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01 分手吧
    孙颖晨的成绩下来了,结业考试,她科科都过了,可是她却不见得多高兴,反而是黎人舒,她笑着拿着成绩单看了好久,然后说:“颖晨,.”

    黎人舒将孙颖晨的成绩单收了起来,她无所谓的说着:“颖晨,如果我没有来得及看到你的录取通知书,你一定要记得烧给我。”

    这就是孙颖晨不高兴的原因,因为黎人舒很看重她的专业,所以她不愿意让黎人舒生命中最后的重点放在这上面,这让她压力太大了。

    周淼的酒吧面临升级,她说自己的酒吧不能总是停滞不前,还是要多折腾折腾,对于这一点,黎人舒和孙颖晨是举双手赞成。

    就在三个人在家一起吃午饭的时候,电视上面播着财经报到的新闻,虽然不是头条,也仅仅是新闻中几句话概括,可是三个人的心同时被揪住了。

    “经调查,海澜酒店股东抛售股权本月已经发生三起,目前海澜并没有做出任何解释和澄清,我台将持续跟进与报导。”

    孙颖晨放下筷子:“难怪思渊这段时间总是开会。”

    周淼看她紧张的样子,不由的安慰道:“你别太紧张了,集团性质的公司,抛售股权这原本是合理的,只是经电视传播才会弄的人心惶惶的,颖晨,你千万别担心,.”

    孙颖晨哪里听不出来她话中的安慰,可是她还是起身,随手拿了一件外套,出门去。

    “你去哪?”周淼往门口看去。

    只是传来关门的声音,并没有孙颖晨的回答。

    海澜酒店。

    孙颖晨直上了vip专属电梯,看着电梯缓缓上升十九层。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了,孙颖晨直接朝着白思渊的办公室走去,可是在门口的时候,却被门口的秘书拦住了。

    “对不起孙小姐,里面在开会,您不能进去。”

    孙颖晨才觉得自己真的事唐突了,刚想要道歉,可是看见秘书眼睛有些闪烁,她想都没想,直接图开她的身子,绕过前台,推门走了进去。

    办公室里面白思渊在,但是不仅仅只有他,自然的是白思渊也没有开会。

    这个时候秘书冲了进来,十分歉意的说:“对不起,我没能拦住白小姐。”

    “出去吧。”白思渊的声音显然很疲惫。

    孙颖晨走到白思渊身边,笑着看着他,道:“今天出门你一定是太匆忙了,你的领带都歪了。”说着,她直接动手将领带给他抚平。然后笑着说:“明明你和陶心雨在谈事情,怎么秘书却说你们在开会,思渊,我也好奇,你和陶心雨两个人孤男寡女在办公室里面谈什么事情?”

    “小晨,你听我说。35xs”白思渊有些着急了,就怕她误会。

    孙颖晨也不急,语气依旧很平缓,她说:“我自然听你说。”

    “我们是……”白思渊的话顿住了。

    孙颖晨脸上缓和的笑容也僵硬住了,她看着白思渊,道:“说不下去了。”

    “孙颖晨,你这么咄咄逼人到底有意思吗?你没有看见思渊正在为难。”陶心雨在一旁说着,然后走到白思渊的身边,十分认真,一字一句的说:“思渊,至于你怎么选择,我都ok,但是你不要忘记一点,我就站在你面前。”

    孙颖晨不懂现在是什么意思,她往后退了一步:“思渊?叫的好亲切。”

    “小晨,你别无理取闹了好吗?”白思渊的声调一下子提高了一度。

    孙颖晨却笑了:“我无理取闹,真好。”她点点头,之前很多的事情好像一下子都解释的清楚了,她一给白思渊打电话,秘书的声音就会传来,原来是这样:“你没有空是吗?白思渊,你对我永远都没有空,我打电话给你的时候,她是不是一直在你身边呀,所以你闪烁其词总是说忙,总是说现在累,白思渊,我彻底明白了横在我们之间的不是海澜,不是你口中的义正言辞,你她!”

    孙颖晨的手直直指着陶心雨。

    陶心雨看她如此说,白思渊却一直沉默不语,她气不过上前:“孙颖晨,你以为你是谁,你了解思渊多少,你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在这里大呼小叫?就凭你是白思渊的女朋友吗?一个称呼,你就如此在意对吗?哦对了,我忘了白思渊几乎把你介绍给他身边所有的人认识,他为你做的够多了,可是你呢?你对你的父母隐瞒他的存在,你对他做了什么,凭什么要求那么高?我今天还就把话放在这了,我喜欢他,我从一开始就喜欢他,我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对他的执着,孙颖晨,如果你看不过去,就索性放手,惦记他的大有人在。”

    “你闭嘴!”白思渊终于还是忍不住吼了出来。

    陶心雨依旧不依不饶:“白思渊,我凭什么闭嘴,现在你敢这么和我说话?是当真不在乎了对吗?”

    白思渊看着陶心雨咄咄逼人的眼神,他声音里面带着一丝歉意,却是对孙颖晨说的:“小晨,我还要忙,你先走吧,我回头和你解释。”

    孙颖晨就站在原地,心一阵阵的揪痛,可是她还是站在他面前,笑着问他:“白思渊,你我之间变了,如果我在你心里的位置不管是变了还是动摇了,都不要紧,你告诉我,我不会一直赖着你的。”

    “小晨,一切都没有变,你别乱想,给我一点时间,我可以处理好。”白思渊几乎带着渴求的语气在和她说话。

    孙颖晨看着依旧仿佛高高在上的陶心雨,又看着委曲求全的白思渊,自从她离开海澜,陶心雨一直和白思渊在一起工作,她不相信纯洁的友情,两个人天天在一起难免生了不该有的心思也是有的,所以白思渊才会说给他一点时间对吗?

    “白思渊,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今天你不给我解释,我想我永远都不需要你解释了。”孙颖晨在赌,就赌她在白思渊心中的地位到底有多重。

    “小晨,你不要这样。”白思渊有些着急,他上前稳住她的双肩,“你知道的,我是在乎你的,一直都在乎你的。”

    陶心雨心疼看他如此委屈,不由怒气上涌:“白思渊,你为什么如此低声下气,这件事情你本来就没错。”

    “你闭嘴!”

    这似乎拉断他理智最后的一根线,可是他还是极力的克制着。

    “我自然可以闭嘴,白思渊你别后悔。”陶心雨的话,更像是一个威胁。

    孙颖晨看着白思渊,问:“事到如今都不肯说吗?”

    白思渊双手无力的锤了下去,孙颖晨身子一凉,无需再说什么了,她看着白思渊,一字一句道:“白思渊,你让我太没有安全感,那么我放你自由吧。”

    “小晨,你什么意思?”

    “白思渊,我们分手吧。”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