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78 和解
    “我只是胃疼。”

    陆恒的声音带着一丝的颤抖,看得出来他是疼的厉害。

    “可有胃药?”孙颖晨刚才检查窗帘的时候,并没有看见医药箱。

    “没有。”

    陆恒说这句话的时候,似乎带着一丝的绝望,在胃疼的死去活来的时候,却没有药,这难道不绝望吗。

    “我去买!”孙颖晨打算出门,可是看见陆恒已经疼的嘴唇开始发抖,她又折回身来,走到陆恒的身边。

    陆恒只觉得她柔软的手轻轻抚着自己的胃部,然后拉着他的身体让他蹲下:“如果胃突然疼,又没有药的话,记得,蹲下来,双手抱住自己的胃的地方,尽量把自己的上身压蹲在两腿上,紧紧地压一下自己的尾部,这样会改善胃疼的尖锐感。”

    陆恒只觉得她说这话,十分可笑,可是却破天荒的照着她说的那么做了,可是也奇怪,原来尖锐的疼痛感没有那么疼了,可是依旧难过,却也比之前好太多了。

    孙颖晨起身,去饮水机倒了一杯热水,然后走到他身边,也蹲了下来:“胃恶童的时候,记得,可以倒一杯较热的水,然后喝下去,这样,也会起到缓解的作用,这种的是因为可能胃酸过多导致了胃疼,所以,喝水,会稀释掉。”

    陆恒接过杯子,然后喝了起来,果然,不一会儿,胃就十分舒服。

    “我不知道你以前的生活步调是怎么样的,总之你日后的饮食一定要注意了。”孙颖晨看了一眼桌子上没有吃完的土司:“你午饭只是吃土司,那个泛胃酸的几率太高了,以后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不能碰。”说着,孙颖晨起身:“你现在好一点了,我去落下买胃药。”说着,孙颖晨就直接走了出去。

    陆恒缓缓起身坐在沙发上,刚才胃疼的时候,孙颖晨在一旁抚着他的胃部,那一瞬间,他感觉到被保护被重视的感觉,虽然他是众星捧月的大明星,可是刚才的亲切感却是自从她死后,再也没有过的。

    突如其来的温暖让陆恒眷恋。

    陆恒却只是笑了笑,苍白的脸色因为喝了热水,多少有了一点红晕:“酒店有服务台,何必亲自跑一趟药店,真是傻瓜。”

    他微微的笑着,心里起了波澜,也发生了不一样的感觉。

    孙颖晨坐着电梯看着往下降的数字,心急如焚,可是电梯却在十六层突然停住了,然后白思渊就站在她面前,穿着灰色格子的西裤,白色的衬衫,白色的滑板鞋,还是她喜欢的穿着,他手里面拿着一份文件,没想到会突然见到她。

    白思渊走了进去,电梯门缓缓关上。

    封闭空间只有两个人。

    电梯缓缓下移。

    “你还在怪我吗?”白思渊的清冷冷的声音传来:“三天了,你冷静了吗?消气了吗?”

    孙颖晨实在没有办法面对白思渊这么低眉顺眼的和自己说话,只说了一句话:“那你忍得住不见我吗?”

    只是一句话,白思渊心中一阵激荡,他的确忍不住不去见她,这三天甚至比之前的七天还要要命,但是他要克制,他身边四处是记者,为了保护家族,更是为了保护她,他不得不这么做。

    白思渊只是将电梯突然按了十层,紧接着电梯门缓缓打开,孙颖晨身子突然一个踉跄,就这么被他拉着走出了电梯。

    孙颖晨的一双手被白思渊十分用力的拽着,此刻她掌心流过潮湿的寒意。

    突然带着她上了另外一部专属的电梯,然后直接按了一个按键。

    21层。

    “叮……”的一声电梯再次打开,一间十分气派的办公室,门口一个金色的门牌“总裁办”孙颖晨就这么被他拽着进去了,然后关上门,白思渊直接解开白色衬衫的两颗磕头,然后对着电话按了一个键,冷声道:“十九层vip专属套房送一盒胃药去。”

    孙颖晨这个时候才明白,白思渊是要给陆恒送胃药,可是他是怎么知道的。

    白思渊突然靠近她,孙颖晨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的,但是身后却是门板,她无路可退。

    “孙颖晨,我的确做不到不见你。”

    “白思渊,你带我来这干什么?你知道我,唔……”她所有的话语都被他唇舌攻占。

    白思渊将她死死的压在门板上,以解相思。

    这么多天,他几乎都快疯了,为了海澜,为了她,他做了伤害她的事情,纵然是想尽办法弥补,他也觉得亏欠她的,就算她要怨怪他,也都随她,只要不离开他,一切都好。

    孙颖晨不停的喘息着,想伸手去推开他,想要问问他到底怎么了,却被一只大手拽住了胳膊,她慌乱间回头,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重重甩向门板,白思渊欺身,一手放在她头顶上方,居高临下的睥睨,扣住她的侧脸,:“孙颖晨,你今走不了!”他呼吸温热的喷洒在她唇瓣,孙颖晨顿时懵了,徒然睁眸的看他:“怎么可以……唔……”

    孙颖晨整个人是被他拖进里面的办公室,白思渊直接将她甩向里面的墙壁,她还未回神,猝不及防间,他低头封住了她的唇舌,那吻不温柔,却包含了所有的情绪当其中。

    孙颖晨感觉身子不停的旋转着,可是腰上的大手却依旧没有离开她,突然她向后仰去,落在柔软的沙发之中。可他继续吻着,他微微抬头看着她,手臂就横在她胸前:“小晨,永远都不要离开我。”

    她愣了一下,从而重复他的话:“不离开?”却是疑问句。

    白思渊害怕她说出拒绝的话,看着她略微红肿的唇瓣,可下一刻,他猛然扳过她下颚,不悦呢喃:“怎么,你想拒绝!”他眉心拧的更深:“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没——唔——”

    还未拉回思绪,被粗暴的吻堵上。

    良久,突然腰间一疼,白思渊皱眉,随即停止动作,不解的看着她。

    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孙颖晨剧烈的喘息着,她推了他一下,随即道:“有人来了。”

    白思渊从她的身上下来,前去开门,一路上,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和头发,可是等他开门的时候却看见一个前台的一个服务员,想必是一件极其小的小事,因为这么一件小事,他被打扰了。

    不悦,强烈的不悦。

    “vip套餐的胃药已经送过去了。”对方甜甜的说着,只是对方忽略了白思渊一脸难看的样子。

    然后及其不悦的说:“知道了。”甚至没有给对方任何机会,就直接将门重重的关上了。

    孙颖晨只是暗笑,白思渊也有今天。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