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96 喜欢什么就败给什么
    有可以为之努力的目标,那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黎人舒将手机关机,然后将头歪向孙颖晨这边,她靠着她的耳边说:“我好想他。”

    孙颖晨却没有回复她,只是将她的手握的更紧了。

    她知道的有些感情就是这样的,没有什么过去的,只是再也回不去了,只是孙颖晨不理解为什么在她生命中的最后一段时间,她要推开肖华独自一个人承受这些。

    孙颖晨在迷迷糊糊的想要睡觉的时候,她的手机屏幕一亮,她将手机拿过来,是财务潘小杰给她发的信息,上面的内容如下。

    “孙颖晨,自从知道你离开了海澜,我们都很担心,今天看见海澜内网的新闻,你和白思渊站在一起太登对了。

    然后配的是孙颖晨和白思渊的在一起的相片,相片的角度好像有些问题,应该是偷偷抓拍的,可是孙颖晨却看见白思渊看着她的眼神十分温柔,她也看着屏幕中的他微笑,原来白思渊看自己是这样的眼神。

    孙颖晨看着黎人舒已经睡着了,她呼吸平稳的睡着,就这样的鲜活的人,原本应该健康平安的生活下去,如果不遇见肖华的话。

    人总是这样,喜欢什么就败给了什么。

    孙颖晨感觉手心已经微微出汗,但是她依旧没有放开黎人舒的手。

    几年之后孙颖晨依旧觉得虽然当时过的辛苦,可是如果还给她一次机会,她还是回选择那段滚烫的人生。

    夜晚过去,黎明依旧会升起。

    秋天的气节好像越来越明显了,原本绿油油的叶子已经完全黄了,孙颖晨这段时间依旧安静的陪着黎人舒,白思渊偶尔会给她发短信或者电话,但是都是在工作空余的时间打的,孙颖晨也知道他现在工作忙,所以也没有怪他什么。

    其实孙颖晨知道,白思渊对她的心思,自从海澜宴会那一次白思渊将孙颖晨介绍给其他的人认识,明摆着是把她的身份曝光了,虽然并没有影响孙颖晨的生活,可是孙父孙母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却陷入了沉默,孙父尤其在意,只是说了一句:“咱们家庭悬殊。”

    孙母只是沉默,她是一个没有见过大的世面的妇女,可是她还是听说了邻居对她竖起大拇指说:“你家小晨找了一个好男朋友。”

    孙父孙母都已经快被邻居烦死了,所以近期都减少了出门,就害怕碰见平时见面都不见得打招呼的邻居,现在热络的厉害,拉着你能说半天话,三句两句话都不离孙颖晨现在出息了,交了一个好男朋友。

    记得有个人说,如果你的生活很顺利,那么一定有人代替你负重前行。

    这句话说的真不错,因为孙颖晨平日里在家只是陪着黎人舒,她不知道外界对于海澜酒店的接班人白思渊私生活是如何评价的,她只是安安静静的等着学校的结业考试的成绩。

    陆恒和晴天的合作越来越密切了,不单单只是写一片情感文章了,晴天打算和陆恒签约一个大单,让陆恒出书,罗森知道这件事情之后,简直高兴坏了,因为出书的话,他的工作量就可以减少,可是陆恒却拒绝了,孙颖晨问他为什么。

    陆恒却说出书的话他的生活就更忙了。

    其实孙颖晨和罗森除了希望自己的工作可以轻松点之外,更重要的是,陆恒平时整他俩,也想趁着写书的机会,好好整一下陆恒。所以罗森还是签下了晴天的出书计划。

    陆恒自从开始投入出书计划,他整日都窝在酒店里,罗森更是看着他看的紧,大纲都没有想好就彻底失去了自由。陆恒的工作已经安排了来下,孙颖晨自然也没有什么重要的工作,她完全有大量的时间来配黎人舒。

    其实在黎人舒最后的那段时间里,孙颖晨其实是很焦虑的,她看眼前任何的事情都提不起兴趣。

    黎人舒吃的东西越来越少了,原本以为喝汤可以好一些,可是她已经连汤都喝不了了,孙颖晨那个时候看见黎人舒大口大口的吐血,整个人躲在洗手间里半天不出来。

    孙颖晨就躲进房间里面咬着唇低低抽泣。

    黎人舒出来之后,只是装着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还是笑着说:“今天的饭菜不太合胃口。”

    孙颖晨只是看着她,同样微笑,并没有表现出来任何的情绪,笑着说:“明天换一个样。”

    周淼终于拗不过周炜的要求,执意让她回家一趟,原本黎人舒打算陪他一起去,可是周淼却说一个人可以,然后就走了,周淼走的时候,黎人舒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非得拉着孙颖晨一起偷偷跟着去。

    孙颖晨觉得有的时候黎人舒执意要求你做的事情,一定是事出有因,因为她庆幸当时跟着黎人舒一起出去了,如果那天没有去,她很难想象会发生什么事情。

    周淼去了燃酒吧。

    孙颖晨和黎人舒就坐在出租车里面,司机有些焦躁不安,一直催问:“你们的朋友到底能不能出来了?”

    黎人舒只是说:“快了快了。”然后一直忽悠司机。

    现在这个上下班高峰期的时期,司机还愿意让她们两个坐在车里面还真是一个奇迹,毕竟没有人愿意和钱过不去,因为司机又一次催促的时候,黎人舒直接甩了两百块钱,司机彻底安静了,完全像是一个乖宝宝一样。

    时间不知道过去多久,只看见酒吧门口突然涌出来很多人,然后服务员在大街上大喊大叫。

    孙颖晨觉得一定是出事了,她推开车门,第一时间冲了进去,人潮往外跑,只有孙颖晨一个人往里面冲。

    黎人舒想要下车,孙颖晨执意让她在这等着。

    孙颖晨进去之后,看见原本的场子几乎已经空了,然后就看见有的女服务员蹲在地上哭,其他男服务员都的往一个方向跑,孙颖晨知道那是包厢的位置。她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直觉告诉她并不是好事情。

    孙颖晨推开服务员的身子,挤了进去,房门是打开的,她听见周淼的哭声,然后加快了脚步,终于进去了之后,她看见周淼无助的摇晃着地方躺着的周炜,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周淼歇斯底里的哭喊让她大脑一片空白。

    梦莹只是讷讷的坐在沙发上,手里面拿着一个破碎的酒**子。

    孙颖晨走了进去:“到底发生了什么?”然后她回头看向服务员:“快点叫救护车!”

    已经呆傻了的服务员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要叫救护车。

    孙颖晨走到周淼的身边,想要帮着她帮把周炜扶起来,可是她的手触碰到周炜的后被的时候,感觉整个手都是潮热的粘腻,包房里面的灯光灰暗,她虽然看不清手里面液体是什么,但是她却知道那是血。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