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06 周氏和海澜合作
    医生给陈佳倩简单的清理了一下伤口,医生一边清理伤口一边说“谁下手这么重?你看看右腿这边明显是用手指甲抠的,伤这么重,恐怕要落疤了。”

    之前在幽暗的路灯下孙颖晨看不出她身上到底有多严重,可是现在医院如此明亮的灯光下,她看见陈佳倩右腿上面的伤痕,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医生,她身上其他伤严重吗?”

    医生说“目前没有发现其他伤痕,如果担心的话,就做一个片子彻底看一下,现在目前伤口最大就是这一处。”医生指了指陈佳倩腿上的伤。

    孙颖晨点点头,然后道“谢谢医生。”

    罗森执意要求要做一个全套的检查,可是陈佳倩却说不用了,自己已经没事了。

    陆恒看着陈佳倩佯装坚强不愿意哭的样子,他特别难过,然后拍了拍罗森的肩膀道“去做一个详细的检查吧。”然后他直接离开了。

    罗森看着陆恒离开了,朝着孙颖晨努努嘴,说“还不跟上去,万一让人认出来了。”

    孙颖晨点点头,然后说“知道了。”

    陆恒并没有走太远,只是在医院的走廊尽头,看着窗外的天空,黝黑一片。

    孙颖晨跟着他的身后,说“你都看出来了。”

    陆恒回头看孙颖晨,笑了笑“说说,你都看出什么来了。”

    “电视台门口,并非其他没有人关注的地方,如果有人在这里打架斗殴,一定会引起门口保安的注意,只是刚开始,我没有想到这一点。”孙颖晨叹了一口气“你之前送给她的外套现在没有没有了,她又很难过委屈的坐在那里,很容易让人想到她是被你其他的粉丝殴打了,自然,我也是这样的想到,可是刚才在医生的嘴里我才知道,她身上的伤也许是她自己弄的。”

    陆恒依旧看着她,问“然后呢?”

    “右腿的伤,可以用右手去抠破,在再其他的地方抠破,如果只是被人殴打了,伤口不会呈现扣破状。”孙颖晨说的十分冷静,最后她说“陆恒,这一次,是不是我给你惹麻烦了,因为你的这个粉丝,心机好像蛮重的。”

    陆恒只是摇头“剩下的交给罗森去做吧。”

    孙颖晨才恍然大悟,他为什么突然出来了,然后瞠目结舌的看着陆恒,“原来你不止是帅气,你还挺有脑子的。”

    “这么和你的领导说话真的好吗?”

    陆恒笑着看着她“有的时候,你的心思还挺重的。”

    孙颖晨点点头“经常关注错的方向。”

    “陆恒,颖晨?”

    周淼站在他俩身后叫她俩一声。

    孙颖晨和陆恒同时回头,看见周淼就站在他俩身后。

    “你?是谁不舒服吗?”周淼下意识的在陆恒身上探寻,最后看见他并没有什么不同,才放心,随即看向孙颖晨,也发现她没有什么问题。

    孙颖晨说没有事,而且把刚才的事情都说了,周淼才恍然大悟,惊奇“还有这样的人,段位太高了。”

    “你怎么在这里?”陆恒问。

    “我爸,他想要今天出院,可是大夫说他的伤口好像感染了,希望还是留下观察一天,所以我过来看看。”周淼云淡风轻的说着,可是孙颖晨知道,她虽然嘴上说不关心,但是她还是很担心的。

    “现在怎么样了?”孙颖晨追问。

    周淼摇头“就算有什么事,也有医生,放心吧,没事的。”周淼看了一下时间,然后说“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陆恒看向孙颖晨说“你也回去吧。”

    孙颖晨有些担心“可是你,还有罗森。”

    陆恒明朗一笑“放心吧,罗森看似傻兮兮的,其实他是一个人精。”

    周淼原本执意让孙颖晨留下帮忙的,但是陆恒强硬的要求她回去休息,周淼才同意,两个人就离开了医院。

    周淼开车来的,也许开车来的时候太过匆忙,车的前面剐蹭的特别厉害。孙颖晨问她怎么了,周淼只是说没什么。后来在孙颖晨追问下,她才告诉孙颖晨。

    “我今天打算去找陆恒,可是罗森说他今天有一个通告,在楼下我看见白思渊被记者媒体围堵,所以就开车过去了。”

    周淼告诉孙颖晨,她今天看见白思渊在海澜楼下,所以将他带出来,但是记者还是围堵她的车,所以周淼故意将车开向一旁的花坛,因为周淼车技很好,因为才可以躲过记者媒体的追问,所以车前面剐蹭的起因,也就一目了然了。

    “听白思渊说,你和他分手了?”周淼有些云淡风轻的说着“白思渊对你也算是够意思了,海澜目前出现这么大的纰漏,我和一起看的新闻,虽然新闻报备只是一个小方面,但是你知道海澜经历了多大的变动吗?”

    孙颖晨只是沉默着,对于这件事情她自然不会知道太多,可是白思渊什么都不和她说,她也认为工作的事情,不要牵扯太多到感情里来。

    “海澜股权遭到外人故意放手,有的股东抛售手里面的股权给外面的人,这件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站在海澜的高度上,如果这件事情不得到遏制的话,海澜的20股权最终会落在谁手里,这些股权会不会是外面恶意竞争,一切都不得而知。”

    此刻前面正好一个红绿灯,周淼踩了刹车,继续说“所以得到遏制的办法只有和金融大佬陶晔合作,合作的方式自然是商业联姻,只要白思渊选择和陶心雨订婚,那么这些问题都会迎刃而解了。”

    孙颖晨打断她的话“所以,你在当白思渊的说客吗?”

    周淼却摇头“我犯不着当他的说客,毕竟你俩不是已经分手了吗?”周淼依旧说着“我现在只是就事论事罢了,可是海澜遏制的办法,也并非是和陶心雨订婚,还有其他的办法。”

    孙颖晨终于听到了事情的关键,她连忙追问“什么办法?”

    周淼呵呵的笑着“担心了,在意了对吗?”她也不逗孙颖晨了,直接说“所以有的时候,不要意气用事,白思渊不当着陶心雨的面和你解释,自然有他的道理,你一生气,自然重了陶心雨的道。”

    孙颖晨急了“你快说怎么解决海澜的危机。”

    周淼依旧不慌不忙的说“这个自然简单,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出现在医院。”

    “周氏和海澜合作?”孙颖晨直接将自己想到的说了出来。

    周淼有些赞许的说“你还算是有头脑的,只是你说了,不是合作,而是战略联盟。”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