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92 宣布主权
    孙颖晨瞳仁眯成一条线,隐忍的,下巴轻磕在他宽厚的肩头,一眼望过整个舞池,不少青年俊杰虏获心仪舞伴,也有人投来异样的目光朝望着她,她才意识到在陆恒怀里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她回应的低语:“谁说我就不能喝酒了,你今天带着周淼过来,现在周淼呢?”

    “她在沙发上休息。”他低喃。

    孙颖晨只是呵呵的笑着:“你名目战斗的过来勾搭下属,然后让周淼一个人在那吹冷风,陆恒,你但系不小呀。”

    白思渊今天出现在海澜原本就让宴会的热情高涨了一度,他这个时候突然被人叫上了台,作为海澜酒店唯一的接班人,白思渊理所应当要上台说几句。

    一阵阵的掌声和祝贺声,白思渊笑着上台,然后十分镇定的说了开场白,然后又下台,很多女孩子没有看到之前白思渊是如何高调的炫耀自己女友的,但是这个时候,他的确是一个人来的。

    不少女人都窃窃私语:“海澜的接班人白思渊不是每次宴会都不会来参加吗,怎么还来了,而且还是一个人?”

    “谁知道了,白思渊一向我行我素的。”

    白思渊瞥过红酒区域的那抹身影,孙颖晨有些无措在和陆恒跳舞,淡淡的笑着对每一个人,好像在陆恒耳边说了什么,他冷笑一声,他抽回目光,他只浅酌轻饮。

    孙颖晨累了,便推开陆恒,然后绕过人群,重新回到沙发上坐着,周淼将一份矿泉水递给她:“看见你刚才喝错了酒,赶紧喝点水吧,要不然等下又出乱子了。”

    孙颖晨依靠在周淼的身边坐下,顺势轻轻揉捏着小腿,今天为了挺起这一身昂贵的礼服,她穿着细跟高跟鞋出席,而且站着这么半天了,着实有些累了,这个时候她感觉有些渴了,可是却懒得走到对面去拿一杯果汁,只好将周淼身前的水给喝了。

    “这位美丽的小姐,可否请你喝一杯?”

    一个穿着十分得体的男人出现在孙颖晨的身边,手里面举着透明液体的高脚杯。

    孙颖晨淡然的回了一个微笑,:“谢谢。”她理所应当的把这个酒当成了汽水活着柠檬水一类的,也因为太渴了,她竟然一饮而尽,可是喝下去的时候才感觉,喉咙到胃部一阵火辣辣的灼热,原来是度数有些高的清酒。

    周淼见状,一下子慌了,连忙示意陆恒去倒一些纯净水来。

    孙颖晨喝完之后,整个脑子有些懵了,只能无力的依靠在周淼的身边。

    男人看着她如此好酒量,又拿另外一杯他精心调制的酒,深水炸弹!

    孙颖晨想要推拒,可是眼前的男人一直口吐莲花,让她没有办法拒绝,周淼也知道今天来这里的场合的人都是非富即贵,她也不能做出太出格的事情,只希望陆恒赶紧回来。

    孙颖晨也知道无法拒绝,无奈伸出手接接过,突然,手里面的酒杯不知去向了,等她抬眼看去,却看见白思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而他正喝着原本应该是她的酒。

    一饮而尽。

    白思渊把酒杯递还给那个男人,笑道:“这么烈的酒不适合女人喝,更何况你还拿着这个精心调配的深水炸弹给我的女朋友喝,这就太不合适了。”

    能够来宴会上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自然认出了白思渊,他连忙不好意思的笑着离开了,几乎是仓皇而逃。

    不远处的陆恒看见了这一样的一幕,他快步走上前,可是却看见白思渊为孙颖晨挡酒,然后和那人宣布主权,“女朋友”三个字极其刺耳,他却只能站在一旁。

    “孙颖晨,我帮你挡酒了,你跟我跳舞作为答谢,不唐突吧。”说着就弯腰,伸出一只手在她的满前。

    可是下一秒陆恒却也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将一杯白水放在她桌前,说:“赏脸跳一支舞吧。”

    孙颖晨看着眼前的两双手,愣住了,一下不知道作何反应,可是不等她思考的过多,白思渊的手已经拉住她的手腕,并且半拖拽着的拉着她走。

    陆恒的动作依旧停留在刚才伸手的样子,周淼清了清嗓子,然后伸手,将自己的手放在陆恒的手心里,笑着说:“人家小情侣之间闹别扭,你跟着瞎参合什么,不就是跳舞吗,我和你跳。”

