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03 该收场了
    你知道什么叫意外吗?就是我从来没有想过会遇见你,但是我却遇见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爱上你,但是我爱了,最让人安心的不是有很多人追你,.

    车依旧很平缓的开着,孙颖晨的心中五味杂陈。

    “如果白思渊同意了商业联姻,那么海澜是不是就可以度过难关。”孙颖晨还是说出了最担心的事情。

    “这个是自然的,如果有陶心雨他们家做后盾,相信这些股东不管外面叫价多高,他们都会牢牢坚守住自己手里面仅有的股权。”陆恒很中肯的说着:“如果白思渊不同意,至于那些股权最后被谁收购,这个还真不好说。”

    孙颖晨不懂商业上面的尔虞我诈,甚至不明白已经在股市上节节攀升的这么一个段位,大家为什么还想要抛售股权,她的确不懂,不懂人心不足蛇吞象的道理。

    陆恒看了一眼时间,然后问司机:“我们还有多久?”

    司机看来一下路况,然后说:“还有半个小时。”

    陆恒看着孙颖晨有些沉默,有些担心:“你想知道白思渊会选择你不希望看见的。”

    孙颖晨点头:“当时,海澜陷入财务危机,首当其冲的是我,财务报表下面每一页都是我的亲笔签名,虽然我知道,那些字像是我写的,可是并不是我写的,我知道我没有任何证据来证明那些不是我做的,我把一切都放在他身上,可是……”

    孙颖晨没有在说下去,陆恒却懂得。闪舞.

    “他没有选择你。”陆恒很残忍的说出了最后的答案。

    孙颖晨没有任何情绪,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所有的答案已经都再明显不过了,她相信白思渊会选择帮海澜度过最后的一道难关,就像之前一样,没有选她。

    陆恒看着她如此低声下气:“别再把你的安全感寄托在别人身上了,谁也保证不了难免会将你疼到失望。”

    海澜酒店办公室。

    位于十九楼的此刻办公室,此刻安静到针掉在地上都可以清晰的听见。

    陈娟一直低着头,看不出任何情绪。

    陶心雨有些扭捏的看着一旁的父亲,而陶心雨的母亲则是很淡定的坐着,慢慢的喝着茶。

    终于陶心雨的父亲陶晔开口打破了宁静。

    “白兄,我在金融方面也摸爬滚打好多年,才有了如今的地位,海澜的股权划分当年也是我劝说你建立的,虽然现在有小小的波动,但是毕竟不要紧,幕后黑手也没有下手,如果令子思渊和小女心雨可以结合,这事只是有利无害。35xs”

    白震天这个时候,将视线重远处收了回来,说:“海澜是我白震天一手创办起来的,不管它未来的道路如何,我们绝对不会将儿子的幸福当筹码。”

    陶心雨一张小脸都快涨红的出血了,可是听见白震天如此说,小脸一下子又白了个通透。

    陶心雨一直喜欢白思渊,这件事情也是得到了全家的支持的,所以才会有如今联姻的新闻流出。

    白思渊起身,对着陶晔和自己的父亲微微颔首说:“虽然是海澜的事情,我不应该中途离场,但是我毕竟还有其他的事情。”白思渊作势要走,可是他又停了下来,十分认真的说:“联姻的话,的确不合适,毕竟我和我女朋友的感情很要好,如果可以,将来白头的人也只能是她。”

    陶心雨一听他这么说,气的小脸更加惨白:“白思渊,孙颖晨已经和你提出分手了,你的爱就这么卑微吗。”陶心雨的一席话,其实更加像是说给自己听的。她何尝爱的不卑微呢,更何况她出的手段也极其的卑劣。

    白思渊并没有做任何停留,他直接转身离开了。

    白震天起身走到陶晔面前,将一份后台的财务数据递给陶晔,说:“虽然海澜有20%的股权在外面,可是你出这一笔钱毕竟不是很合适。”

    陶晔的一张脸都几乎涨紫,他看着白震天良久都没有说出来话。

    “我知道你也是为了孩子,我和陈娟何尝不是呢,只是背地里做小动作的事情,真的不是你的风格,所以才会有这么多漏洞,这笔钱你退出,我自然当全都没有发生过。”

    陶晔不明所以看向陶心雨,他是玩金融的,自然知道是有人背地里做了手脚,让海澜陷入这次的股权解体的风波,而这里面的策划人,居然是自己的女儿,多么可笑,他还原本以为,这一次的时机是一个机会,也可以满足自己女儿的心愿,又可以帮助海澜度过危机,从而和海澜密不可分,但是他没有想到,一切都只是一场精心布置的骗局。

    陶晔虽然十分生气,可是现在也不能发作出来,毕竟是自己的女儿,陶晔笑了笑:“这件事情原本就是一场误会,白兄,我就不在此叨扰了。”说着就已经起身了,陶心雨一看就着急了,上前喊:“爸。”

    陶晔恶狠狠的看了一眼陶心雨,说:“够了,你闹的还不够吗?”说着就已经起身离开了,显然是气的不轻。

    陶心雨的母亲岚慧也起身跟着出去了,可是在门口的时候,还是看向了女儿,然后微微点头,似乎是示意她什么。

    陶心雨也很聪明的接收到了信息。

    白震天看着两个长辈已经离开了,看向陶心雨,说:“今天发生的事情还挺多,我和你阿姨也累了。”

    陶心雨顿时梨花带雨:“白叔叔,你要相信我,我没有害海澜的意思,我没有。”

    白震天也只是叹了一口气说:“孩子,别哭了,如果你想要什么帮助,我都可以,可是孩子,你要知道,感情是勉强不来的,思渊刚才也说了,他很爱小晨,小晨这个孩子我们也是知道的,我们做父母的自然希望他们两个可以有一个很好的未来,毕竟之前因为海澜的事情,我们已经无能为力一次了,这一次,不管什么原因,我们都不会以海澜作为牵扯他们感情的一块石头。”

    陶心雨着急了,连忙挡住了白震天的路:“可是孙颖晨并不会帮思渊任何的忙,如果是我,只会对我们的婚姻有帮助没有伤害。”

    一直沉默不语的陈娟终于说话了:“心雨,你是好孩子,只是感情不是任何筹码,不能拿出来做比较。”

    陶心雨眼睁睁的看着白震天和陈娟离开,而自己一手自导自演的闹剧也该收场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