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85 别了肖华
    希望每个人在成为井井有条的大人前,都可以拥有很多开心的一塌糊涂的记忆。

    因为人生太漫长,同甘未必有共苦,悲伤的事情有会跟随着岁月,悄无声息的如约而至。

    孙颖晨是从自己的床上醒来的,喝酒的后遗症就是无尽的头疼,太阳穴突突的跳着,脑子也是一片空白,她用力的回想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是片面的碎片却如何都拼凑不起来,有的只是一个个的画面。

    三个人都同时看向餐桌,那盘芦笋从始至终都没有碰过一筷子,好像是梦莹就在那,却没有人愿意和她打招呼一样。

    然后就是黎人舒哭的歇斯底里,周淼抱着她,一遍遍的说着:“会好的,会好的。”

    昨天所有人的情绪都是崩溃的,可是孙颖晨却因为酒精的麻痹,没有参与到最后。

    她猛然掀起被子,跑到隔壁的房间,黎人舒在房间里睡觉,虽然盖着厚厚的被子,但是她的脸色依旧很难看,苍白的可怕,就像是舞台剧上满脸台妆的效果,她依靠在门板上看着她,她就这么安静的睡着,好像从来都不被打扰一般。

    突然她想到了什么,走到客厅,周淼躺在沙发上,周淼睁着眼睛好像在想心事。

    “你什么时候醒的?”

    孙颖晨的声音有些沙哑,她喉咙和火烧的似的,异常难过,她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倒了一杯清水,喝了几口喉咙才好一些。

    周淼依旧躺在,没有动:“今天是我们的结业考,你有信心吗?”

    孙颖晨摇头,一个不熟悉的专业,她要如何在短时间内就轻松考过呢,结业了意思就是告别大四,然后继续备考,迎接那个研究生的身份和学业。

    “我起来收拾一下吧,时间也快到了,今天我不想迟到。”

    孙颖晨说完,起身去整理自己的事情了,却忽略了周淼脸上闪现的落寞。

    沿途,车子十分顺畅,周淼没有开车,她们叫了一辆出租车。

    司机好像挺贫的,一直在逼逼叨叨说着貌似好笑的笑话,可是孙颖晨和周淼都听不进去,司机像是一个单口相声演员,自言自语的说着“贯口”,那么陶醉的一个人,人生一定很快乐吧,不想她们的人生,如此的伤春悲秋。

    “昨天……黎人舒怎么样了?”孙颖晨打破宁静,和依靠自己肩膀上的周淼说话。

    周淼将她的胳膊搂的更紧了一些:“颖晨,我们都不要留遗憾,永远都不要,好不好。”

    孙颖晨点点头,其实她知道,遗憾这个事情,你要怎么看,哪有人没有遗憾的,她叹了一口气:“和我说说吧,我不相信黎人舒昨天没有和你说过什么。”

    周淼却咯咯的笑着:“颖晨,我有的时候挺羡慕你的,有的时候也挺讨厌你的,羡慕你的是你酒量一点都不好,但是却愿意喝,别管多少,来者不拒,可是喝多了之后,你就可以昏死过去,对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讨厌你的却是你的聪明,你看透了一切,却不知道真相。”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孙颖晨的声音很轻很轻,轻的自己都在怀疑是不是刚才在说话。

    可是周淼却说:“你还记得黎人舒说四个人别说回去了,就连心依旧有裂痕,都没有办法重新站在一起了。”

    孙颖晨不懂她这个话是什么意思。

    “今天上午的结业考试,你好好考,考完了,我再告诉你好吗?”

    孙颖晨知道,她是不希望印象她的心情,但是这样的一番话,她如何有办法安静下来对待结业考试。

    黎人舒醒了,看见床头柜上面放着一张纸条,是周淼的字迹,很漂亮,同她的人一样漂亮。

    “冰箱里面有牛奶,你起来别忘记在微波炉里面打热一下再喝,这样,你的胃可以舒服一些。”

    黎人舒怔怔的看着纸条,上面还标注了日期,她笑了笑,没有颜色的唇像是裂开了一个口子一样,她伸手划过纸条上面的日期,好像十分珍惜,又好像在道别,最后她尝到了一丝咸咸的味道,那样的液体,会不会将来有一日,会愈发苦涩。

    “叮”的一声,微波炉里面传来牛奶的香气,她走过去,按了一下键,然后拿出温热的牛奶,十分认真的喝了起来,热热的温度从她的口腔到喉咙,然后到让她皱眉灼烧的胃,一杯还没有喝完,她就整个人都开始痉挛起来,然后放下杯子,冲向洗手间,大吐特吐起来,好像将胃部的积液都要吐出来。

    嘴巴里苦苦的味道,她却哭了,抱着马桶哭无声的哭泣着。

    手机屏幕亮了,是一张图片,上面有肖华微笑的样子,他可笑的比着二的手势,然后陪着一段文字。

    “小舒,你说这年三你不会联系我,不会给我任何一通电话任何一通短信,你说怕打扰我休息,怕扰乱我的工作,可是我做不到,我会告诉你我的近况,小舒,你等我三年,我给你一辈子。”

    这条信息她看完之后,哭的越发伤心。

    远在韩国的肖华看着信心的状态为已读,他笑着划过屏幕,他知道,她在。

    韩国的天空和国内的并无不同,但是空气也是一样的,但是好像离开她,他整个人都没有什么精神,白天五点起来跑步,一直不停歇的跑满三个小时,然后早餐也只有一个鸡蛋而已,艺人不管是什么方面的艺人,他们完美的身材才是众人追捧的要点。午饭是水煮青菜和一杯泡腾水,过午不食才是最煎熬的。

    肖华看着同样和自己一样的人,他们都为了将来的闪闪发光的人生而努力着,最后他合上手机,继续训练。

    声乐老师很严厉,严厉到会直接用手里面的藤条去抽打学员,只要你要求不到位,就会挨这么一下子,火辣辣的疼,他被打过好几次,可是却是这里面学员中,挨打次数最少的。

    也有的人不知道坚持了多久,最终坚持不住了,冲出训练地,然后被门口围堵的保安按在地上,被打了一顿,之后体无完肤的离开,离开训练地,离开练习生的身份,也许回国还要面临一大笔的赔偿金,可是这都是每一个人选择的道路。

    也有的人,在仅有的休息时间,哭的歇斯底里,一个大男人哭的如此委屈,不是因为经历了什么,而是和自己心中可怕的坚持做斗争,同时也在牺牲。

    肖华有着异于常人的优秀和执着,虽然很痛苦,这样的生活也让人抓狂,可是想着黎人舒和他说的那些,他就有鼓奏的勇气坚持下去。

    “肖华,我爱你,虽然我不在乎你现在拥有什么,可是我还是愿意嫁给你,三年后,不管你是否成功,我都愿意嫁给你,但是我不希望得不到我父母的祝福,所以请你去努力好吗。”

    肖华抹去额头上的汗,继续跑着。

    塑胶跑道外面两个教练看着跑道的一个身影,不禁面色有些微变。

    “你说的就是他?”一个教练问道。

    “是的,中国来的艺人。”另一个教练说着:“他的嗓音不错,样子也不错,不懂他为什么这么拼命。”

    “也许我们没有办法懂得一个普通人想要变成巨星的心愿吧。”

    一个教练将一份纸条递给他,上面是用中文写的字,他们都可以看得懂,上面写着:“熬过三年,成为你眼中的巨星。”

    也许韩国人没有办法理解,什么叫熬过三年,成为你眼中的巨星,他们只是浅显的认为,他只是一个希望成为耀眼的明星,于他,却一无所知。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