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07 不太真实
    很像和你拥有一个很长很长的未来,很像和你得到所有人的祝福,很想陪你走完你的一生,彼此温暖,互不辜负。

    海澜得到周氏酒庄的合作,在一定的意义上还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周氏原本就在酿酒行业风生水起,这次和海澜捆绑的合作,两个公司都只有源源不断的好处。

    周淼从中协调还是让孙颖晨和白思渊尴尬的关系得到了缓解,虽然小矛盾,但是孙颖晨还是觉得心中有一个难以下咽的疙瘩。

    罗森给陆恒倒了一杯暖胃的药递给他,道“这次海澜的事情你明知道是陶心雨做的手脚,为什么还要告诉孙颖晨?她误会不是更好吗?”

    陆恒接过胃药,将一杯药一饮而尽“这样段位低手段,我也想知道孙颖晨到底是否可以原谅他,但是如果他们经历过这样的事件还能很好的在一起,那才是难题,所以说,与其让陶心雨一举两得,还不如我亲自劝解孙颖晨,让她放下,同时也告诉她,白思渊也是迫不得已。”

    罗森摇头“有的时候,我真的不明白你到底怎么想的,明明我们都已经快成功了,可是你非说这个时候时机不对,那么你所谓的时机到底是什么?”

    陆恒冷冷的一笑“任何人让孙颖晨离开白思渊,她都不会这么做,与其这么艰难,还不如让她自己亲自放手,这才是我想要的时机。”

    罗森却觉得陆恒简直太过自信了,孙颖晨到底有多喜欢白思渊,任何一个人都可以看出来,同样的白思渊到底多在乎孙颖晨,想必拒绝陶心雨的婚事也是看的出来的,想要让孙颖晨自己自动离开白思渊,这简直不可能。

    “孙颖晨提交了离职单,她说要专心复习,所以不能兼顾这里的工作了。”罗森将一份离职单放在白思渊的面前,可是白思渊连看都没有看一眼,直接说“知道了。”

    白思渊一早就已经将车停在她小区门口。

    孙颖晨虽然不太愿意离他,可是还是坐上了他的车。

    “小晨,我以为我们的误会已经解释清楚了,我没有选择和金融大鳄陶晔合作。”白思渊还想继续解释着。

    孙颖晨却不在意的说着“我不认为我们有什么误会。”

    “之前……”

    “白思渊,我说我们没有什么误会。”

    白思渊良久才笑了起来,他点点头,然后启动引擎,车子绝尘而去。

    就这样,他俩又十分默契的好了,用周淼的话说,平白无故撒狗粮的人最没良心,就应该拉出去枪毙。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白思渊也经常来接孙颖晨去学校,孙颖晨虽然好奇,但是也没有问白思渊为什么经常过来接她,因为孙颖晨太过眷恋现在整天可以看见他的感觉。

    中午的时候,白思渊会在学校食堂提前占好位置,点了她喜欢吃的菜,孙颖晨下了课去食堂,远远的看着他就这么坐在那里,特别的安静。

    白思渊依旧很喜欢穿白色的t恤,洗的略微有些发白的牛仔裤,孙颖晨有的时候竟然有一时间的愣怔,好像坐在那里的人依旧还是学生时期的白思渊。

    有些一起补课的同学会问孙颖晨那个帅哥是谁,孙颖晨刚开始只是回答几次,后来他她就不回答了,因为这样优秀的人成为你的男朋友,让你不太舍得炫耀,好像多炫耀几次,上天就会收回你的好运,可是就算孙颖晨不说那人是谁,也会有多嘴的同学,笑着说“他呀,自然是孙颖晨的男朋友啦。”

    孙颖晨走了过去,白思渊朝着她招手,微笑的时候露出好看的洁白的牙齿。

    “小晨,在这里。”

    在一起大半年了,从盛夏开始,她成为白思渊的女朋友,经历过秋天那样悲伤的月份,就这样,她们即将一起步入冬天。

    孙颖晨坐在白思渊的对面“你给我点了海带丝,真好。”

