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83 我愿意为了你一起在乎海澜
    有些人避免结束,所以他们连开始的勇气都没有了。

    陆恒破天荒的将一份文稿提前写了出来,孙颖晨笑呵呵的接过稿子给晴天送过去。

    在门口的时候,罗森看着稿子半天都不理解,问她:“你给陆恒吃了什么**药,他能准时交稿?这怎么可能呢。”

    孙颖晨却笑着拍了怕他的肩膀:“我也是好奇,就问了陆少,他是这么和我说的。”

    罗森安静的等着她说的下文。

    孙颖晨说:“陆少说了,做人呐,就是比谁更能沉的住气。”

    罗森一听连忙跳脚:“他胡诌。”

    罗森跟着陆恒都多少年了,从刚开始他跟着他到现在这样红得发紫,他从来都不是按时交稿的人,可是孙颖晨却执意不愿意告诉他她是如何做到的。

    “这一份稿件我给晴天送过去,明天我就不过来了,我明天学校有课。”

    罗森却给了她一个你是学生你有理的眼神给她自己心领神会。

    孙颖晨走了之后,罗森看着沙发上坐着的陆恒,问:“她是怎么做到的。”

    陆恒一张脸却一阵白一阵青,罗森却看见了他旁边放着一本杂志,上面巨大的标题写着“高颜值作家实则是一位见光死患者。”罗森拿起来一看,只是一个角度,显然是从窗子外面用无人机拍的,虽然不清楚,但是相片的轮廓依旧可以看出来这里面的人是陆恒。

    “你没事拉什么窗帘呀,你看看,这都瞎写的什么。”罗森简直气急败坏,这些狗仔都会瞎写,但是转念一想,当天他不在,所以……

    罗森呵呵笑着:“感情这个小丫头片子,拿这个威胁你呀!”

    陆恒气不打一处来:“你还跟着起哄!”

    “那没办法,毕竟这个活祖宗是你请回来的。”罗森刚开始还对这个小丫头片子极其的没有好感,但是把她请回来之后,发现和陆恒的顶嘴只要搬出来她,他稳赢。

    孙颖晨回家的时候,手机上各类信息的头条新闻都是海澜酒店白震天重新坐回董事长一把交椅,她笑着看着新闻,连同身边的路人也开始讨论着。

    “海澜之前的新闻你看了吗?”

    “看了,简直是一场商业站,不过我还是站海澜的队。”

    “之前的财务账面风波想必都是同行的陷害,谁相信海澜能做出这样的事啊。”

    一站地,孙颖晨到了,跟着人群下车,她还没有走到出租屋的小区,就接到了白思渊的电话,问她在哪呢,孙颖晨今天去陆恒那的时候,原本打算去看一下白思渊,谁料,今天海澜到场是采访的记者,所以她就忙工作了,没有去找他,今天从晴天出来的时候才收到关于海澜的新闻。

    “我快到家了,明天我要去学校,我们也快要结业考试了,我这个门外汉要背的东西简直太多了。”孙颖晨不由的想要抱怨。

    白思渊对着电话说着:“我陪你一起去吧,我还能帮你画一画题。”他将步伐加快,偷偷的跟在孙颖晨的身后,他一早就来她家等了,没想到他来的早了,孙颖晨根本没回来。

    孙颖晨刚拐进小区里面,继续跟白思渊讲电话:“你算了,和你在一起哪里还能补课,你总是动手动脚的,我根本没有心思背题好吗。”

    白思渊跟着她身后,轻车熟路的同她一起进楼道,孙颖晨依旧没有发现身后跟着人。

    “既然你明天要去学校上课,那我们今天见吧。”白思渊坏笑。

    孙颖晨一怔,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手表:“今天见?什么时候?”

    “现在。”

    “你……”

    孙颖晨突然感觉身子被人揽住,她回头看见白思渊拿着电话,她没好气的踩了他一脚,收起电话:“你来都不和我说一声,你什么时候来的。”

    白思渊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开完记者发布会的时候,我就来了,那个时候你刚离开海澜,我以为你回家了,所以等你好一会了。”

    白思渊第一次等一个人等了这么长时间。

    “我去晴天送文件了。”

    “别坐电梯了,走楼梯吧,我送你上去。”

    孙颖晨没有说话,只是跟着他走到旁边的楼道,幸好他们住的不高,只是二楼。

    黑暗中,白思渊突然拉住她的手,然后十指紧扣,孙颖晨吓了一跳。

    “这么黑,我只是想拉着你的手。”白思渊莫名其妙的矫情,孙颖晨也任由着他拉着自己的手,可是心里却甜出了蜜。

    上了一层楼梯之后,孙颖晨拿出钥匙,并没有开门,白思渊就这么站在她身后,可是那双手依旧没有放开。

    “已经……到家了,你……”孙颖晨实在不方便让他进去坐坐,毕竟这是周淼租的房子。

    “我不进去,我只是想多陪你一会儿。”白思渊低头,将他的额头抵在孙颖晨的额间。

    黑暗中,两个人都没说话,气氛暧昧到极致。

    良久,孙颖晨打破宁静:“我看了新闻,叔叔已经拿回了董事长的职位。”

    “是。”

    “海澜的危机是不是已经真正的解除了。”

    “是。”

    “海澜最近要忙起来了,你也会很忙吧。”

    “是。”

    白思渊只是说一个字,他每说一个字,温热的气息都喷洒在孙颖晨的脸颊上,引起她阵阵的颤栗。

    “那你唔……”

    孙颖晨的话被白思渊吞没在一阵热吻当中,他晚上还要回去开会,可是想着今天一天都没有见到她,就十分想念,所以他一路飞车到她家楼下。

    白思渊用力的吻着她,仿佛只有这样才可以以解相思,良久他放开了她,大口大口的喘气。

    “思渊。”因为楼道里面黑,孙颖晨一张脸都涨红了,可是她还是感觉到他有些变化,下意识的推了推他。

    “小晨,接下来你的学业很忙,我的工作也更忙,我们见面的时间就很少了。”白思渊低地的说着,可是当他还想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手机不是时候的响了来,他不背着她直接接了起来。

    “好,我马上回去。”白思渊言简意赅的说着,然后在孙颖晨的唇上落下一吻,就直接转身离开了。

    孙颖晨自然知道海澜这段时间会很忙,但是却不知道,海澜正经历一场股权划分的危机。

    当然,白思渊是不会告诉她的,生怕她分心没有办法好好考试。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