆恒的眼里看来,简直就是小儿科,不过话说回来了,这样的一个同样有心机又腹黑的人,用起来危险,同时也顺手。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