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09 都答应你
    孙颖晨死死的握住黎人舒的手,声泪俱下:“黎人舒……我答应你。35xs”

    终于黎人舒死死睁着的眼睛略微放松,她笑了,瘦的脱了相的黎人舒此刻笑的却是十分虚弱,可是依旧不妨碍她的美貌,她的笑让人心疼。

    “孙颖晨,谢谢你,谢谢你答应我。”黎人舒微笑着,最终还是闭上了眼睛。

    孙颖晨感觉到自己握着的手渐渐没有力道的离开了她的手心,最终垂落在床上,毫无生气,毫无征兆。

    周淼依靠在雪白的墙壁上,已经哭到没有声音。

    象征着黎人舒最后有生命体征的仪器,也又原来的起伏不定的小山线条变成笔直的一条线。

    孙颖晨眼泪像是已经流干了一样,她就这么看着躺在床上已经失去生命体征的黎人舒,心中百感交集,脑海中浮现的依旧是她拼命的渴求自己,希望自己可以帮助她给三年后回来的肖华传一句话,孙颖晨痴傻的笑着。

    都说一个人如果太在乎什么,就会败给什么,黎人舒最在乎的人是肖华,最终也永远输在了肖华的身上,她才二十二岁啊,还那么年轻,她对未来的人生还没有经历过什么,可是现在只是面前躺着的一具尸体。

    孙颖晨转身,朝着门外走去,周淼依旧颓废的跌坐在冰冷的大理石的地面上。

    .

    多么讽刺,多么可笑,四个人原来都是一体的,可是因为自己的利益和所谓的情感,她们四个人什么时候聚齐过,但是没想到,今天这样的日子,大悲的日子是否可以画上一个句号,因为今天之后,四个人再也无法聚齐了。

    梦莹抬起泪眼迷蒙的双眼看着孙颖晨,可是在她眼里,孙颖晨好像再也不是那个脉脉含情的用一双眼睛看着,她现在是格外的冷静,冷静到几乎有些可怕。

    “黎人舒就在里面,你要不要进去看看。”孙颖晨的声音虽然有些沙哑,但是她的声音依旧带着穿透力的冰冷。

    “她应该不希望我出现吧。”梦莹声音颤抖着:“我没想到,我真的没想到。”

    孙颖晨冷冷的一笑:“梦莹,收手吧,恨人真的太辛苦了。”

    孙颖晨并没有等到梦莹回应她什么,她就直接走了,因为对于梦莹的答案她并不想知道。孙颖晨想着,也许自己现在离开了,是给她俩单独制造一些机会,毕竟周淼和梦莹之间应该有太多的话要说了。

    孙颖晨出了医院,白思渊就在门口等她,孙颖晨眼底一热,就冲了过去,死死的抱在白思渊的怀里,她环住他的腰,那么用力,好像只要多用力,他就永远都不会走一样,多么可笑的认知。

    “小晨。”

    白思渊的声音在孙颖晨的头顶响起,她泪眼迷蒙的苦笑一下,然后把眼泪就一股脑的蹭在白思渊的外套上,她声音哽咽着:“思渊,黎人舒走了,.”

    白思渊没有回应她,只是同样的用力将她牢牢抱在怀里,回应她一样的力道。

    风带着钢刀一样刺骨的冷冽,将郁郁葱葱的树木的叶子狠狠一劈,树叶,哪怕是黄色的叶子也荡然无存。

    秋天的最后一天也过去了,紧接着迎来的便是满目苍白的冬天。

    孙颖晨和白思渊游走在学校的林荫小道上。

    两个人的影子一前一后拉的格外长,孙颖晨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走着,白思渊走在她的前面,几乎是用带的拉着她在走。

    脚边偶尔还有踩到枯黄的树叶,在脚底下莎莎作响,就像一个鲜活的生命在哀哀哭泣,那个声音,真的像是要压倒你最后的一根紧绷的神经。

    突然,孙颖晨不走了,她任性的拉住白思渊的手。

    白思渊一怔,随即停下脚步,回头看她。

    孙颖晨上午哭的太多了,她好看的桃花眼已经有些红肿,水汪汪的眼睛,她看着白思渊良久,问他:“思渊,你说我们会分开吗?”

    白思渊不懂,可是听她问这样的话,他的心没由来的一痛,他走到孙颖晨的面前,低头将她揽入怀里。手一下一下的轻轻拍着她瘦弱的脊背,像是安抚,又像是宣布一项重要的事的口吻:“小晨,我们不会分开,我白思渊发誓,永远都不会离开你。”

    孙颖晨笑着,将眼泪隐藏在白思渊的外套上,她喃喃自语道:“思渊,我特别害怕,和你的感情让我安心,同时也让我窝心,你说你在乎海澜,可是我更加在乎你,为了让你不为难,我宁可小心翼翼的守护着,只要你不推开我,只要你不放弃,我就还是原来爱着你的孙颖晨,我其实做不到像你一样狠心,你宁可选择海澜都没有选择我,可是不怪你,因为换成是我,恐怕会和你做一样的选择,但是白思渊,我希望你明白,我爱你,深入骨血,你不用管我说这些话是做什么,黎人舒给我冲击太大了,我们在一起快四年了,她曾经是多么快乐的一个人,可是如今却输给了爱情。”

    白思渊就这么听着,他知道孙颖晨和他之间好像还是和往常一样,但是白思渊知道,之前海澜财务风波那件事情,依旧横亘在孙颖晨心中的一根刺,也是他一直觉得亏欠孙颖晨的唯一一件事,白思渊憎恨背后的那双黑手,将他们之间的感情,就这么轻轻一推,就已经有了裂痕了。

    “思渊,我们约定好吗,不管是谁,不管发生了什么,我们都不要放开彼此的手。”孙颖晨抬起头,仰视的看着白思渊,他心疼的点头,说:“好。”

    随后,白思渊拉着孙颖晨朝着小路旁边的木制长椅走去,然后拉着她的手坐下,孙颖晨也巡视将头靠在他的肩膀,白思渊一下一下的拍着她的肩膀,孙颖晨哭的太久,眼睛涨涨的,有些发涩,也有一些疼,她闭上眼睛,刺痛感几乎让她的眼泪逼出来,可是她还是闭目养神一会儿。

    “如果太累的话,就躺一会儿吧。”白思渊的声音格外的温柔。

    孙颖晨顺势将头靠在他的腿上,然后小小的身体蜷缩在长椅上,孙颖晨侧头看着木制长椅发怔,随即将头发上的一个钢制的发夹拿下来,很认真的,一笔一划的在木制椅子上刻着什么。

    白思渊想要去看,孙颖晨却用捂住了,她执拗的说:“这个是我自己的秘密,你不可以看,看了就不灵了。”

    白思渊虽然很想知道孙颖晨在刻什么,但是听她迷信的说法,就算好奇心再强盛,他也就不看了,只是任由着她躺在椅子上很认真的刻着什么。

    好一会,她才刻好,白皙的手指在一道道划痕上面流连忘返,这个是她的心愿也是她的秘密,而这个秘密是关于她最爱的人的。

    “两天之后的考试,你有信心吗?”白思渊问她。

    孙颖晨没有回答,只是将身子转过来,依旧枕在他的腿上,手里面把玩着刚刚拿下来的发夹,对于两天后的考试她并没有信心,只是越发临近,她的一颗心就越恐惧。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