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08 黎人舒的肯求
    上天总是在一半撒糖一般撒盐的过程中让你喜忧参半,然后让你亲眼看着平静无波的生活掀起巨浪。闪舞.

    黎人舒的病已经到了完全吃不进东西的时候了,起初说的不喜欢医院的消毒水的味道不喜欢住院,可是现如今她还是迫不得已的住了进来。

    孙颖晨听周淼说,黎人舒每天打了营养液,可是她依旧越来越瘦,现如今皮包骨头,孙颖晨说要去医院看看她,可是周淼却带来了黎人舒亲自写的一个小便签,上面有一个倒计时的数字,还有倒数三天,孙颖晨就要开始考试了,黎人舒在便签上写着:“我希望你可以好好复习,如果你考上了,我会很高兴。”

    周淼说:“就算你去了,也是于事无补,与其这样,你还不如好好学些。”

    孙颖晨还是没有听周淼的话,她旷课了一上午的时间赶到了医院,黎人舒刚刚从化疗室推出来,然后又推到了icu病房。

    站在icu病房门口的孙颖晨才知道,周淼说的那句:“就算你去了,也于事无补。”

    是啊,就算她来了,也是看不到黎人舒的一眼,她们只能隔着玻璃看着里面浑身插满管子的黎人舒。

    周淼说黎人舒已经失去意识了,说不定什么时候才可以回复意识。

    黎人舒的爸妈在走廊的尽头哭的几乎已经失声了。

    孙颖晨和周淼走了过去,想要安抚一下,可是任何一句话安抚的话此刻都变得毫无重量,她俩就这么默默的站着,眼泪也吧嗒吧嗒的往下掉,有的时候,悲伤是会传染的。闪舞.

    黎人舒的母亲的脊背好像一下子就弯了很多,她回头看着孙颖晨和周淼,说:“我们家小舒平时都很乖,我们对她的要求也很少,只是希望她可以平安健康的长大,有的时候学校里面有人说她是胖,因为她的身材嘲笑了她,小舒回来之后会不开心好久,后来大学的时候认识了你们,她才算是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朋友,可是谁知道……她会去做那样的傻事。”

    孙颖晨和周淼对视了一眼,然后心照不宣的点头,想来黎母是不知道肖华的存在,更加不知道黎人舒是为了肖华的一句话才弄成今天的这个样子。

    “为什么我的小舒要遭受这些。”

    黎母哭的上气不接下气,黎父只是能拍了拍黎母的肩膀,似乎在无声的说希望她坚强,可是下一秒黎父也哭了。

    这个时候医生突然冲了出来,急忙问:“谁是黎人舒的家属?”

    黎父黎母立刻上前,有些胆怯的说:“我是。”

    医生递过去一份单子:“这是病危通知书,请您在上面签字吧。”

    黎父黎母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颤抖着双手接过单子,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医生拿过单子,直接转身进了手术室,紧接着,icu病房里面的黎人舒转移到手术室。

    孙颖晨只觉得整个大脑都是空白一片,那些原本和黎人舒嬉笑打闹的画面一下子下全部都土崩瓦解了,就这样,原本平静的又安谧的生活,这一刻被撕碎的面目全非。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家都几乎不会哭泣,只是愣怔的站着,相信彼此都没有任何的情绪可以表达现如今已经崩颓到极致的情绪。闪舞.

    孙颖晨看着病房的房门,那一扇门里面有生命危在旦夕的黎人舒,门外有这些时时刻刻关心她的家人和朋友,可是就是因为隔着一扇门,一切的结局都成为了未知,这样的感觉让人心底发怵。

    良久,病房的门打开了,周淼立即迎上去,“医生,黎人舒怎么样了?”