    白思渊将暖水被打开,倒了一杯热热的汤递给她“听说萝卜汤顺气,你多喝点,省得以后我气到你了,你难受。”

    孙颖晨也没有理会他,只是希望喝一点热热的东西,她的胃能好受一些,她接过碗,慢慢的喝一口。

    白思渊很认真的盯着看她的面部表情,可是这是什么表情。

    “好喝吗?你怎么不说话。”白思渊有些担心的看着她。

    孙颖晨起初喝的时候,她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味道,以为自己喝的太急了,于事又喝了一口,可是依旧没有任何味道,孙颖晨把碗放下,很认真的研究眼前的这一碗汤。

    白思渊有些坐不住了,他拿着一个勺子,成了一勺汤,作势要喝,孙颖晨眼疾手快的抓住他的手,一脸狐疑的看着他“白思渊,你说实话,这个汤不像是食堂大妈的杰作。”

    白思渊看着她,又问了一遍“那你觉得这个汤怎么样?味道如何?”

    孙颖晨好看的桃花眼笑弯了,她问“白思渊,这个汤该不是你亲自熬的吧。”

    果然,在白思渊原本很镇定的脸上,她看见了他细微的变化,突然心里暖暖的,她笑着,将眼前的一碗汤都喝了,然后将空碗放在白思渊的眼前,说“这个汤好不好喝,现在你是不是有答案了。”

    白思渊很兴奋的看着她将一整碗汤都喝了,笑道“看来我第一次熬汤,还是小有成就的。”说着,他也给自己倒了一碗,原本想美滋滋的喝,谁料,他整张脸都臭了。

    “没有味道,我没放盐,你怎么还喝的津津有味的。”白思渊显然有些受挫。

    孙颖晨却不以为意的样子,反而将白思渊眼前的一碗汤端到自己的眼前喝了起来,就在白思渊震惊无比的注视下,孙颖晨又喝没了一碗。

    “思渊,我在乎这个碗汤到底有多好喝,我更加不在乎这碗汤有多难喝,我在乎的是你亲自下厨给我洗手做羹汤熬出来的汤。”

    孙颖晨拉着白思渊的手,也许他穿的有些少,他的手略微有些凉,可是孙颖晨的手却是暖暖的,她低头将他的手放在唇边,轻轻的哈气,一丝丝的暖意传达至白思渊的手背上,她抬起头笑眼弯弯的看着他“思渊,谢谢你这段期间一直陪着我来学校补课,我之前说讨厌和海澜分享你,虽然认真的话,但是我并不希望你为了我而放弃海澜,思渊,我有足够的勇气愿意等你一起和我走完一辈子,所以,我现在愿意和海澜瓜分你。”

    的确,这段时间,白思渊一直在学校陪着孙颖晨,白天补课,白思渊就开车接她来学校,中午一起吃食堂,下午孙颖晨在阶梯教室补课,白思渊就一直安静的坐在她旁边,有的时候还帮她划题,晚上一起吃个饭之后,白思渊就把她送回了家,看着她上楼,有的时候,孙颖晨上楼回到房间之后,她拉窗帘的时候看见白思渊站在楼下,依靠在车门口,朝着她招手,然后再回到车里,启动引擎,绝尘而去,就算如此,他到家之后,还会短信通知,有的时候打个电话告诉她,有的时候晚上孙颖晨明明已经很困了,白思渊坚持要视频,看着她睡着的样子,最后白思渊也在电话的那头也睡着了,两个人同时睡着,谁也忘记关掉手机,正好第二天一早两个互相说早。

    连续快一个月的时间,白思渊表现的和孙颖晨就像是一个连体婴一样。

    “小晨,工作是做不完的,海澜现在虽然还不算是稳定,可是我更在乎的是你,我不愿意让任何人和事来破坏我们这段时间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感情,海澜有我爸妈,而我现在只想为了你的目标而努力。”白思渊反手将她的手牢牢包在手心里,很认真的说“你想考研,考研前期的这段时间,我不会离开你半步,更不会让你分心。”

    孙颖晨看着眼前这么真实的白思渊,她说不上来为什么,总是觉得太不真实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