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84 病变
    这个夏天经历了太多的事情,让人可以一下子崩溃如此,孙颖晨和周淼,黎人舒和梦莹,她们四个人的人生轨迹原本是一起的,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背道而驰,原本坚不可摧的友情,变了意味。

    梦莹是她们这个小团体唯一一个走失的人,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走回来。

    秋天原本应该是收获的季节,但是丰收离她们好像太远了,远到不知道下一个节点是何处。

    孙颖晨回家的时候,客厅里面摆了一桌子的饭菜,虽然都是外卖盒子装着的,但是依旧不影响色香味,周淼招手对她笑说:“快去洗洗手,过来吃饭了。”

    原本经常聚会都成了习以为常,可是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聚会好像被戛然而止了一样,孙颖晨愣住了,站在原地竟然不知道如何反应。

    黎人舒起身上前拉着她,然后推她进洗手间:“快点洗手,我等着吃都快饿死了。”

    一瞬间的不真实让孙颖晨一下子醒悟,是啊,她们还是她们,友情还在。

    饭菜都是周淼点的,点大家都喜欢吃的,可是孙颖晨和黎人舒看见一份芦笋之后,开始变得沉默了,原本周淼也没有发现她无意间点了梦莹喜欢吃的菜。

    黎人舒笑着:“快快快,动起来,要不然凉了就不好吃了。”

    黎人舒是三人里叫的最欢的一个,但是她却只是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脸上依旧是笑容,可是眼底闪现的是让人看不懂的悲伤。

    “你怎么不吃了?”孙颖晨好奇的问,然后往她的碗里夹菜:“麻婆豆腐,你最喜欢吃的,多吃点,你一点都不胖,就别控制饮食了。”

    黎人舒笑着将孙颖晨给她夹的菜放进嘴里,黎人舒笑的很温暖,虽然面部容颜都变了,变成了另外陌生的样子,但是大家都知道她是谁,她依旧是黎人舒,那个傻里傻气的黎人舒,为了爱可以不顾一切的黎人舒。

    周淼拿着一个鸡腿放在黎人舒的碗里,笑着说:“以前觉得你胖乎乎的样子最可爱了,现在都回不去了,可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人往高处走,你也越漂亮。”

    今天的夜晚有些温馨,但是有些情绪却说不上来,哪里都觉得怪怪的。

    满天星光沿途散步,长路漫漫应该会有灯火。

    三个人喝了很多酒,就连孙颖晨这个一杯倒的人也喝了不少,但是她依旧拼命的往嘴里灌,含糊不清的说着:“对回不去的时光说再间,以后的日子,我们都要快乐!”

    可是黎人舒听了这话却哭的歇斯底里,这根本不像她呀,周淼默默的坐着,一边傻笑,一边喝酒,然后肚子一个人看着饭桌发呆。

    孙颖晨迷迷糊糊的半醉半清醒之间看见了周淼哭了,周淼很漂亮,她哭的样子也很漂亮,如果可以,她希望此刻的周淼变成一副漫画,因为再也没有比她还漂亮的人了。

    黎人舒好像喝多了一样,她冲进洗手间,歇斯底里的吐了起来,可是她明明没有喝很多,以黎人舒的酒量,她本来不会如此,可是她却吐了。

    周淼从自己的世界游离出来,笑着黎人舒:“你看你,这才多少会功夫,你都吐了几次了?”

    黎人舒艰难的从洗手间走出来,她的神情变得好落寞,脊背挺的直直的,然后当着两个人的面哭了起来,那么无助,那么哀伤。

    孙颖晨晃晃着身体走到她身边,肩并肩靠着她:“黎人舒,不要哭,我们的未来,要笑,要开心的笑。”可是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孙颖晨自己却哭了,她有些难过,因为她看不懂黎人舒眼里的神情,也看不懂周淼现在慌乱的人生。

    原本应该好好的,一切都是好好的,在没有任何利益纠纷的友谊才是最纯真的,从什么时候开始背道而驰的?

    变了的一切,如果都互相道歉,勇敢的承认错误,所有人坚固的心房会不会坍塌。

    孙颖晨拉着黎人舒的手,原本一个温软柔软的女孩子,此刻却瘦骨嶙峋,她不懂这个世界为什么以瘦为美,为什么每个人都以减肥为自己一生最重要的事业,看看呐,眼前的黎人舒换成了另外一个躯壳,可是体内的灵魂再也热不起来了。

    “你的手怎么这么冰冷?你在发抖,为什么?”

    孙颖晨絮絮叨叨的说着:“以前冬天的时候,我总是会拉着你的手,窝在你的怀里和你说悄悄话,因为你软绵绵的,你就像是一个无线的暖宝宝,现在你的手这么冷,黎人舒,你告诉我,我要如何才能温暖你?”

    黎人舒泪眼迷蒙的看着她,却笑了,破涕而笑。

    她说:“颖晨,我身体是冷的,你说……将来,我的心会不会也是冷的。”

    孙颖晨没有办法给她回答,因为身体冷了可以用外物暖起来,但是心冷了,却永远都不会暖起来。

    黎人舒看着孙颖晨无奈的目光,她精致漂亮被雕琢的脸庞却如同沙雕一样,彻底垮了。

    孙颖晨一直强撑着自己的醉意,希望她可以说出来为什么难过,因为什么难过,但是黎人舒始终没有,周淼走了过来,她们三个人就这么肩并肩的站着,好像永远都不会倒下去的锦旗。

    “你们两个要考研了,好像我们四个人的人生,只有你和周淼才紧密相连,而……”黎人舒顿住了,因为她没有办法说下去了,梦莹如今成了她们之间的禁题,永远都不能提起的话题。

    周淼却笑了:“黎人舒,没关系,这有什么不能说的呢,我们四个一直都在,永远都在一起,只是你现在没有发现,你说我和孙颖晨的人生才是紧密相连的,可是我们四个人,从来都没有分开过。”

    第一次周淼当着她们的面说起了梦莹,那个原本是她们团体其中的一员,她的笑容也很好,是她们四个人里面美的最致命,带着诱惑力的人。

    “我一直都对不起梦莹,她的人生被我毁了,如果我不那么自私,那么她现在应该还是好好的,却不是我的继母。”

    周淼的话很伤人,听着很痛,这样的一段关系,要整理起来,还真的让人伤神。

    “我爸之前来找过我,他问我,是不是可以将我的地址告诉梦莹,他说梦莹想要找我聊聊。”周淼笑的不可遏制:“有什么好聊的呢?她的新婚大喜,我人生第一次被那么多人绑票,我想阻止,可是没屁用!”

    周淼一直都不说脏话的,她可以和你肆无忌惮的聊着人生和所谓的道理,但是她从来都不说脏话。

    孙颖晨安静的听着,脑子乱乱的,原来人真的是会变得。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