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99 我会在意
    “思渊,我想要给你讲个故事。”孙颖晨的声音很轻。

    白思渊在电话对面只是安静的听着。

    “思渊,其实我并没有什么故事要给你讲,我只是太久没有没有和你说话了,我想要听你说说话。”孙颖晨压抑住自己对他的思念:“我知道你很看重海澜,我也希望海澜可以越来越好,但是思渊,你有没有发现,海澜已经完全占据了你我的时间。”

    白思渊在电话对面叹了一口气:“小晨,对不起,我太久没有陪你了。”

    孙颖晨蜷缩在沙发上,等着他的下文,可是却听见他办公室那头有人叫他开会,孙颖晨下意识的看向墙上的时钟,已经快八点了,他还是那么忙。

    “小晨。”白思渊的声音十分疲惫。

    “我知道,你去吧。”孙颖晨直接挂断电话,甚至没有等白思渊和他说一句晚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从原本的愿意体谅他,已经开始变成和其他恋爱中的女人一样,她讨厌等待,更加讨厌他越来越忙,讨厌他没有时间陪自己。

    “白思渊,你到底什么时候才是属于我的。”

    孙颖晨深深吸一口气。

    她披了一件衣服,想要到楼下去转转,在房间里面她只觉得无限的压抑。

    外面的路灯已经凉了,夜晚的风很凉,她不由的裹紧了外套,夜晚的小区是十分安静的,不像白天,太多的人,貌似匆忙却杂乱无章。

    风吹过,飒飒作响,孤单不过如此了。

    “孙颖晨。”

    有人叫她。

    孙颖晨回头看见陆恒站在车的旁边,他就这么安静的站着,不知道在这里多长时间了。

    “有点无聊,就开车四处兜风,不知不觉的就过来了。”

    孙颖晨看着陆恒脚边有一堆烟蒂,不由皱眉:“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你要是让罗森知道了他一定生气,你好歹是一个拥有粉丝的明星,你怎么可以这么不在乎。”

    “如果我知道你也会像罗森一样,我宁可回酒店了。”陆恒这句话说的特别委屈。

    孙颖晨却扑哧一声笑了,她走了过去:“好了知道我冤枉你了,但是你这样也太浪费了。”

    陆恒不解。

    孙颖晨随意捡起地上一个烟蒂,然后说:“虽然我很讨厌观察人,但是我毕竟看过真正吸烟的人吸的烟是什么样子的,你这个明显是点燃的,并不是吸完的。”孙颖晨看着烟蒂上面写着云,一个拿着黑色碳素笔写的字,这个云字到底意味着什么,孙颖晨并没有问,只是好奇的看着那个字,看得出来陆恒写的时候很用心,他的字虽然很漂亮,可是却有一丝狂放在里面,但是这个字却是工工整整的。

    陆恒只是笑笑。

    孙颖晨又捡起来地上的烟,同样的每一个烟蒂都是写着同样的一个字。

    “今天是你是有心事吧,我看你并不高兴?是因为工作还是其他的?”孙颖晨也不是八卦的人,但是今天的陆恒让她太陌生了,她看得出来他难过,可是他却冷静的可怕。

    陆恒苍白无力的笑笑:“十年前,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走了。”

    陆恒只是说了一句话,但是孙颖晨就明白过来了,十年前的今天,是那个叫云的人的忌日吗?

    “孙颖晨,你知道吗,当我匆匆忙的失去了,然后心底留下一道疤痕,它让你什么时候疼,你就什么时候疼,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孙颖晨的手搭在陆恒的肩膀上,他应该在外面站了很长时间吧,他的身上特别的凉,那个叫云的人一定影响他很深。

    陆恒看着自己肩膀那双白皙的手,那就像一根羽毛,虽然安慰很轻,可是他却需要。

    “有些事情我明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对,可是还一直坚持着,就像是一个神经病,既纠结了自己,也没有为难别人半分。”陆恒苦笑了一下:“你说我何必呢?”

    “你心里有恨吧?”

    孙颖晨虽然问的是疑问句,可是陆恒却身子一怔,她看得出来自己的内心,眼前这个明明是笑眼艳艳的女孩子,可是她却能一眼看穿自己。

    “陆恒,你已经这么优秀了,虽然我不不知道你曾经经历过什么,可是岁月都没有亏待你,你拥有的一切证明了你存在的价值,所以,在能原谅的前提下就原谅,恨人一点都不幸福,相反的,它会吞噬你的一切。”

    陆恒笑了笑,躲开了她的手,孙颖晨的手就这么僵硬的停留在半空,那么尴尬的位置。

    “你否认不要紧,但是你问问你自己,真的快乐吗?”孙颖晨双手插兜,好像根本不在意刚才陆恒让她如此尴尬。

    “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是会一个人安静的思念她,可是我发现不管过了多久,难过还在,我记得那天下的特别的雨,她死死的抓着我的手,和我说要我放手,我怎么能答应呢,我是说过要放手,但是她也要让我放心才好,既然做不到,我何必呢?我何必为难自己,过的这么不快乐。”

    孙颖晨就这么安静的听着,她知道,也许陆恒就是缺少一个倾听者。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熬过那段最难过痛苦的日子的,我的朋友本就不多,罗森是一直陪着我的那个人,他每每说我是如何如何成功的,我都是沉默,如果我成功的话,我应该不会这么难过。”陆恒将口袋里面的烟拿出来,然后在手中把玩,孙颖晨看见了,那个烟蒂并没有字,可是下一秒陆恒拿出一支笔,在上面十分认真的写了一个字,然后又点燃了一根烟,就看着这个香烟慢慢的自己燃烧。

    “我是一败涂地还是风生水起,我都无法改变过去,更加不知能将她留在身边,哪怕一天哪怕一秒。”

    孙颖晨看着他,也许怀念一个人的方法有很多,在烟蒂上写上对方的名字是陆恒对那个人的怀念吧。可是孙颖晨却十分难过,她不希望陆恒那双漂亮的眼睛会蓄满悲伤,那双和白思渊极其相似的眼睛,孙颖晨每每看都会出神。

    孙颖晨就看着他的侧脸,他的悲伤那么明显,她忍不住说:“陆恒,不要难过。”

    陆恒只是转过来,看着月色下的孙颖晨,她就站在自己的面前,那么近又那么远,他说:“我难不难过难道还有人在意吗?重来都没有人在意过。”

    “我会在意好吗?”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