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98 格外想他
    爱不是没有争吵,而是争吵之后爱还在。闪舞.

    走廊里面依旧是静悄悄的,周淼就这么坐在铁椅子上,她依旧连动都没有动,黎人舒坐在一旁有些困了,她就依靠在冷冰的墙壁上睡着了,也不知道她睡了多久。

    周炜手术取出玻璃之后,已经转移到楼上的病房处了,周淼没有打算去看他的意思。

    孙颖晨依旧坐在她的旁边,问:“你打算沉默多久?”

    周淼的头慢慢靠了过来,她的声音有些沙哑:“颖晨,你知道吗?其实我现在特别难过,我难过就想不管不顾的大哭一场,可是我知道哭并没有用,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切发生,我无能为力,我束手无策。”

    孙颖晨拉着她的手,也许是长时间不动,她的手有些凉,是那种刺骨的凉,孙颖晨就这么一直捂着,可是她怎么都捂不热。

    “今天我答应和我爸见面,但是我没想到她也去了。”周淼呵呵的笑着,带着一丝倔强。

    孙颖晨知道,周淼口中的她是谁,无非是梦莹罢了。

    “我爸说毕竟是一家人,可是我多想告诉他,他口中所谓的一家人已经让他亲手给毁了,我不知道梦莹在我爸心中的地位到底是多深,三年的那件事情,不单单是梦莹心中的痛,更是我的,如果可以补偿我宁可拿出全部,可是到头来,却只是笑话一场,我付出的一切都敌不过梦莹一句她认真了。”

    周淼说话的声音很轻很轻,她就像是在说别人家的事情。

    “我问我爸是选择梦莹还是选择我,我爸说,他没有办法选择,后来梦莹来了,她说她不是破坏我原本和谐的家庭,她只是加入我们,颖晨,你说,这多么可笑?家庭如何加入,你是我的朋友最好的闺蜜,你要如何加入?我真的很难过,颖晨,你说当年我是不是真的错了,我是不是真的错了。闪舞.”

    孙颖晨没有回答,多年前梦莹和周淼之间的牵扯,现如今的越牵扯越乱,但是周淼没有选择推开梦莹,那么现在她也无法再推开她了,不管周淼愿不愿意,她都不能了。

    “你对梦莹一味的退让,如果我是梦莹,我就会觉得你对我还是有亏欠的,你对我越好,就越是如此。”

    “我打的原本不是我爸,是梦莹。”周淼的声音越来越轻了,像是要睡着之前的梦语。

    孙颖晨身子一顿,想着医生之前说的话,这刺的太深了的话,周淼居然愿意对梦莹动手。

    “我爸之前说没有办法选择,我想他已经做了选择,他站在梦莹面前,替她当住我手中的酒瓶,我但是完全可以收手的,可是我并没有,我用力的刺了进去。”

    孙颖晨知道,周淼是用她的办法让梦莹知道,她有多恨她,多恨她打破了她平静的生活,甚至恨她想要强行加入自己的生活。

    “颖晨,我想,我们真的已经回不去了。”

    周淼这句话的意思已经是盖棺定论了,孙颖晨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她同意她的观点,她们真的已经回不去了,完全回不去了。

    原本安静的走廊传来一阵平缓的走路声音,孙颖晨循着声音看了过去,她苍白的一笑,然后拍了拍周淼的手,说:“我和黎人舒到楼上去看一下叔叔,就算你再不愿意承认,这件事情也已经发生了。35xs”

    孙颖晨起身将黎人舒叫醒,然后拉着她朝楼上的电梯走去,陆恒和孙颖晨身子相互错开,但是两个人并没有说话,可是孙颖晨感觉到陆恒沉默发紧的情绪,她看了陆恒一眼,陆恒也看了她一眼,他的眼底红红的,似乎在极力压制着什么,孙颖晨不懂,这样阳光成功的人,他到底在难过什么。

    孙颖晨想着,也许是因为周淼的缘故吧,因为她们之间通信七年,周淼现在遇见难事了,所以他不高兴,这个想法并站不住脚,可是除了这一点猜测之外,好像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牵连了。

