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88 这个秋来的太早了
    长路漫漫,希望可以尽可能的陪你走到最后,若不能如愿,便祝福你每日安眠,喜乐平安。

    孙颖晨走过去,死死的抱住已经瘦弱到十分脆弱的黎人舒。

    “黎人舒,为什么?”

    黎人舒并没有说话,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笑着,黎人舒的微笑很假,因为她太瘦了,脸上原本动过的地方,异常明显,她的瘦弱是清晰可见的。

    孙颖晨拉开她的身子,看着她脸上的笑容,水光针不能遮盖她原本皮肤下灰暗,她很生气:“黎人舒,你别笑了,你看你的眼泪都快掉了。”

    一句话,让原本依旧保持微笑的黎人舒哭了出来。

    两个人就这么无声的流着眼泪。

    站在门口的陆恒看着眼前的一切,他撇头看向周淼,发现周淼也无声的呜咽着,他的心情异常复杂,却也无能为力。

    天边的云朵滚滚,越积压越厚重,原本的白色的云朵,转眼成了一朵朵发黑的云彩,像是棉花坏了腐烂了。随即明亮的天空,黑云压顶,气压也变得焦躁不安,很快天空上演了一出即将要下雨的前夕帷幕。

    “黎人舒,我们去医院吧。”

    孙颖晨依旧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她不相信如今医学如此发达,不可以拯救这么鲜活的生命,她死都不相信。

    黎人舒却摇头:“知道我为什么会赖在这里不走吗?”

    孙颖晨摇头。

    黎人舒苦涩的说着:“我害怕,我太害怕了,医院下的病危通知书,已经让我的父母崩溃了,我拒绝住院,也许你不知道,我和你一样讨厌医院的消毒水的味道,我宁可在外面度过我最后的时间,也不愿意死后,身体里面浸满了消毒水的味道。”

    孙颖晨的眼泪如同断了的珍珠一样,起初她因为陆唯一分手的事情,心痛到无法呼吸,最后演变成心绞痛而住院,那个时候,黎人舒在医院里和她说笑,还给她削苹果,那个时候的黎人舒完全没有表现出来她讨厌医院消毒水的味道,现在想想,黎人舒内心是细腻的,并不是大大咧咧没心没肺,只是她掩藏的太好了,好到让人忽略了她的存在。

    “我爸妈每天都以泪洗面,我希望我人生最后的这一段路走的这么悲伤,所以我选择加入你们,陪我走完最后一段,好吗?”

    孙颖晨点头:“好。”

    她说的极其哀婉,一个字就已经让她所有的情绪都崩溃如此。

    “颖晨,今天的考试到底怎么样了,你还没有和我说呢。”黎人舒将话题又饶了回来。

    孙颖晨哽咽到没有办法说话,只是点点头,表示她考的很好。

    黎人舒看她的样子,也放心了,说:“颖晨,你知道吗?虽然我们在一个学校,但是我们的专业不同,你们选择的是经管系,我选择的是文学系,两个系别不同,让我们没有办法天天在一起上课下课,然后一起复习,最后一起考试,可是我不后悔,我还是喜欢文学系,自从知道了你上次打算转学校,同时又换了专业,和我一样,都是文学系的,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换学校,但是既然换了,你就好好对待这个专业,别忘了,你说的,要去考研,不要像周淼一样,中途就退缩了,她看似酷酷的,其实最没种的就是她。”

    孙颖晨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黎人舒一早就知道周淼今天不会去考试,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好像越来不懂她们这个小团体都经历着什么,发生着什么。

    “颖晨,答应我吗?我爱我的这个专业,因为我现在没有办法去实现了,你帮我好吗?”

    “好。”

    孙颖晨除了答应,却什么都没有办法说出来。

    周淼依旧站在门口无声的哭泣着。

    “别这么悲伤,毕竟现在我还没死,我来这里的原因,就是因为太讨厌哭泣了,别让悲伤蔓延到这里行吗?”

    周淼点头:“好,我们中午吃点什么,我去外面点。”周淼胡乱擦了眼泪,作势要出去,孙颖晨却喊住了她:“你留下吧,平时都是你在点大家喜欢吃的,今天,让我来吧。”

    孙颖晨离开,陆恒也跟着出去了。

    外面雷声阵阵,很快雨就突袭了这里。

    漫天的大雨隔绝了她想要出去的道路,孙颖晨就蹲在单元门的门口,肆无忌惮的哭着,陆恒没有雨伞,也只能站在她身旁。

    孙颖晨胡乱擦了眼泪,作势要冲进雨里,可是被陆恒拉住了,她回头看着陆恒拉着的她的胳膊,那么用力,他说:“你站在这别动。”然后他就冲进雨里,雨水真的很大,大到陆恒的身影几乎和雨水融为一体。

    很快陆恒冲进车里,然后开车过来接孙颖晨,虽然他已经淋湿了,可是他还是下车,用那个已经湿透的外套罩在她的头顶上,说:“上车。”

    孙颖晨抬头看着他,然后上车了。

    陆恒将车门关上,绕到车的另外一边,上了车。

    雨刷器来来回回在玻璃上游弋,但是依旧隔绝不了越来越多的雨水。

    孙颖晨十分沉默,她并不说话,像一个坏了的洋娃娃。

    陆恒看着她这个样子,十分心疼,胸口闷闷的疼痛让他抓狂。

    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不是那个会笑着对着你张牙舞爪的女汉子吗,可是为什么她的人生充满了不确定的悲伤。

    “我知道你现在需要安静,可是你依旧要振作啊。”陆恒看着她,虽然刚才上车的时候他把她保护的很好,可是她的额头还是被雨水淋到了,他拿出纸巾,将雨水从她的脸颊擦干。

    “陆恒,我现在很难过,难过的都快死了。”

    陆恒手一顿,随即还是擦干了她脸上的雨水,面巾纸就我再手里,他没有说话,有些事情不是听人劝说就是可以释怀的,他知道,因为那段比她现在惨烈的经历他走过,所以知道,只有自己看开想通,才能走出来。

    孙颖晨看着车窗外的雨,笑的很凄凉:“这个秋天来的太早了。”

    陆恒启动车子,将车子开出小区,只是漫无目的的开着,他知道她并不是出来买东西,那只是一个由头,她出来透气的借口。

    孙颖晨歪着头看着外面,模糊一片。

    是呀,这个秋天来的太早了,在秋风的雨里,她可以感受得到秋天的凉意,也渐渐明白了有些事情不是一厢情愿,因为这其中要背负着多少磨难和坎坷,黎人舒的事情给她的打击太大了,那种揪痛的心像是一下子到了是十八层炼狱,要忍受数不清的刑拘,一下一下抽打着毫无反驳的心。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成长,可是这样的煎熬的成长异常难行,每走一步都要付出血的代价。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