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97 周炜是我伤的
    周炜已经被医护人员带走了。

    在救护车只能坐下一个人随行的时候,周淼和梦莹两个人都想上车,随护医生催促道:“时间不等人,你俩快点决定。”

    周淼推了梦莹一下,然后直接上车了。

    孙颖晨一直在一旁看着延期那发生的一切,但是她并没有说任何的话,因为关于梦莹和周淼的事情,她完全没有必要参与,就像三年前一样,她依旧是被推出去的人。

    孙颖晨回到出租车内,吩咐司机:“临安医院。”

    司机正要开车的时候,梦莹和疯了一样,突然出现在出租车前面,车子已经启动了,突然停止了,整个车很都向前晃动一下,孙颖晨和黎人舒都吓了一跳,司机更是吓了一跳,将车窗摇下来,探出头对着梦莹咒骂:“死三八,不要命了!”

    可是梦莹却直接绕过车身,走到副驾驶的位置,直接打开车门,很镇定的坐了进来。

    司机一懵,刚想让她下车,只听后面的黎人舒说:“师傅开车吧,我们是一起的。”

    司机自然是不乐意了,依旧说着:“就算是一起的,也不能开这样的玩笑,毕竟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万一我刚才没有踩住刹车,这事算你们还是我的,年纪轻轻的这不是胡闹吗?”

    梦莹直接甩给司机一沓钱,具体是多少,没有人知道,梦莹只是说了一句:“安静。”

    果然是财大气粗,今天司机也是赚了很多了,平白无故的遇见了这几位财主,他自然是高兴的,索性闭嘴了。

    车内果真就安静的可怕,车子很快开进了隧道,就像是进入了不一样的时空。

    “孙颖晨,你我好久不见了吧?”梦莹率先打破了宁静。

    孙颖晨身子一顿,却没有说话。

    梦莹笑了笑,说:“怎么?现在都不愿意和我说话了,我和周淼之间的事情,并不影响你我。”

    “我的确是不高兴,自从你嫁给周淼的父亲开始,当天,你新婚大喜,周淼却被你的人拦在外面,囚禁在一个黑屋子里面,你人生的转折点也是她黑暗的污点开始,梦莹,你说我怪不怪你,当时在酒吧的时候,你口口声声说告别过去,可是对过去抓着不放的人依旧是你,只有你一个人愿意活在过去。”孙颖晨一口气说了好多:“我现在真想问问你,嫁给周炜,成为周淼的继母,你真的快乐吗?你是否后悔过?”

    原本安静的司机,两只眼睛来回转悠,祈祷他真不是被这样雷人的剧性给激崩溃了。

    “孙颖晨,你别忘了你我之间的感情要比周淼还好,为什么现在口口声声都是替她说话?”

    “没错,你我的感情是比周淼还要好,周淼她对待任何人都是可以原谅的,但是你不仅仅给周淼迎面一击,更是将我们的感情全部击碎,梦莹,你自己应该心知肚明你嫁给周炜到底是为什么?如果你以为嫁给周炜就可以和周淼继续牵扯在一起,那你就错了,你大错特错!你只会将周淼越推越远,连同将我们也推的越来越远。”

    “周淼现在躲着你没有错,你如果为了自己的幸福去追求所谓的稳定和现实,你也没有错,可是你问问你自己,真的是这样吗?”

    孙颖晨一口气说了很多,她一直对梦莹的事情都不予以评说,因为周淼一味的退让让孙颖晨觉得如果她不再做点什么,那么她就真成了一个路人了,更何况她也对不起周淼。

    梦莹再也不再张牙舞爪的了,也许她担心的事情周淼只是一小部分。

    一直默不作声的黎人舒问:“周淼的父亲怎么样了?刚才我看见他是被人抬着上救护车的。”

    梦莹没有回答她,只是一直沉默,孙颖晨从后面可以清晰的看见她原本瘦弱的双肩在抖动,她在哭,她不是一向不在意周炜的吗?

    如果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情,她就不会这么想了,其实事情原本也没有那么简单。

    司机见证了三个人,从原本的沉默到后来的剑拔弩张,然后又从剑拔弩张到现在的沉默,最后他终于将车停在了临安医院门口。

    孙颖晨和黎人舒下车了车,梦莹也跟着下了车。

    “你们进去吧,我就不去了。”

    梦莹在她俩身后讷讷的说着。

    黎人舒回头看她,然后说:“也好。”

    原本孙颖晨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后来她还是咽了回去,什么都没有说,拉着黎人舒离开了。

    晚上早晚温差有些大,孙颖晨不由裹紧了小外套。

    临安医院三楼走廊。

    周淼坐在长椅上,她穿着白色的恤已经染了大量的血迹,她就这么坐在这里,安静的就像是一个雕塑,孙颖晨走路过去,坐在她的身边:“周淼,你没事吧?”

    周淼没有动,也没有说话。

    不一会医生出来了,周淼依旧没有动。

    “谁是周炜的家属?”医生摘下口罩,双手套着手套,另一个手里面拿着一个托盘,托盘里面有滴滴血液,还有几片茶色的玻璃碎片。

    孙颖晨起身,上前:“医生,他怎么了样了?”

    医生看了孙颖晨一眼:“你是家属?”医生的眼神显然有些怀疑,但是也有些不耐烦,看孙颖晨愣了一下,又问了一嘴:“你是周炜的家属吗?”

    “我是。”

    终于一直默不作声的周淼开口说了一句:“周炜是我爸。”

    这一句话说的大有我爸是李刚的意味,这一回医生愣住了,然后愣了一会儿说:“这是从你爸背后里面取出来的酒**子的玻璃碎片,看你爸也不像是挑事的人,怎么和人打起来了?这多危险,自己多大年龄了不知道吗?”

    孙颖晨一直在一旁听着,也听了出来,大概周炜是和医生说自己和人家打架了,其实孙颖晨也是好奇,当时冲进去的时候显然已经结束了争执,可是她们到底是因为什么才大打出手的。

    “这些碎片刺的也太深了,虽然是软组织受伤,可是也容易伤到里面的毛细血管。”医生依旧在说着,还适当的颠了颠托盘里面的玻璃碎片。“身为子女,也要劝着点你爸,没事别人家动手。”

    这医生大概有些碎嘴,听着让人心烦。

    “我爸是我打伤的。”

    终于,医生喋喋不休的话全部咽了回去,他沉默了一下,然后拿着他手里面的托盘走了,就连一旁的小护士都证住了,到底什么情况,感情现在女儿不再是父亲的小棉袄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