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87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还像知道关于黎人舒的事情吗?”周淼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抛给她另外一个欠她的回答,她笑着说:“楼上的天台风景很好,大家考试结束都会去庆祝,我们去天台吧。”

    孙颖晨跟着周淼上了天台,果然,教学楼的顶楼风景格外好,整个校园的树木花草都可以看见,如此清晰,只是原本的绿色被黄色取缔了,满目的黄色,让人忧伤。

    这个颜色,再也不是震撼人心的颜色,它有着摧毁一切的力量。

    “黎人舒到底怎么了?”孙颖晨的声音好像被天台的风给吹散了。

    “她的身体出现了状况。”周淼不清不楚的说了这么一句话,可是她眼睛却红了。

    孙颖晨没有追问,只是等着她平复情绪。

    周淼双手支撑在栏杆上,尽量的往远处看,希望眼底的潮热的泪不会流出来,可是一切都是枉然的,风越大,眼泪掉的越急。

    “黎人舒和你说过吧,她为了肖华做了整容手术,为了让自己原本肥胖的身体变得苗条,她在自己身上动刀。”

    孙颖晨重重点头,这一切都是那个她为了那个爱到骨子里的男人做的。

    “胃部被切除了三分之二,她在控制饮食瘦身,左右拿掉了两根肋骨,只为了腰可以更细。”周淼冷冷的笑着,像是嘲讽:“现在她变得漂亮,变的美了,她爱的那个男人也死心塌地的爱着她,颖晨,你知道吗,我多想问问肖华,他现在爱着的黎人舒,到底是以前的还是现在的?”

    孙颖晨知道爱没有错,可是黎人舒所作的,却让心疼到抓狂,黎人舒没有过爱情,肖华给她的也只是昙花一现,看似美好,可是她没想到,尝到甜头之后的黎人舒到底要经历怎么样的剐刑。

    “她的身体出现了状况。”

    这一句话,她终于知道了是什么。

    “她的生命在倒计时。”周淼漂亮的唇形说出了最残忍的话。“她已经吃不进任何的东西,身体各个器官也发出了排斥的现象。”

    “医院呢,医院没办法救吗?!”孙颖晨满目都是萧条的神情,她自己说完这句话,自己都被吓一跳的嘲笑,如果有用的话,她何必经历这些,何必昨天哭的歇斯底里。

    她终于知道了昨天黎人舒说的没有办法回到过去,没有办法站在一起,这句话含义,原来是这么深,深到死亡隔绝了一切。

    “肖华呢?肖华呢!”孙颖晨愤怒的拉着周淼的胳膊摇晃着,她的眼泪模糊了周淼的较好面容,可是依旧死命的问她:“肖华呢?他不是应该陪在她身边,享受这么一张绝美的脸带来恶果,他人在哪里?!”

    周淼却无助的摇头:“他走了,去韩国了,别怪肖华,他什么都不知道,黎人舒做的决定,她让肖华追逐他的梦,黎人舒说,她见过肖华最落魄的时候,现在的肖华是最好的时段,她不会让肖华知道她现在所经历的一切,因为如果肖华知道了,那么他逐渐好起来的人生,就会毁了,如果肖华毁了,她泉下也不会安心的。”

    孙颖晨放开了周淼的手,无助的垂着。

    “不理解对吧,我也一样,我没有办法理解黎人舒对待肖华的感情,哪怕自己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可是她还是愿意放手,到底为什么啊?”周淼的声音哽咽着,难过的无法遏制。

    “她爱他有什么用啊,现在难过的是她自己的,肖华远在韩国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他凭什么心安理得的追求他的梦想,黎人舒她是鲜活的,可是她现在成了什么样子?她决定让肖华去韩国的事情,你一定知道对吗?”孙颖晨了解黎人舒的为人,也知道周淼不会看着不管,所以,一切的一切,她都知道。

    “对,我知道肖华要去韩国的事情,但是黎人舒来找我,她说了很多的话,她说希望肖华好,爱他就要成全他的屁话,但是当时我并不知道黎人舒的身体状况已经出现了问题,她只是佯装自己是一个健全的人,然后是无忌惮的去奉献和付出。”周淼摇头,她蹲下身子:“期初我愿意和你一起学文学,可是现在,我不愿意了。”

    孙颖晨也颓废的蹲下身子,然后跌坐在地上,文学是黎人舒的专业,周淼当时支持黎人舒的决定,让肖华出国,可是知道黎人舒的身体状况之后,她没有办法面对正在逐渐退离和消失的人,甚至没有办法面对她当时所学的专业。

    “她还有多少时间?”孙颖晨的话像是自言自语,因为周淼都不知道她身体到底严重到什么地步。

    孙颖晨起身,胡乱的抹去脸上的泪痕,然后拉着周淼说:“我们回去吧。”

    她在微笑,佯装坚强。

    周淼重重的点头,其实周淼知道真相也不多,只是昨天晚上黎人舒吐了好久,直至吐出了血,她才问黎人舒到底怎么回事。

    下楼下的太急,两个人的步伐都很乱。

    陆恒依靠在车门口看着教学楼里面出来的学生,刚开始很多,到后来人越来越少,以至于教学楼好像都空了,也没有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但是他依旧站在这里,好像在等一个不可能。

    最终他看见两个人,周淼和孙颖晨好像哭过,眼睛都红红的,他没有问为什么,只是笑着打招呼说:“去哪,我带你们去。”

    周淼和孙颖晨上车,车上一句话都没有说,陆恒轻车熟路的开车到她们小区,周淼和陆恒那么熟悉,又是连续写了七年信的笔友,周淼的一举一动他不会不知道,知道周淼租的房子在哪里,也不奇怪。

    陆恒的车子开的很稳,他安静的就像是一个在扮演司机的演员,那么专业,看得出来旅客不开心,就自顾自的开着车。

    孙颖晨看着车窗外一闪而逝的风景,她的眼底就泛热,很快车子就开进了小区,然后车子几乎都没有停稳,孙颖晨就率先下车,紧接着周淼也跟着下车。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陆恒还是忍不住问了。

    周淼身子一顿,并没有回头,只是扔下一句话:“你也上来吧。”

    就这样,陆恒原本和她们三个没有任何交集的人生,就在此刻,竟然参与了进来。

    那是另外的一种人生,陆恒没有见过的人生,也是重新洗礼了他之前错误的观念,原来还有一种情绪叫舍和放。

    房间内,黎人舒还是安静的坐着,洗手间的血液腥气还依稀可闻,虽然黎人舒已经清理的相当干净了,但是她在房间里,并不知道这样的气味对刚进来的人冲击有多大。

    孙颖晨推门走了进来,虽然是二楼,但是她还是走的气喘吁吁的。

    黎人舒看着她进来了,笑着起身,上前去问:“考的怎么样?是不是都很顺利。”可是黎人舒的笑容却僵硬在脸上,随即变得笑不出来了,她看着孙颖晨已经泪流满面了,她有些证住,这个时候周淼推门走了进来,就这么无声的依靠在门板上,并不说话。

    黎人舒就算再木讷也知道了孙颖晨都知道了,她不笑了,沉默着。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