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02 稀释股权
    是有一個人,曾經那麼在乎你,你卻不把他放在心裡,.又有一個人,你是那樣在乎他,在乎到痛,他卻沒有珍惜。人生漫長崎嶇的情路,不過就是為了讓人明白可惜,也懂得了珍惜。

    孙颖晨原本打算回家的,可是陆恒临时接到了一个录制节目的通知,她和司机打完电话,很快司机就在楼下等了,陆恒看她不是很高兴,就问她怎么了。

    孙颖晨只是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并没有说话,可是这个时候,白思渊从海澜冲了出来,看见车没有走,然后就疯狂的拍打车窗,司机不解,回头看向陆恒,陆恒看见是白思渊,就点点头,司机这才将车窗摇了下来。

    白思渊看着一直低头的孙颖晨,问:“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孙颖晨抬头看着他,此刻的白思渊完全失去了以往的震惊,他就这么站在自己面前,丝毫顾及自己的形象。

    “白思渊,你说你现在因为工作很累,可是我现在和你在一起也很累。”孙颖晨笑了笑,好看的桃花眼已经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有的只是冷漠。

    白思渊眼底闪过一丝忧伤,他死死的拉着车窗:“我说过,我会和你解释的,你要给我时间。35xs”

    孙颖晨却只是摇头:“白思渊,我给了你太多的时间,可是你给我的却是迎面的一巴掌,够了,你我真的够了!”孙颖晨说话的时候丝毫不带任何的情感,她没有再看白思渊,而是看向前面的司机:“时间不能耽误太多了,我们走吧。”

    司机得到通知之后,直接踩了油门,绝尘而去

    白思渊就这样看着车子越走越远,无力且颓废的站在原地。

    就在这个时候,不知从哪里冲出来的记者和媒体统统将白思渊包围,举着话筒和相机纷纷朝着白思渊的脸部拍摄。

    “请问海澜是打算走商业联姻吗?请问你和陶心雨小姐是真爱吗?之前你自爆的女朋友并不是陶心雨小姐,请问你要如何和陶心雨小姐解释呢?”

    “这次的联姻是否商业行为,你是否爱陶心雨小姐呢?”

    “请问作为海澜的接班人,你是否觉得也是前所未有的压力,对待感情不能自主?”

    一系列的问题铺天盖地,让白思渊无所遁形,他只是呆呆的看着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的车子的方向发怔,丝毫不理会越围越多的记者和媒体。

    白思渊也一下子就她们所淹没。

    形势的车内气氛有些压抑,陆恒似乎是不关心一样,说着其他高兴的事情,然后还说杏花楼的冰糖水梨汤特别好喝,孙颖晨转头看向陆恒,那一双眼睛和白思渊无二无比别,好像她坐车跑的越来越远了,.

    “你怎么用这样的眼神看我?”

    孙颖晨只是摇头,然后不经意的说:“没有人告诉你吗,你和白思渊长得好像。”

    陆恒只是一怔,然后十分得瑟的说:“也许刚好长得帅的人都长得差不多吧,但是你把我和你前男友做比较,我还是挺不开心的,不管怎么说,我总比你前男友的名气要大吧。”

    孙颖晨有些不解,但是也只是苦笑,陆恒真的是特别讨厌,只是在陆恒这里,白思渊已经成为了她的前男友。

    “你们到底怎么了?之前还是好好的。”

    “你说,如果有脾气也发不出来了,那大概是失望透了吧。”孙颖晨就这么看着窗外的风景。

    陆恒想了想:“刚才我看见白思渊追出来,想来他也是很在乎你的,要不然他一个堂堂海澜继承人,何必如此低声下气的和你说,你们之间也许真的有误会,为什么不能好好听他解释,给他一次机会。”

    孙颖晨看着陆恒,眼底十分清澈,就像是第一次看见孙颖晨一样,她的眼睛很漂亮,可是就是偏偏这双眼睛,一眼可以让他心中欢喜,一眼可以让他难过伤神半天。

    “你也觉得我要给他一次机会吗?”孙颖晨低下了头:“我喜欢他,一直都喜欢他,刚开始我听说学校里面传着他和陶心雨是男女朋友的消息,我不生气,因为那个时候,我和他从来都没有什么,现在他和陶心雨朝夕相处,这也许就是办公室恋情吧,难免不了的,我和他的时间越来越少,我想他,只有通过电话,可是电话里面说的也是三三两两几句话,我难过的到压抑,今天我看见了新闻,关于海澜的新闻,我担心他,也放不下他,可是我的担心现在看来多么可笑。”

    陆恒看着她,问:“你看见了什么?”

    私心的他希望她可以死心,但是他知道,白思渊不是那样的人,一个人爱的越卑微就越小心,他看得出来,白思渊很在乎孙颖晨,而孙颖晨也很在乎他。

    “陶心雨质问我,她口口声声的问我,凭什么对他如此苛刻,我觉得这些话是最可笑的,我凭什么,我不是他的女朋友吗?为什么我的资格要遭到旁人的质问。”孙颖晨抬起头,可是她眼底并没有悲伤,她只是平静的如水,丝毫没有波澜:“你说我和他是不是刚开始就是错误的,他明知道陶心雨对他的感情,可是他依旧把她留在身边。”

    “孙颖晨,我知道我的劝说并没有用,可是依照我这个旁观者来看,白思渊他真的很在乎你。”陆恒拍了拍她的肩膀:“也许你了解之后,会发现,其实白思渊也挺无辜的。”

    孙颖晨不解,陆恒看出来了,只是从后副驾驶座位的后座袋子里拿出一份杂志。

    “也许你看了这个就明白了。”

    孙颖晨看着白思渊成为这本杂志的封面,上面的几个大字几乎是刺痛了她的眼。

    “海澜面临股东解体,接班人商业联姻是否可以力挽狂澜。”

    孙颖晨抬头看向陆恒:“海澜面临股东解体?到底怎么回事?”

    陆恒只是淡淡的说着:“对于海澜我了解的并不多,只是道听途说的一些消息,很多股东都开始偷偷抛售海澜的股权。”

    “是谁在背地里购买海澜的股权呢?”孙颖晨一下子找到关键点。海澜如今的股权可是堪比黄金,是谁在如此风头大好的前提还铤而走险愿意抛售海澜的股权,到底是谁有这样的雄厚的财力。

    “这个,我自然是不知道,但是一点是确认的,海澜股权的确有被稀释的嫌疑。”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