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91一杯倒
    海澜酒店的宴会厅。

    门口媒体记者一窝蜂的对着门口一阵闪光灯,生怕错过任何一个商业大佬的镜头。

    今天海澜酒店举办宴会,不少的明星也都出席了,陆恒自然是这里面的其中一员,做为海澜酒店vip套房的使用者,白震天亲自递送上的邀请函。

    陆恒今天穿着十分帅气,米色小格子西服套装,他向来不太愿意参加这样的宴会,可是今天的出席的地方,他十分有兴趣。

    周淼穿着一身粉色修身长裙,十分高雅大方,脖子上佩戴了一个蒂芙尼的经典款项链,她脸上的妆容十分惊艳,吸引了不少记者和媒体纷纷拍照,以为她是哪个明星,毕竟出现在陆恒的身边,还是陆恒的女伴,她的身份自然得到不少人好奇的目光。

    “陆少今天请问来当女伴,是不是没有出门看黄历,要是让哪个不长眼的记者瞎写一通,你我的关系可就撇不清了。”周淼微笑着对着旁边的人,她的声音很小,陆恒完全可以听得见。

    陆恒只是笑了笑,拍了拍她的手背:“今天这样的宴会,如果我身边没有女伴,才会让不长眼的记者瞎写一通。”

    周淼有些不高兴:“这么说,你不在乎?”

    陆恒看着,邪魅的一笑:“别生气,你只是我的道具。”

    周淼也不生气,因为这就是陆恒,帅气和才情只是他的一部分,适当的毒舌和调侃才是真正的他。

    周淼看着他的侧脸,内心一暖,无所谓了,只要可以站在他的身边,不管是什么身份,不管他将来身边站着谁,她都不在意,只要她可以像现在一样站在他身边,一切都已经足够了,真的足够了。

    门口突然骚动起来,不少粉丝举着牌子大喊:“世上男人千千万,只有陆恒最好看。”

    口号整齐划一,就和商量好了似的。

    “确定不是30元一个,买的粉丝。”周淼调侃的说着。

    陆恒却只是笑笑:“我粉丝何必花钱买,更何况,女伴都是免费来的。”

    周淼吃瘪,想要抽回手,可是陆恒却牢牢拽着她的手,笑着说:“我认识的周淼才不是这么小气的人。”

    周淼却也是无奈的笑笑,然后两个人一同走了进去。

    良久,陆恒和周淼在宴会上很快融入,周淼也识时务的跟着陆恒在场子里配合着。

    舞池里,陆恒前来让晚宴更是蓬荜生辉,他手持着酒杯,斟了半杯香槟,衣香鬓影,自成风景,瞥过出口处那一双身影,白思渊轻扶着那女人入场,抽回目光,他只浅酌轻饮。

    陆续的神情让周淼好奇,也跟着目光看了过去,很快看见白思渊带着孙颖晨进来了。

    今天的孙颖晨很漂亮,白思渊穿着白色的西服,孙颖晨则是一条白色的抹胸连衣裙,白色的轻纱珠光点缀,十分漂亮,孙颖晨原本就皮肤白皙,挺的起来这样漂亮的白色连衣裙,今天晚上的孙颖晨好像和以往不同了,她不在是那个躲在角落的漂亮的女孩子,今天的孙颖晨足够吸引所有男人的目光,毕竟身边办法避开的白思渊为她保驾护航。

    “颖晨来了,我们要不要去打招呼。”周淼是时候的提醒。

    陆恒点头:“也好。”

    白思渊拉着孙颖晨的手在宴会现场和各前辈打招呼,孙颖晨也微笑着一一示意,这样的场合原本她就不适合,可是为了白思渊她拼命的迎合。

    “这就是令公子的女朋友?”一个长者笑着。

    白震天也笑着看向孙颖晨,然后点头:“是的,我们思渊的女朋友。”

    陈娟看着孙颖晨今天穿的裙子,十分高兴,因为这条裙子是她给孙颖晨选的,她自然高兴。

    “小晨,你今天真好看。”陈娟由心的夸赞她。

    “阿姨今天也很漂亮。”

    “思渊,你带着小晨去转转,很多人都想认识你优秀的女朋友呢。”陈娟是真的喜欢孙颖晨,由衷的喜欢。

    白思渊带着孙颖晨离开,孙颖晨因为也不太习惯穿高跟鞋,走的有些累。

    孙颖晨小声和白思渊说:“我的脚特别疼,咱们去一旁坐一会吧。”

    “可是我还没有和你介绍完呢。”白思渊私心想要让孙颖晨尽快曝光在他的世界里。

    孙颖晨却哭笑不得:“你今天拉着我满场飞,就算你不介绍,估计大家都知道了。”

    白思渊看着她一张苦脸,随即点头:“好,去那边坐一下。”

    白思渊打算和孙颖晨去旁边休息的时候,正巧一个合作加盟商过来和白思渊敬酒,孙颖晨有些坚持不住了,和他小声说去那边的沙发上坐一会儿,白思渊同意了,反正对于商业洽谈孙颖晨也是听不懂的,还不如让她去休息一下。

    孙颖晨被白思渊拉着满场飞,有些累了,看着酒柜上面有红红黄黄绿绿的饮料,特别的渴,她直接端起一杯,仰头就喝光了,她品着品着觉得不太对。

    “这个饮料里面怎么还有酒精的成分。”

    随即孙颖晨朝着沙发那边走去,可是刚喝没多久,她就觉得有些头疼不已,她那里知道百利甜酒,相当于深水炸弹,甜酒后劲上头,她随便找了个角落坐下,顺势抓着桌案的柠檬水,囫囵吞下,可还是口干舌燥闷热的很。

    舞会在优雅的轻音乐里拉开帷幕,萧邦的夜曲悠扬的徘徊,她撑着下颚,恹恹的看着,原来还真是一场联谊会。孙颖晨醉的几分困意,趴在桌案闭眸歇息着,半梦半醒间,不料被一道强劲的力道拉起,她还未意识到何事,便被拉入了舞池,她惊的立马抬眼,腰际被紧紧一握,她倒吸着一口气:"陆恒?"

    "喝了多少?!"

    “不多。”

    周淼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看着舞池里面的人,刚才有人好像要打孙颖晨的主意,但是她完全没有察觉到,只是一个人坐在那里,周淼有些担心,陆恒却上前将她拉出来,所以才有陆恒拉着孙颖晨跳舞的一幕。

    周淼的心有些疼,虽然她自己明知道陆恒不喜欢自己,可是怎么办呢,她好爱好爱陆恒。

    孙颖晨低喃,不稳的跟随他的脚步,他抱住她纤细的腰:“不多是多少?”

    弯起她的左手,背景的音乐换了一个风格,声色仿佛覆着清晨的雾气,令人沉溺于那柔情万种中。孙颖晨推拒他的身子,腰际立马传来一阵紧窒,他拉近与她的距离,低喃:“孙颖晨,你明知道自己的酒量不好,怎么还喝酒,白思渊呢?他就这么放着你乎来?”

    今天看着白思渊带着她来这里,还明目张胆大张旗鼓的将她介绍给所有人,恨不得昭告天下她孙颖晨是白思渊的女朋友,他就这么看着,不由的气息不稳。

    踏着最初的慢步,他带着她,合着音乐的拍子在光滑的镶花地板上移动:“醉酒后仪态尽失,还是,你都是让男人那样搂抱着你?!”陆恒语气,可她听的出他话中的轻嘲,还有一丝...隐忍的怒气。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