    四楼住院部。

    周炜身上的麻药已经过了,他就趴在病床上,赤着上身,后背缠绕着纱布隐隐有血液流出,他许是要喝水,伸手拿了几次都没成功,后来就放弃了。

    孙颖晨走了过去,将桌子上面放着的水递给他。

    周炜一愣,然后抬头看了一眼,见是孙颖晨,只是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喝水。

    孙颖晨将他手里面的水杯重新放回桌子上,然后说:“周淼去办理住院手续了。”

    周炜只是点点头:“我知道,她还是怪我。”

    孙颖晨坐在对面的椅子上:“周淼并没有怪你,你还是她的爸爸,最尊重的爸爸。”

    周炜的声音显然是没有什么底气,他说:“不管今天发生什么事情,我不后悔。”

    孙颖晨看不见周炜的面部表情,说:“周淼也不后悔。”

    孙颖晨起身,说了一声:“您好好休息吧,我们先回去了。”

    孙颖晨以为周炜不会说什么,打算拉着黎人舒离开的时候,周炜说了一声:“小孙。”

    孙颖晨身子一顿,然后停下脚步,并没有应声,过了一会儿,周炜说:“你们大学同学,又是同寝,在一起的这么多年,感情自然是最要好的,我这个做父亲的,这么多年一直忙于经商,没怎么管过她,是我对不起她,是我亏欠了她,现在也是我把事情弄成了这样,所以你可不可以替我和她说,我还是她的爸爸,我依旧爱她。”

    黎人舒看向孙颖晨,以为她会说什么,可是孙颖晨只是拉着黎人舒作势要做,黎人舒身子一顿,示意性的拉了一下她,孙颖晨看向黎人舒并且摇了摇头,然后带着她离开了。

    电梯缓缓下降,就像是人的心情,从平缓的情绪到低谷,让人压抑到窒息。

    “你为什么不答应周淼的爸爸。”黎人舒开口问她。

    孙颖晨看向黎人舒,也许是今天一整天都在外面,黎人舒显得恨疲惫,她的脸色也是十分苍白,孙颖晨拉着她的手,那双瘦骨嶙峋的手,她说:“这是周淼和她父亲之间的事情,我们虽然是朋友,但是毕竟我们做不了周淼主,周淼个性那么强,弄不好,这件事情反而弄巧成拙了。”

    黎人舒点点头:“颖晨,我还是觉得周淼欠她父亲一句解释。”

    孙颖晨却没有说话,如果周淼想要解释,她就不会明知道周炜挡住梦莹,她还是拿着手中破碎的酒瓶子扎向周炜,周淼一味的退让只是会让她越来越难过,与其忍气吞声还不如挥舞着拳头,让对方知道,她也是有底线的。

    孙颖晨和黎人舒回家之后,黎人舒吃了药就去睡觉了,孙颖晨看着墙上的时钟,已经七点多了,可是周淼还是没有回来,孙颖晨看着微信上的信息,她依旧没有回复,那是半个小时前孙颖晨给周淼发的短信,问她什么时候回来,问她现在怎么样,但是她没有回复。

    卧室里面黎人舒好像是说梦话了,她呜咽的说着:“我好想你。”

    屋内并没有开灯,一室黑暗,孙颖晨就这么坐沙发上,屈膝,双手死死的抱住双膝,这个动作是她最喜欢的动作,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感觉到有一丝的安全感,良久她拨通了白思渊的电话。

    白思渊电话那边声音很疲惫。

    “小晨。”他的声音从电话里面传来,孙颖晨顿时觉得很难过,她贪婪的希望他可以多说几句话,因为她现在难过的几乎要发狂。

    “小晨,是你吗?你怎么不说话。”白思渊的声音显然有些着急,他不停的追问:“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你在听电话吗?你在吗?”

    孙颖晨斜靠在沙发上,讷讷的说着:“思渊,我想你了。”

    只是一句话,她的满腹委屈,因为近期她已经有好几天都没有见白思渊了,同样的,白思渊工作特别忙,每次打电话,他都只是说几句话就要去开会了,孙颖晨不知道海澜为什么这段期间会议这么多,可是为了他能安心的工作,她尽量不去打扰白思渊,可是今天她格外的想他。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