    周淼拉着陆恒朝着另外一边走去。

    舞会的音乐这个时候也滑出轻缓的乐曲,原本明亮的灯光也因为氛围的缘故,变的暗淡了下来,如此的灯光带着一丝暧昧的意味在里面。

    孙颖晨原本就酒量不好,此刻却带着几分醉意,虽然不深,毕竟刚才的也只是鸡尾酒,只不过她的胃里没有吃东西,所以酒精挥发的有些快。

    她不知道身在何处,周围光线暗淡,却依旧可以感受到那一道强劲的力道拉起,她还未意识到何事,便被拉入了舞池,她惊的立马抬眼,腰际被紧紧一握,她倒吸着一口气:“白思渊,我现在好难过啊,喝错了东西了。”

    白思渊清晰的闻到她身上香甜的酒香气,忍不住道:“知道喝错了东西,还敢乱和别人跳舞,离开我的视线才多久?你就敢给我勾搭别的男人。”俯在她耳畔,只用两人听得到的声音低喃,吹呼着她耳边的鬓发,在他的注视下,他只看见她喝了一杯,而且是一饮而尽,她真不自量力,难道不知道自己的酒量多差吗!

    “我哪有,我根本不知道那些红红黄黄的饮料也是酒。”孙颖晨低喃,不稳的跟随他的脚步,他抱住她纤细的腰:“既然不多,那么就记住,这是最后一次。”

    孙颖晨不懂他说什么,只想离开他的钳制,因为她现在喝了酒,十分难过,只想推开他的身子,去沙发上坐一会儿,可是她的动作还没有完成,腰际立马传来一阵紧窒,他拉近与她的距离,低喃:“现在跳舞这么多人,你突然离开,岂不是让我颜面扫地!”

    “可是我不会跳。”

    “随着我节奏,我带着你。”白思渊有些生气,她口口声声的说不会跳舞,可是刚才和陆恒跳舞不是很好吗?

    说着就拉着她的手,带着她曼妙的转圈,然后重新接住她,脚步一步步的移动,好像没有太难。

    也许是酒气上来了,孙颖晨感觉自己的脸颊发烫,她怔了怔,随即醒了酒,因为她看见四处有不少人投来异样的目光朝望着她,现在开始她要适应这些目光了,因为她是白思渊的女朋友。

    “小晨,你知道你今天多漂亮吗?”白思渊拉长的尾音尽是蛊惑。

    “我……”孙颖晨怔着,抬眼望着眼前的白思渊,那样蛊惑的眼眸,她看的入迷,她一直都知道白思渊很漂亮,是那种清爽的漂亮。

    “孙颖晨,我爱你。”白思渊的声音带着蛊惑力,他悄悄的将自己的心里话说给孙颖晨听。

    “白思渊,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孙颖晨也同样在他耳边呢喃着,白思渊将头靠近她的唇,却听见孙颖晨说:“白思渊,我爱你,好爱好爱你。”

    白思渊迎着她水雾一样的眼眸,她似乎是醉了,才会这么说吧,可是心里也泛着甜,异常的开心。

    白思渊沉默,只看着她身后姹紫嫣红的背景,舞池里奢华奢华浪漫,水晶灯面折射着璀璨的色泽,落在舞池之中漫舞的男男女女。

    孙颖晨抬起头迎上他的目光,醉意朦胧望过,眼底的人影模糊不清,她怔了怔,任凭最后一丝理智,看着他的眼睛,那熟悉的眸光,淡然的清灵,直到看清,不知道为什么,孙颖晨总觉得白思渊的着一双眼睛和陆恒的很像,都是那种狭长的眼睛,很漂亮,带着蛊惑人心的漂亮。

    不,他是她的白思渊,是她一个人的白思渊,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想起陆恒的眼睛,可笑,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竟然生出了这样的念头。

    这样危险的思维,让她心头发疼,怎么能如此呢,怎么能如此……

    孙颖晨皱了一下眉头,懊恼的把这一切都怪罪在刚才喝的酒上面,如果不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她不会这么乱想,可是她竟然也觉得陆恒的眼睛也很漂亮,也许因为和白思渊的很像,所以才漂亮吧。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