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95 骨瘦嶙峋的黎人舒
    很多人都愿意怀念自己人生的那一段时光,说那是大自然的魅力,把那种童年的色彩来个现实描绘,重新体验,岁月的沉淀,沿着人生那两条长长的轨迹,心又似乎回到年少时那抹恬淡的青春,明朗的天空,和煦的阳光……只是一切都是只是怀念罢了,并不是真的。35xs

    周淼依靠在沙发上,她深深吸了一口气。

    屋内的空气仿佛是凝固的,没有任何一个人敢打破这样的宁静,但是只有罗森这个不怕死的人才敢往出冲。

    “所以说,那个你曾经的朋友,成了你现在的小妈?”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以为周淼下一秒就直接开枪打死他算了,可是周淼却只是平静的看着罗森几秒钟,漂亮的唇形的煽动,咬牙切齿的说了几个字。

    “关你屁事!”

    罗森一愣,太不按套路出牌了,这是演的哪出呀,他觉得自己十分没有面子,直接走到里面的房间,想要缓解这样的尴尬。

    所有人都安静的继续当蜗牛的时候,就听见罗森里面传出杀猪一样的叫声。

    “孙颖晨,这是你干的好事!”

    白思渊和陆恒一听有关于孙颖晨的事,都朝着里面走去,只看见孙颖晨将洗手间里能找到的纸都找了出来,像是掩埋尸体一样,将她的呕吐物一一覆盖上。35xs

    陆恒和白思渊同时笑了,周淼也跟着走了进来,看见这样的一幕,也跟着笑了。

    原本的尴尬和悲伤的气氛,被这一秒彻底覆盖住了。

    白思渊开车送周淼和孙颖晨回出租屋,一路上都十分安静,孙颖晨也没问当时在房间外面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大家要吵架,可是她没有胆子问,因为她看出来白思渊的脸色很难看。可是她突然想到了什么。

    “白思渊,你是不是酒驾?”

    周淼在一旁差一点栽倒,她憋了半天就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不碍事。”

    周淼更加暴走,白思渊居然还回复她,这里人平时私底下是怎么交流的,周淼不敢想象,就怕那个画面被和谐了。

    白思渊将两个人送回家,周淼问他要不要上去坐一坐,白思渊摇头,只是将孙颖晨拉近自己怀里,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很严重又正经的说:“孙颖晨,这是最后次,以后你不许喝酒。”

    孙颖晨哪里还敢还嘴,只是点头。

    两个人看着白思渊开车离开,周淼终于问了出口:“孙颖晨,你觉不觉得白思渊好像生气了。”

    孙颖晨回头看着周淼:“周淼,你说酒量真的是天生的吗?”

    周淼直接一个大白眼翻给她看,然后果断转身上楼了。闪舞.

    “哎,你还没回我话呢,你走那么快干什么,我这个裙子太长了,这个鞋不合脚。”孙颖晨跟在后面走的异常艰难。

    黎人舒坐在沙发上看着两个人华丽丽的出现,她就这么坐在沙发上,气运丹田。

    周淼和孙颖晨两个人人就跟下凡的仙女一样漂亮,可是她们两个却低头不敢吭声。

    黎人舒终于说话了:“看看时间!凌晨一点钟!你说你们两个长得这么扎眼,大半夜的几点了才回来,你们怎么明天一早回来呢?知不知道我一个人在家等你们,饭菜都热了好几回了!”

    黎人舒和连珠炮一样,眼都带眨一下的,说:“人家孙颖晨出去约会了,周淼你去干什么了?”

    现在黎人舒是老大,两个人都不敢惹她生气。

    周淼诚实的说:“今天陆恒接到了海澜酒店的邀请函,今天是海澜举办的宴会,陆恒没有女伴,所以我才去的。”

    黎人舒觉得她说的十分有道理,然后认真思索了一下,说:“宴会一般九点是**期间,十点也该结束了,可是现在凌晨一点。”

    周淼看向孙颖晨,又看了看黎人舒,说:“孙颖晨喝多了,走不了了,只能等她醒酒。”

    孙颖晨连忙看向她:“周淼,你都是这么出卖人的吗?”

    原本周淼以为把孙颖晨抛出来,黎人舒就会放过自己,谁知道她根本不吃这一套。

    “孙颖晨酒量不好,这事搁在咱们之中谁都知道,你明知道孙颖晨酒量不好,你还放纵她喝酒,你还朋友还是姐妹吗?”

    这心偏的谁都看得出来,孙颖晨却笑了,说:“好了,我俩配合你演戏也够累的,你也知道现在是凌晨,咱们赶紧上床睡觉吧,也不看看几点了。”

    黎人舒也笑了。

    三个人就窝在一张床上,屋内一片漆黑,可是三个人都知道,彼此都在。

    孙颖晨拉着周淼和黎人舒的手,说:“一辈子不长,我们睡觉前,原谅所有的人和事吧。”

    “好。”

    “好。”

    黎人舒和周淼同时说了出来,慢慢的大家的呼吸声都十分均匀,好像是都睡着了。

    孙颖晨就这么躺着,她避着眼睛,今天白思渊将她介绍给所有人认识,他一点后路都不留,孙颖晨知道,自己多爱白思渊,他就有多在乎自己,这么想着,心里也泛起一丝甜。

    不一会儿,黎人舒的手机屏幕亮了,孙颖晨慢慢睁开眼睛,黎人舒将手机屏幕花开,是和肖华的通话记录,孙颖晨原本不应该看的,但是她太好奇了,因为这里面只有肖华给她的信息,却唯独没有黎人舒给他的回复。

    屏幕上面是一张相片,肖华拿着吉他站在舞台的一角,可以想象肖华在给谁伴奏,相片拍的十分清晰,肖华好像瘦了,比之前见面的时候瘦了,相片下面有一段话。

    “小舒,离开你的日子,度日如年,可是我会坚持的。”

    黎人舒将滑动这左手中止上面的指环,那是肖华给她买的,金戒子,很简单的款式,可是自从带上之后,她从来都没有拿下来过,但是后来她太瘦了,越来越瘦,手指上的戒指也带不住了,她在戒指上缠绕了很多红色的绳子,才可以将直接牢牢固定在手指上,好像只有这样,她才可以感受肖华从来都没有离开她。

    孙颖晨将她的牢牢握在手心里,她并没有说话,只是这么握着她的手。

    黎人舒知道她没有睡,只是同样回握着她的手。

    两个人虽然都没有说话,可是眼睛晶莹的泪水,却欺骗不了任何人。

    对,两个人都无声的哭泣着。

    黎人舒哭泣时因为她太思念肖华。

    孙颖晨哭泣是因为心疼黎人舒。

    夜色如水,静静流淌,慢慢的她们之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有人说,任何的事情只要熬过那段崩颓的时间,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好的,这真是一句屁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