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76 背后的人是谁
    这个世界又残忍又好玩儿。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性格好工作认真心地善良做事从无差错。可实际上别人对你各有判断,都埋在心里,从不主动说,就让你这样放任自流地徜徉在自我认知的世界里乐此不疲,众人围观着滑稽的你,像看一出免费的马戏。

    孙颖晨和周淼成功入学之后,又做了一个另类的自我介绍之后,紧接着在所有同学都好奇的目光下,两个人堂而皇之的走到教师的最后一排,当了同桌。

    教务主任好像和班主任交代了什么,然后两个人目光交流了一下,随即看向后座的两个人,重重的点头。

    那阵势,就像是两个黄花闺女被人卖了似的的诡异。

    上午下课后,周淼本来还打算拉着孙颖晨感受一下新学校的食堂,但是孙颖晨接到了罗森的电话,电话里面他语气十分不友善。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现在是陆恒的私人助理,虽然我也知道你今天新学校报到,但是你别忘记了,你大四了,大四就要有大四的样子,别废话,下午赶紧过来投入你的工作状态。”

    所以,下午就只有周淼一个人坐在教室里面苦逼的跟着老师画考试重点。

    孙颖晨从公交车下来,看着海澜酒店的如同地标一样的坐立在此地,她的内心还是挺矛盾的,才多久的事,她就被海澜扫地出门了,可是如今回来,却不是因为和海澜有什么交集,只是她的金主爸爸陆恒住在这里,她不得不来。

    门口的保安还是记得孙颖晨的,并没有难为她,而是直接让她进去的,孙颖晨也并没有解释自己不是海澜的人。

    在等电梯的时候,她看向身后的另外一组电梯,那组电梯时员工的电梯,之前她就是坐那部电梯的人,可是现在要坐vip直梯。

    这样人设的转变,还是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孙颖晨还在等电梯的时候,这个时候人事总监刘何娜却突然出现在她身后。

    “孙颖晨,你好,陈总监想要见你。”

    孙颖晨十分好奇,不知道她是如何知道自己过来的,刘何娜似乎是看出来她的疑惑,只是指了指头上的监控器:“咱们海澜有全方位360度监控器,所以当你走进海澜的大门,我们都已经知道了。”

    “陈总监?”孙颖晨十分好奇。

    刘何娜却笑着说:“具体说什么,还是你亲自去比较好。”

    孙颖晨点点头,就直接跟着刘何娜走进员工电梯,很快电梯达到高层领导的楼层。

    刘何娜并没有跟着她一起去,只是指了指前面的办公室:“你去吧,陈总监就在里面等你呢。”

    孙颖晨虽然不知道陈总监找自己什么事,可是她好奇,白思渊的母亲为什么要见自己。

    一阵轻缓的敲门声。

    “进来。”陈娟收起眼前的资料,抬头,就看见孙颖晨走了进来,她笑着打招呼。

    陈娟起身,然后走到孙颖晨面前,拉着她坐在了沙发上。

    “你比我上次见到你还瘦了,这段时间让你委屈了。”

    陈娟不是拐弯抹角的人,索性就直接开门见山了:“颖晨,虽然这次的海澜财务事件和你没有关系,我们也相信你是被陷害的,可是在没有任何的证据面前,人心都是经不起推敲的。”

    孙颖晨听到这里也算是知道今天陈娟找自己到底什么目的了,她并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听着。

    “思渊这次做的决定,我们做父母的没有任何权利说no,但是颖晨,思渊对你的感情,相信我们不说,你也会感受得到。”

    陈娟叹了一口气:“思渊自小就想去国外读书,我和思渊的父亲就这么一个孩子,自然不愿意他去,可是思渊很固执,但是后来不同了,你的出现,思渊就撕国外学校的录取通知书。”

    孙颖晨声音有些讷讷的,她问:“为什么和我说这些?”

    陈娟笑了笑,说:“海澜是本市最大的一个酒店企业,眼热并且想要吞没海澜的人,大有人在,我的先生白震天一手创办了海澜,那几乎是他全部的心血,可是海澜陷入了别人的构陷,你成为海澜财务事件的当事人,当然了,我们都知道,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个是构陷,可是没有证据的前提下,海澜十分危险,思渊的爸爸会被从董事会上的头把交椅上拉下来,思渊是他唯一的儿子,担保谁成了思渊最难的一道题,在家族和爱人的面前,他左右为难。”

    孙颖晨打断了她:“我知道,我都知道,我并没有怪他,我也没有怪海澜。”

    陈娟一听她这么说,十分激动,一把拉住了她的手:“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肯原谅思渊。”

    “我没有不原谅他。”孙颖晨淡淡的说着。

    陈娟不理解:“可是这段时间你们在冷战。”

    孙颖晨抬头看着她,漂亮的桃花眼十分清澈:“海澜这次的事件想必是有人故意为之,我很感激你和叔叔都愿意相信我,我和思渊之间,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而已,毕竟现在媒体都在盯着海澜,如果我和思渊走的很近,无所顾忌的画,我和思渊的情侣的身份很快就会被媒体曝光,那个时候,海澜就会更危险,所以,现在我们平淡一些,忍耐一些,等海澜度过了危机,也等叔叔重新坐回董事长的位置上,那个时候,我才可以和思渊无所顾忌的恋爱。”

    陈娟总算是知道了孙颖晨的最真实的想法,没想到,这个时候了,她还是为海澜考虑着。

    “所以,你当真没有怪思渊?”

    “我爱他,我用整个生命在爱他。”

    陈娟重重点头,她知道当初看见孙颖晨的第一眼,她就知道这个姑娘她不会看错的。

    孙颖晨只是将她和白思渊这段时间不能名目战斗的见面告诉了她,但是并没有说,当时她出狱的时候,虽然她生白思渊的气,可是她还是理解白思渊为什么这么做,即使在那么委屈的前提下,孙颖晨还是和白思渊说,如果真的想要保住海澜,就要忍耐。

    白思渊当时将她紧紧搂在怀里,问她要忍耐到什么时候,她也只是说忍到海澜危机解除的时候。

    陈娟将桌子上面的一份学校推荐书递给孙颖晨:“这个是我和思渊的爸爸给你选择的一个学校,我们总是想要为你做点什么,虽然不是财务专业了,可这所学校还是很优秀的。”

    “我相信你和叔叔的眼光,可是我已经办理了新学校入学。”

    陈娟听她这么说,也没有很坚持,只是说知道了:“思渊为了你的事情,还是做了很多的。”

    “这所学校是思渊为我选的?”孙颖晨看着推荐书上面是华师大的字样,她笑了笑:“我就是在这所学校。”

    陈娟一听,眼睛放光:“当真,这可真是太好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