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00 周淼的秘密
    陆恒开车将孙颖晨送回去,两个人原本只是站在一起说说话,可是周淼却给孙颖晨打电话,想要喝酸奶,想要一回家就喝酸奶,孙颖晨并没有问她什么时候回来,今天周淼情绪也挺紧绷的,所以她就答应了,陆恒带着她买完了酸奶之后。35xs

    陆恒开车送孙颖晨回到家门口,孙颖晨下车,并没有回头,只是淡淡一句:“再见。”

    陆恒没有开车离开,而是就这么看着她的背影:“你知道的,我最不希望听见的就是这句。”他不喜欢离别,一直都不喜欢。

    孙颖晨有些不舒服,便催促道:“你还不走吗?”

    陆恒只是笑了笑:“我想看着你离开。”

    莫名的孙颖晨的身子一怔,随即她转过头,看着他,淡淡道:“你走吧。”

    “那……你早点休息。”陆恒说完,便开车离开,车子的灯光越来越远,远到她仿佛可以看到三个月前,他就这么坐在病床上,然后自己喝他说,亲别忘了给好评。

    她就这么看着他离开,匆匆而过,可是现在的陆恒不像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大明星,他只是一个有往事又有故事的人。虽然是自己让他走的,但是看着这样熟悉的一切,她的心没由来的抽痛,陆恒的车彻底消失在视野之外,孙颖晨长吁一口气,转过身去。

    她突然发觉,自己是被陆恒开车带回来的,而她的手里面的开门钥匙并没有拿,所以她没有办法进屋去,秋天的夜晚很冷的,而她只是穿着一件漂亮的裙子,一个小外套也紧紧是装饰用的,想着她有可能今天露宿街头,她不由得颤抖起来。35xs也不知道周淼今天几点回来。

    今年的秋天好像特别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孙颖晨依靠在公寓门前,她回想着陆恒和白思渊的如此相似的双眼,而他脸上带着白思渊固有的笑容,他不管多长时间,好像他们的音容笑貌早已经印刻在骨子里了,如此相似。

    孙颖晨只是紧了紧衣服外套,她满脸狼狈,这样的莫名其妙的情绪一直困扰着她,也许是太久没有见白思渊了,所以才会觉得陆恒和他的眼睛那么相似!就在这时,一缕凉风拂过裸露的肩膀,她浑身瑟瑟发抖。

    “孙颖晨,你是在原地等我吗?”

    来自身后的一个声音把她吓了一跳,她连忙转身去看,明明已经驾车离开的陆恒,却突然回来了。

    “陆恒……”孙颖晨错愕的看着他,看着他从楼梯下一步步的走上来,最终站在自己面前一步之遥。

    “好像你看见我还挺激动的。”

    “我是冻的已经面部僵硬了,哪里还有表情?”

    陆恒扬了扬手里面的钥匙,道:“没有钥匙你可能进不去房间,看来你又欠我一次。闪舞.”

    孙颖晨不置可否的看着他,道:“陆恒,你少臭美了,要不是你,我怎么能忘记拿钥匙,今天我也安慰你着,这么说,你我算是扯平车了,我们谁也不欠谁了。”

    陆恒却没有反驳她的话,而是从包里面拿出一串钥匙,递给她,孙颖晨接过,然后陆恒直接走下楼梯,并没有转过身子,背对着她对着她招手,说着:“我走了。”

    孙颖晨刚想说再见,可是想着陆恒并不喜欢听的词就是再见,她想了想,直接说了一句:“拜拜。”然后转过身子上了二楼,开门,进屋,打开壁灯。

    屋内一片明亮。

    周淼已经回来了,屋内清晰可闻的是一屋子的酒味,孙颖晨皱眉,看着她:“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周淼打了一个酒嗝说:“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就回来了。”

    孙颖晨当时被困在门口的时候,想过要按门铃,但是黎人舒好不容易睡着的,她也不想麻烦她,只是一个人等周淼,谁知道她早已经回来了,原来有的时候,她还挺愚蠢的。

    孙颖晨将手里面的酸奶递给她:“你怎么喝了这么多酒?现在难受了吧?”

    周淼打开酸奶,然后咕咚咕咚的喝了两口之后,她才感觉自己活了过来:“酸奶解酒,也就对我好用。”

    “你还没说呢,你和谁喝酒了,你知不知道喝酒伤身。”

    孙颖晨有些生气她就这么没有任何交代就把自己喝成这样。

    “我自己一个人喝的。”周淼呵呵的笑着,然后硬拉着孙颖晨坐下,喋喋不休的说:“颖晨,你说人难过时怎么排解,就比如说你吧,你难过的时候怎么排解?”

    孙颖晨看着周淼,说:“时间不早了,你赶紧去洗洗睡吧。”

    可是周淼依旧死命的拉着她问:“你还没说呢?”但是周淼像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丝毫不管她说了什么,自顾自的说:“我难过的时候啊,我就不喜欢一个人,我一定要找一个陪着我,哪怕什么话都不说,只是安安静静的陪着我就好了,可是他不一样,他难过的时候,就躲起来了,谁都找不到,我有的时候就想,我可以自私一下吗,我就承认了能怎么样,我在乎你呀,我特别特别的在乎你。”

    孙颖晨拉着周淼,她死命的拉着她往浴室里面拽她,然后一把把她推了进去。周淼很识时务的打开水龙头,站在淋浴下面。

    孙颖晨就这么站在门口,她说:“周淼,你喜欢陆恒对吗?既然喜欢,你为什么不说?”

    花洒下面的周淼,就这么站在下面,完全隔绝了外面的世界,至于到底是否听见孙颖晨的话,恐怕只有周淼一个人知道罢了。

    孙颖晨拿着电吹风将她的头发吹干,一下一下的,周淼的头发好像又剪了,她永远都梳着齐耳的头发,像一朵倔强的蘑菇,可是她的颜值完全可以碾压这样的发型,这么多年过去了,孙颖晨也习惯了她梳着这样的头发,慢慢的她的手慢了下来,她继续抚弄着她的头发,周淼就枕在她的腿上。

    “你哭了?”

    孙颖晨将电吹风关掉,周淼就这么哭了。

    “你喝酒是因为他难过对吗?”

    周淼闭上眼睛,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从此以后,孙颖晨和周淼口中的他,她们都心知肚明说的是谁,因为周淼对待感情太过懦弱,所以孙颖晨也愿意陪着她一起懦弱下去,只是两个人的时候,偶尔说说他而已。

    “今天是他纪念她的日子。”周淼说了这么一句不清不楚的话。

    周淼将她的头移到枕头上,起身将电吹风送到洗手间去。

    在一个人的时候,周淼才说了一句:“我不是喜欢陆恒,我是爱他。”

    其实在一个人的时候,勇气多半是自己给自己的,可是爱一旦说出了口,就像是沾染的毒,你永远都戒不掉。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