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05 这就是心机
    没有什么比看的透彻却放不下还让人疲惫的。35xs

    节目最后在粉丝恋恋不舍的目光结束了,闪光灯下的陆恒依旧是所有人关注的焦点。

    陆恒去后台卸妆,化妆师当时给陆恒上妆的时候说了一句话,化妆师说你的皮肤真的挺好的,可是怎么不容易上装,但是陆恒说也许自己张了一张大家都喜欢的脸。

    对,这就是陆恒,他的一句话可以让你上天,也可以一句话让你下地狱。

    孙颖晨还记得那个化妆师当时的脸色特别难看,但是碍于陆恒毕竟也是这么大一碗,他也只能忍着,孙颖晨也了解化妆师的心理状态,以为这次见面后,大家就可以相忘于江湖了,可是这个化妆师再次见到陆恒的时候,是不是没有想过一句话。

    “人生何处不相逢。”

    化妆师一般都会和艺人交流一下,哪怕是怕个马屁,但是这个化妆师因为之前的不太好的印象,现在他学的聪明了,闭口不言是他最好的出路。

    陆恒避着眼睛,化妆师用卸妆水给他洗脸。

    陆恒眯着眼砍向一旁沉默的孙颖晨,问她:“你刚才和罗森在交路里面嘀咕什么呢。”

    孙颖晨呵呵的看他,:“你觉得我们能说什么。”

    “左不过是一些八卦罢了,只是好奇,你脸上为什么会那样的表情。闪舞.”陆恒终于经历完洗脸的过程,化妆师开始在他脸上拍水。

    孙颖晨也好奇:“我脸上当时什么表情了?”

    “悲伤。”

    原本罗森刚来的时候,车子停在车库里,但是为了不耽误等待的时间,就直接将车子开在电视台的门口,因为晚上了,车库里面难免有很多的粉丝。

    孙颖晨和陆恒从专属电梯下来之后,陆恒依旧在问:“你当时的表情那么悲伤,别告诉我,你是因为我。”

    孙颖晨只是白了他一眼说:“如果我的悲伤是因为你,那么也一定是你给我安排的工作量太大了。”

    “如果你认为我给你安排的工作量大,那你也太没有良心了。”

    孙颖晨打开旋转门,玻璃窗投射出来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透了。

    罗森的车就明目张胆的停在门口,陆恒刚要上车,孙颖晨却直接走到另外一个方向。

    电视台的门口花坛上坐着一个头发乱糟糟的女孩子,虽然天已经黑了,但是她还是可以一眼看出来,那个女孩就是刚才陆恒脱外套给她的那个女孩。

    此刻她身上哪里还有什么陆恒的外套,她像是被人打过一样,将头低下,.

    “你还好吗?”孙颖晨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那个女孩的身上很凉,在这样的夜晚坐在花坛上,而且不知道坐了多久,深夜的夜晚似乎可以将人冰冻,从她身上的伤看得出来,她刚才经历了什么。

    女孩抬起头,双眼十分无辜的看着孙颖晨,她扯动了一下嘴角,又有鲜血流出,最后她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罗森有些着急,催促道:“还不上车,颖晨,你在干什么。”

    陆恒已经坐在了车上,自然没有留意花坛边上坐着的是谁。

    “罗森,你快点来看,她受伤了。”孙颖晨催促着,罗森无奈的下车,然后看见那个瑟缩在角落的女孩子,心一惊:“她怎么伤成这样?”

    “带她去医院吧。”孙颖晨说着,罗森原本不打算管这样的闲事,可是听孙颖晨说,这个女孩子是陆恒的粉丝,而且她受伤,貌似还是因为他,罗森的坚持就瓦解了,扶着她上了车。

    在车上,孙颖晨知道了那个女孩子叫陈佳倩,是大四毕业的学生,也是学文科的,一直都十分欣赏陆恒的文,喜欢他也是很多年了,只要有陆恒的签字售书的见面会,不管在哪里,她都会去,这一次也是不例外,只是这一次不同的是,平时她都是站在最角落的位置,可是今天她主动冲出人群和陆恒说话,而且还得到陆恒的一件外套,虽然这个外套在刚才的殴打中,已经不知去向了。

    前面开车的罗森有些纷纷不平:“她们这是霸凌!小陈,你为什么不反抗?”

    罗森有的时候说的话就是这样让你想要朝着他仍臭鸡蛋。

    “如果反抗有用的话,她还用得着被人打的这么惨吗?”孙颖晨直接说了出来,其实这件事无非就是陆恒害的,如果他可以对待所有粉丝都是一个态度,那么陈佳倩也犯不着被打成这样。

    一直沉默良久是陆恒终于说话了:“对不起,都是我害的。”

    陈佳倩一听陆恒如此说,激动的又快哭了,她连忙摇头,虽然每说一个字都会扯动她受伤的嘴角,但是她还是坚持说:“陆恒,不关你事,真的,今天可以看见你,还得到你的外套,我很幸运,我已经很幸运了,现在又有你陪着去医院检查伤口,你不知道,我现在有多么激动。”

    陆恒一直都是很内疚的,陈佳倩又因为伤的太重了,罗森在前面开车,一时间,气氛又显得安静的尴尬。

    罗森为了缓解气氛,就说:“颖晨,你知道吗,上次有一个合作,需要陆恒到现场签字售书,回来的时候坐飞机,刚好也没有了头等舱,我只能买经积仓舱,还给咱们陆恒好一顿的包装,只是希望他可以越普通越好,你也知道,在飞机上要是让粉丝知道了,那飞机不得出事故啊。”

    孙颖晨也极其配合他:“后来呢?飞机出事故了吗?”

    罗森摇头:“回上海虹桥的时候,然后遇见这样的一个广播,由于机场天气原因,我们需要在上海上空盘旋一小时,感谢你的谅解,没办法,原本在飞机上就要体谅人家不是,你也不能为难人家,可是飞机上就有这样的人,情绪特别坏还煽动别的乘客,还质疑人家飞行员。”

    孙颖晨听到这里,突然笑了,罗森问她:“你笑什么?”

    孙颖晨依旧笑的上气不接下气,说:“这个人疯了不成,还质疑人家飞行员,你说人家飞行员有一全套专业的设备,什么雷达,避雷针还有塔台,你说说你有什么,小桌板,遮光板,枕头,毛毯”孙颖晨已经笑的不可遏制了:“你还可以调节座椅靠背。”

    陆恒听她这么说,也笑了,陈佳倩不由的看向孙颖晨。

    这个女孩子到底是什么身份,她为什么可以轻易的调动陆恒的情绪,陈佳倩对孙颖晨十分好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