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93幼稚
    “孙颖晨?孙颖晨?”

    白思渊极其懊恼,他怎么会忘记孙颖晨这个人的酒量一点都不好。

    原本两个人还好好的跳舞,可是下一秒孙颖晨直接往后倒,把这里当床了,幸好白思渊眼疾手快,及时扶住了她,要不然真的出了大丑了,他就这么抱着她,摇晃了一下,孙颖晨貌似没有打算醒酒的意思,他无奈的只好将她拦腰抱起。

    白思渊抱着孙颖晨一路朝着宴会的外面走去,自然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有的人是羡慕,有的人是记恨,白思渊这样的白马王子,竟然被这个不知名的女人给勾了去,不得不让人生气。

    陆恒看着白思渊一路抱着孙颖晨离开,他的一顿,周淼也没有留意,不小心撞到他的身上,她刚想说对不起,可是看着陆恒的视线,她也跟着看去,却看见白思渊抱着孙颖晨离开的画面。

    不需要解释,也无需再多的狡辩。

    周淼知道了陆恒心里已经有了孙颖晨的位置,虽然她的心很疼,可是感受到陆恒放在自己腰上的手,她还是没有办法怨怪任何人。

    周淼也没有任何理由吃孙颖晨的醋,因为孙颖晨一直喜欢的都是白思渊而已,至于陆恒,他或许还不知道自己的心已经倾向于孙颖晨了吧。

    这个时候,就看见宴会门口出现一抹熟悉的身影,周淼想要躲开那人,连忙躲进陆恒的怀里。

    陆恒好奇问她:“你怎么了?”

    周淼却说:“他们来了,我不想见他们,带我走好吗?”

    陆恒看向门口,却看见了周炜和梦莹一对璧人出现在宴会之中。

    陆恒自然知道周淼为什么不愿意见他们,只是说:“好,我带你走。”

    陆恒毕竟是公众人物,他一路走着吸引着不少人的目光,自然也吸引到了门口梦莹和周炜的目光,梦莹今天穿着一身火红的晚礼服,摇曳拖地的设计,红色如同娇艳欲滴的玫瑰花,异常的美丽却带着致命的诱惑力。

    “周淼,你这是去哪?”

    门口必经之路,陆恒带着周淼打算离开的时候,谁料梦莹率先叫住了她。

    周炜笑着说:“小淼,没想到你也来了,这位是?”周炜看着陆恒长相不凡,想要知道他到底是谁,可是梦莹站在一旁却如同沁了毒一样的眼睛看着陆恒,并且看着陆恒拦着她的腰,每一个细节都几乎让她抓狂。

    “爸,这里不是叙旧的地方,我们先走了。”说着就直接拉着陆恒离开。

    梦莹想要叫住她,但是周炜这个时候看见了白震天,连忙走上前去打招呼,梦莹就硬生生的被周炜拉走了,她脸上还不能表现出任何情绪,只能笑颜如花的对着所有人。

    陆恒回头看着依旧气到跺脚但是还嬉笑对着所有人梦莹,心中腹诽:“难道她就是梦莹?”

    “看什么呢,快走了。”周淼拉着陆恒快步离开。

    如果说还有什么事情是很倒霉的,那么今天就一定跑不了。

    白思渊抱着孙颖晨在客房的大厅转悠,可是今天海拉宴会,所有的客房都已经被定出去了,白思渊又不能将孙颖晨随便找个地方放下,只能抱着,这无疑也吸引了更多人朝着这边看过来。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的,还是年轻好。”

    “看看现在的年轻人,一点都不知道避讳。”

    很多议论声传来,可是如果他们这些路人要是知道了白思渊是何许人也,那么她们就不会只是说三道四,只会拿出手机一顿狂拍,说不定还能给记者爆一些猛料。

    白思渊十分抓狂,看着怀中睡的一塌糊涂的孙颖晨,他气的有些牙痒痒。

    “孙颖晨你真有本事!”

    服务台自然是认识白思渊,可是现在真心没有空房,只能无奈的站在原地。

    白思渊打算给朋友打电话,看看其他地方是否有空房,好让人过来接,如果现在这个样子出去的话,明天铁定上头条。

    这个时候,周淼和陆恒走了过来,周淼看向白思渊:“她怎么样了?”周淼是真的很担心,毕竟她是一杯倒也是出了名的。

    “醉的不省人事。”白思渊十分无奈:“现在又没有空房间。”

    陆恒看向白思渊怀中的孙颖晨,说道:“去我那吧。”说着就往电梯走去。

    白思渊就算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也不愿意这么抱着孙颖晨招摇过市,让她名声受损。

    “走吧。”周淼看着白思渊说道:“这里毕竟不是说话的地方。”

    vip套房。

    白思渊将孙颖晨放在沙发上,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盖上。

    陆恒倒了三杯香槟,放在桌上。“今天你把孙颖晨介绍给了那么多人,海澜的接班人说事情就没有一丁点的收敛吗?这么大张旗鼓的,对她又有什么好处。”

    白思渊这一次的确是为了让孙颖晨牢牢的印刻成他白思渊的专属品,他不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什么不对。

    白思渊走到他面前,端起其中一杯香槟,品尝了一口:“果然不错,很有品味,但是太高调了。”他将香槟一饮而尽。

    “的确,我的这一款酒就是十分高调,毕竟是我喝的。”陆恒又给他倒了一杯。

    周淼坐在沙发上看着孙颖晨,很是担心,也不知道她喝的那个酒到底度数多少,但是百利甜酒对于孙颖晨这个滴酒不沾的人,就相当于深水炸弹了。

    “今天海澜原本是头条新闻,可是我想很快就成为了海澜接班人情定三生的狗血戏码给刷屏了。”陆恒说的十分戏虐。

    白思渊不悦:“你讽刺我?”

    陆恒却不以为意:“不,你错了,我只是在嘲笑你。”

    白思渊一直觉得陆恒对孙颖晨不太对劲,出自于男人的保护欲,他只能将她牢牢的困在身边:“我是孙颖晨的男朋友,你凭什么嘲笑我?你以为你是谁?”

    陆恒却不生气,对于这个小他三岁男人来说,他简直犯不着生气,反而可以气到他:“我是孙颖晨的老板。”

    “你!”白思渊果然被气到了。

    周淼却看着两个人唇枪舌战的样子,就十分来气。

    “你们两个够了,颖晨还在这里醉的不省人事,一个是正牌男友,一个是黑面上司,你们两个能不能别这么幼稚,好歹也关心一下颖晨。”周淼简直受够了,她知道这两个人都对孙颖晨有意思,可是就算是要斗嘴也要分清楚的场地,狮子占领的地盘也是要分时间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