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74 出租屋
    千万不要对一个人说我等你这么多年,别忘了,对方不欠你什么,一切只不过是你一个人自导自演的一厢情愿罢了。

    回到出租屋的时候,四个保洁阿姨已经将屋子的里里外外清理的干干净净。

    估计也是怕周淼当真说到做到不给钱。

    周淼检查了一下,付钱让阿姨们离开了,又从袋子里面拿出一瓶香槟,就着一次性的塑料纸杯,分别倒了三杯。

    “今天是临时的小聚,黎人舒,你有空的时候也可以过来。”

    三个人端起纸杯,笑着举杯。

    很快夜幕降临,外面呼呼的风声,似乎要下雨。

    孙颖晨将两个房间的床单被单都已经铺好了,黎人舒和周淼在客厅依旧闲谈。

    孙颖晨看着自己的一间小房间,阳台的门没有关,外面呼呼的风声传进来,吹动的窗帘也是摇摇欲坠,她走到阳台,正打算将外面的门窗关上,可是看见下面的小区一个熟悉的身影,良久,她怔怔的看着,却直接转身将门窗关闭,随即将窗帘也拉了起来。

    孙颖晨走到客厅,周淼刚吃完一块西瓜,回头看着孙颖晨说:“就两张床,你铺了那么久,快,这个西瓜特别甜。”

    孙颖晨却没有说话,直接坐到了沙发上,然后默默的吃西瓜。

    黎人舒看着孙颖晨,然后清了清嗓子,说:“我听周淼说,你当陆恒的私人助理了。”

    孙颖晨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黎人舒想了想又说道:“陆恒依旧住在海澜酒店,你如果成为他的助理,会不会……”

    孙颖晨将西瓜放下,从纸巾擦了擦手,说道:“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这么绕来绕去的,你不累,我听着都嫌烦。”

    一直在一旁旁观的周淼终于说话了:“其实我俩就是想知道,你对白思渊到底怎么想的?”

    其实孙颖晨也是知道她们对这件事情的好奇,自从她从里面出来,从再也没有见过白思渊,其实孙颖晨想了很多,她和白思渊之间现在到底算什么。

    如果你的男朋友不相信你,或者在家族和你之间做一个选择,最终没有选择你,那样的感觉会不会很心痛,可是孙颖晨知道,她对白思渊的感情,似乎可以做到更多。

    “我爱他,我没有想过离开他。”

    “可是他把你……”

    孙颖晨看向周淼:“我对待感情不是看外在的,我尊重我自己的选择。”

    周淼叹了一口,说:“原来,这就是你最后的选择。”

    黎人舒还想说什么,只是看见周淼摇头,她也没有问出来,只是看一眼墙上的时钟,起身,说:“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明天我上班,就没有办法陪你俩去新学校办理入学了。”

    孙颖晨也跟着起身,送她到门口:“没事,明天有周淼,你放心吧。”

    送走了黎人舒,孙颖晨依旧站在门口,她的心里还是很矛盾的,但是最终她站了一会儿,还是关门了。

    周淼看见她如此古怪,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又拿起一块西瓜,默默的吃了起来。

    “陆唯一在楼下,我刚才看见他的车了。”孙颖晨的声音十分轻。

    周淼心里也是藏不住话的人:“今天在超市结账的时候,陆唯一给黎人舒打电话了,他问你现在怎么样,黎人舒有问过我,要不要告诉他你现在出来住了,我同意的,所以他出现在落下并不稀奇。”

    孙颖晨没有讲话,只是默默的坐在了沙发上。

    “如果你和白思渊没有将来,陆唯一他知道错了,你何不给他一次机会。”

    周淼以为这件事情之后,孙颖晨会和白思渊断的干净,毕竟白思渊这个人的存在,孙父孙母并不知道,如果你的女朋友不让自己的父母知道你的存在,那么你们之间的感情的稳固性到底又有多坚固呢。

    孙颖晨其实并不想说关于陆唯一的话,可是今天的事情都摆放在眼前了,更何况和自己的姐妹分享自己的心里话,这并没有什么不对的。

    “大一的时候,我和陆唯一刚刚在一起,那个时候陆唯一追我的时候,你和黎人舒都看不惯,说他配不上我,也许是年轻并没有经历什么感情,我也不知道所谓的爱是什么概念,只是认为,他很用心,很照顾我,同时也很了解我,我们在一起好像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从开始的不习惯,到后来的依赖,是我这三年以来的对他的所有的感情最真的反馈。”孙颖晨声音很淡,但是并没有任何的情绪:“陶心雨的出现可以说是考验我对这段感情的态度,陆唯一和我说分手,我当时难过的整个人都快死了一样,明明没有人掐住我的脖子,可是我没有办法呼吸,我就眼睁睁的看着他,他说分手的时候特别简单,好像这三年以来,我们的感情就和沙雕一样,浪潮一来,就全部不存在了。”

    孙颖晨看着周淼,笑了笑,继续说道:“分手的那段时间,我以为我没有了陆唯一,我会活不下去,但是事实证明,我并没有那么爱他,我只是生了一场病,病好了,我对他的眷恋也没有那么强烈了,其实现在说这样的话,我好像特别的狠心,对待感情也是十分敷衍,但是我认识了白思渊之后,我才知道,喜欢和爱是不同的。”

    周淼点头,笑了笑:“我懂了,其实我不应该再撮合你和陆唯一了,就算白思渊对不起你,你还是会对他不离不弃。”

    “周淼,你不知道,我爱惨了白思渊。”

    楼道里的声音惊动了感应灯,原本的黑暗顿时明亮起来。

    黎人舒从楼道里面走出来,看见陆唯一依靠在车旁边,抽了一地的烟,此刻他手里面还拿着半只没有吸完的烟。

    “你等好久了?”黎人舒问他。

    陆唯一掐掉手里面的烟,然后用脚踩灭,随即走到她面前,笑的很苍白:“这应该是我感觉等人最漫长的时候了。”

    黎人舒看着他,陆唯一眼里闪动着一丝丝的希望,可是她却没有勇气说出让他失望的话,她觉得这样对陆唯一简直太残忍了,虽然当时陆唯一做了致命的事情,可谁都有犯错的时候,难道不能弥补一次吗?

    陆唯一看着她,她眼中没有高兴的神情,随即他眼中的希望也熄灭了,他只觉得胸口闷闷的,叹了一口气:“她还是不肯原谅我。”

    黎人舒看着他:“陆唯一,其实小晨她不是没有原谅你,她从来都没有怪过你,只是你最先放手,让她彻底死了对你的念想。”

    陆唯一用手扒拉了一下头:“我听我爸说,海澜之前出事了,是因为财务的数据,可是后来海澜开除了一批实习生,里面有孙颖晨的名字,我想知道,这件事情和她有关系吗?”

    黎人舒却摇头:“这件事情我不并不知道,如果你依旧很担心孙颖晨,你何不直接去问她。”

    (笔趣库 www.biquku.com)