    医生正要说话,却被身后的黎人舒的母亲一把推开。

    孙颖晨一把扶住了周淼,之后医生和黎父黎母说了什么,她们两个人都没有勇气听,只是安静的站着,目光空洞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良久。

    谁知黎人舒的母亲却平静地对周淼和孙颖晨说:“小舒让你们进去……”

    孙颖晨和周淼立即起身,惊慌的跑了进方去。

    手术室内,所有的手术已经停止了,设备仪器上显示着不乐观的数据,孙颖晨知道,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黎人舒,我来了。”孙颖晨忍住眼泪,握住黎人舒已经瘦弱到不行的手。

    病床上,离任时面色苍白,依旧明朗的双眸,微微睁眼,看向床边的孙颖晨:“颖晨,周淼,现在只有我们三人……我求你答应我一件事情……”

    孙颖晨垂着泪眼,死死的握住离任时的手,摇头道:“离任时,对不起……我不管你要说什么,我都不答应,任何的事情你自己去做。”

    周淼看似平时都是大姐大的样子,但是面对如今的事情,她显然害怕和无措,她只是站在一边,默默流眼泪,死死的咬住唇不让自己痛哭流涕出来。

    黎人舒懊恼地闭上了眼睛,“颖晨,原谅我,这一次,我恐怕做不到了。”

    “不是的,黎人舒,不是的。”孙颖晨慌忙擦掉眼泪,祈求道,“黎人舒,我求求你,答应我,撑下去,撑下去,我们一起看奇迹的出现,是你跟我说的,每一个生命都是一个奇迹,我们都应该相信,你也要相信!”

    “可是我对不起你,这次恐怕要让你失望了……”黎人舒再次睁开眼,眼里多了心酸的泪光,仿佛看见大学第一天看见的孙颖晨,她是多么喜欢笑的一个人呀,现在怎么哭成了泪人。

    “不,黎人舒。”孙颖晨强忍泪水,努力微笑,“我相信,我相信的。”

    黎人舒一听,浓眉紧锁,呼吸急促起来,孙颖晨立即起身靠近,紧张得手都在颤抖,安抚道:“黎人舒,你哪里不舒服?我帮你叫医生!”

    “不,颖晨。我这一次是过不去了,但是我不放心……我不放心呐,你答应我一个事情好吗……”黎人舒深深吸气,插着针管的手突然死死抓住了孙颖晨,“颖晨,你能不能答应我,最后一次答应我的要求,若有以日,肖华回来了,替我给他传一句话。”黎人舒双眸死死地,自私地探索着孙颖晨眼中的慌张。

    因为她不愿意错过她的任何一个画面,现在是能看一眼,就少了一眼,所以她十分眷恋,如此的眷恋看着她,只是希望她可以帮自己传一句话,这一句话只有她去说才有信服度,而黎人舒只相信孙颖晨。

    孙颖晨一听,一颗心被瞬间攫得紧紧,难以置信地望向黎人舒,不敢置信的说道:“黎人舒……你怎么能,怎么能这么自私的说这样的话,你知道的,我从来都不喜欢当别人的传话筒,如果你希望这件事情得到圆满的落幕,那么你就自己去说,你自己去说,对不起,我做不到!”

    “我知道我这么做很自私。”黎人舒急喘了两口气,眼圈发红,眼泪话落,最终隐没在发丝里,她淡然的说着:“如果肖华回来了,就替我告诉他,三年的时间太长了,我不等他了。”

    孙颖晨摇头,一直摇头,想要阻止他继续说下去的话:“黎人舒,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你那么爱肖华,你就自己和他说,至于等不等他,也是你的事情。”

    黎人舒一边急喘,一边继续说道:“颖晨,我求你了,答应我,帮我和他说,不要告诉他我死了,就告诉他,我不等了,三年的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对他的爱没有办法支持漫长的三年……”

    黎人舒无奈而歉疚地看着孙颖晨,呼吸越来越急促,继续道:“这样,他就可以继续好好过他的人生……我想要看见肖华很幸福的笑……没有了我,他也可以过的更好……颖晨,你答应我,这是我最后一个请求!”

    孙颖晨的眼睛被泪水模糊,一开口就尝到了泪水的苦涩,她为什么这么残忍,为什么要逼着她答应她,她明明知道,她向来是最见不得别人口口相逼!“黎人舒,我……”

    “求求你,颖晨,答应我……”黎人舒眼泪滑落,却依旧等着她的眼睛,让她避无可避,充满恳求。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